水云间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剩翼

[原创文字] [原创]钟鼓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2-26 20:4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暝色入高楼,楼上有人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27 11:3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每次回想几年前还是如此亲近的朋友,无所不谈,而再次相遇时,只能短短的几句客套话,是我变了,还是他们变了,抑或大家都变了?2年,说短一转眼的功夫,但是2年却又能带来如此巨大的改变。神奇的时间~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两个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27 11:4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夕阳余晖中黄昏的颜色~

犄角旮旯地钻过北京的不少地方,却还没去过钟鼓楼呢……要是去,一定会想起这篇文章,想起十多年前楼上有过的那段对话~:)



在北京上学,有时间一定要去各地多看看,这个城市,古典与现代,全都可以看见,是中国其他地方不可比拟的:),当然,这古典与现代结合的好与不好,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27 11:47:0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多从大学毕业的人都该有这样的记忆吧,看到这一段,就想起宝玉说结婚女人的那段话:

“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不好的毛病来;虽然是颗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了。再老了,更变得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分明一个人,怎么变出三样来?”

没想到这些人还制造了少男少女的悲剧,唉,真是如宝玉说的“可杀”。



我在学校那会儿,本科女生楼就是三号楼。给我印象深刻的“贸大奇人”有两个,就是女生楼里面凶巴巴的守门人,还有看守澡堂子一身蛮力、时常歪嘴流涎的傻哥哥,每次想到这两个人,就想起舍伍德安德森的《小城畸人志》:),现在啊,这两人恐怕也都不在贸大了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27 11:49:2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的我忧伤了。

也认识一个叫西西的女孩,她也话不多,我却十分喜欢,是十分。

也曾离开一个逗留过一千四百多个日子的地方,等到离开的时候,才发现,那里的一草一木,我都叫不出名字。

我所庆幸的是,在那里,我曾经认了一棵树,做我的干爷爷。每天放学去同它说我的开心与不开心。不知道它现在是否还在茁壮地长着,不知道它现在有没有超过它旁边那棵比它更大的树的个子。

可能记忆大抵都是这一类东西,它是一阵小小的烟,从你心底升起来,它明明是没有声音的,可你分明听见了。



记忆正是这一类东西,有时候我觉得文学本身就是记忆,是一种留住时间的方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27 11:55:2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前部分的时候,我感觉像村上春树和一个女孩站在此处说话。

后来看着看着,村上春树又变成了剩翼兄。

这篇文字的感觉很棒,加精了~

我第一次行使加精的权限呀~



呵呵,谢谢欧阳版主。村上春树文章里的对话,也很有意思。尤其男女之间的对话,写得尤其好,不过,他似乎有那么一种暗含的假定:他小说中的人物,几乎每个人都很聪明,男女都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27 11:5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大有深意,大有意趣。去年曾经在《沃野》上读过,今年再读,读出了很多当时没注意到的东西。有些事儿,有些人,还有北京这座城,都是隔了距离往回看,才会逐渐清晰。


柳下兄过誉了,要说本文有些趣味,倒是真的,写的时候也挺用心,但深意就不敢讲了,我只是希望读到的人,能够从中读出一些自己的经验,回味那种难以说清,却又分明留在记忆中的感觉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27 12:0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可奈何花落去

看了三遍

第一遍,为了记忆,似乎大家都有过文中一些片段的记忆。

第二遍,为了感觉,好像有些东西牵着自己再回头看看。

第三遍,为了写两句什么,结果是什么也不想写,如果可能的话,想再看一遍。



谢谢远风兄。远风兄真是应该做文学的人啊,某些理论家能够分析一篇文章头头是道,但其实未必有这样实实在在的审美感觉,也未必肯这样实实在在地把自己的感觉说出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2-27 17:2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刚看到和菜头的一篇小博文,转过来分享下~
岁月静好

我一直在写博客,写着写着就忘记了时间。不知道你们一路这么看着,是否感觉得到时光流逝?今天收到一封来信,邮寄人旱地青蛙曾经在2008年11月7日投递过一封树洞,这次,她专门写信来告诉我说,刚刚做了妈妈,并随信附上了新生儿的照片。

看树洞的人,写树洞的人,都有许多并不愉悦的人生经历。我建议各位看完这一年前后的两篇文字,仔细看看小婴儿的照片。每个人都可能困在当下,觉得看不到明天。现在,可以看一看,一年的光阴在一个人身上能够造成多大的变化。不单是从一个妻子变作母亲,而是说时光是如何治愈一个人的焦虑和担忧,不经意间转变了心态。现实不尽如人意,不过,我们幸运地还拥有时间。会有新的变化,会有新的际遇,正如会有新鲜的小Baby降临人世。

回溯一下,看看走在路上的时光让人何等心慌:

【树洞】20081107

旱地青蛙 Says:11月 7th, 2008 @ 12:19 pm


想开点,幽默点
比如,前天我好端端走在路上,结果被车撞了,双脚离地,几秒后躺在马路中间,五分钟内没有哭出来,五分钟后觉得满嘴是血,有点咸。六分钟后我开始乱哭,私下寻思问题不大,还能哭。我坐在地上一边哭一边观察围着我的人,发现广州人是非常热心的,至少每个人都掏出手机开始为我报警,等我决定跟肇事司机前往医院时,路人高声提醒“别跟他走,小心半路杀了你”我差点就笑出来了,但我坚持哭着。

等我开始不哭的时候,司机开始哭诉“我家有九十岁母”。。。啊哟,太没创意了,《天下第二》里辽东大侠就说过“为什么我想杀的人都有九十岁老母捏?太没创意”

东搞西搞,转了三家医院,本小姐这么大第一次做CT,差点就睡着了,一个人躺在洁白的大房间里,轻微的机器声起着催眠的作用,我觉得很舒服。

在中山医院遇到一位非常恶搞的老太太,一天之内五次莫名其妙的找到急诊外科的同一位医生,强烈要求让医生给他的病历上加个“癌症”结论,搞得医生心情相当恶劣,为我检查时明显下手恶毒,被敲的地方生疼。

。。。。。。。

反正生活就是这个样子,不发生这事就发生那事,我总结了一下,过去的日子里我最缺少的品质就是接受,所以一切过得很别扭,想开了,接受了,就快乐鸟。

++++++++++++++++++++++

2009年12月10日

和菜头:

你好!

我的宝宝十一月最后一天平安降生了,大概一年前,我在树洞担心自已的身体是否能做一回妈妈,一年后,现在梦想就成真了,医生把初生的宝宝抱到我的面前,他四肢健全,哭声响亮,脸上没有大块胎记,我非常非常激动,提了一年的心总算落地了,感谢一切!

祝大家都快乐平安!一切都会很好的!:)

祝:
顺安!

旱地青蛙
2009.12.10

Baby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2-29 10:45:58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剩翼在2009-12-27 11:59:15的发言:

柳下兄过誉了,要说本文有些趣味,倒是真的,写的时候也挺用心,但深意就不敢讲了,我只是希望读到的人,能够从中读出一些自己的经验,回味那种难以说清,却又分明留在记忆中的感觉吧。 

 

我想柳下兄所说的深意正是指这样一种深远的趣味吧。

换而言之,就是,此文实在是有意思,有嚼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水云间

GMT+8, 2019-4-25 13:46 , Processed in 0.147584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