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云间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白水

[原创文字] 旧文一篇:赵姨娘的青春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9 17:30:2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实际还涉及到如何看待《红楼梦》里女儿崇拜问题,我的看法是,它绝不是男女平的,对女权主义更是种冒犯,但它有片面的深刻,也有人道主义的光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29 17:34:2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剩翼 于 2014-12-29 17:22 发表 无疑,社会环境的时代变迁会带来对个人社会化的不同,这种不同是社会化大背景下的个人化努力不断累积的结果,这种变化犹如进化,需要突变的基因在自然选择的过程中保持下来,并且不断累积超过遗传下来的旧基因,如此 ...

想引用马克布洛赫的话:与其说儿子更像父亲,不如说更像他所属的时代。

虽然人和人差别不大,但贾府变得很不一样了(“当年国公爷,教孩子可是像审贼”),贾府礼崩乐坏的时代,叛逆的青年人更容易舒展个性(我个人眼中的晴雯MM,这种个性就是她的常态)。也许他们不需要有意识的改变,遵从他们叛逆的性格,加上松动的环境,就足够让他们命运不同了。“人性的光辉”在这种环境中也能更好的体现。

还是愿意相信他们是不同的,这样感觉更有盼头。
[ 本帖最后由 褴褛昼行 于 2014-12-29 17:41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29 18: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白水 于 2014-12-29 17:30 发表 这实际还涉及到如何看待《红楼梦》里女儿崇拜问题,我的看法是,它绝不是男女平的,对女权主义更是种冒犯,但它有片面的深刻,也有人道主义的光辉。

深表赞同。我们常常在一些被解读为具有“革命精神”的作家作品里,发现真实的历史局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9 18: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褴褛昼行 于 2014-12-29 17:34 发表  虽然人和人差别不大,但贾府变得很不一样了(“当年国公爷,教孩子可是像审贼”),贾府礼崩乐坏的时代,叛逆的青年人更容易舒展个性(我个人眼中的晴雯MM,这种个性就是她的常态)。也许他们不需要有意识的改变,遵从他们叛逆的性格,加上松动的环境,就足够让他们命运不同了。“人性的光辉”在这种环境中也能更好的体现。 

其实贾政教宝玉,也仍然像审贼。而且,我不大赞成高估贾府里年青人所谓的叛逆,张毕来的《贾府书声》对这个问题分析得很深入,结论是即使是宝玉,其实也是尊孔的。至于其他人,谁反对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呢?即使如宝玉身边的这些丫鬟,也一样会有夤缘钻营之心,一样会维护森严的等级秩序,并压迫地位更低下者(如第二十四回中小红与秋纹、碧痕的一场小冲突所揭示的)。她们的一些所谓个性,跟她们所谓的副小姐的地位有很大关系,一但被剥夺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对于她们来说,被赶出大观园,并没有带来奴隶翻身得自由的欢喜,而是由衷的惶恐,所以,王蒙新出的一本论《红楼》的书,叫《不奴隶,毋宁死》,不是没有道理。想寻找希望,可以理解,但很可惜的是,贾府中没有希望,在那个时代没有希望,这才是历史的真实,而写出了这一点,也正是《红楼梦》的深刻之处。否则,《红楼梦》就是《好逑传》,就是《平山冷燕》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9 18: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白水 于 2014-12-29 18:14 发表 其实贾政教宝玉,也仍然像审贼。而且,我不大赞成高估贾府里年青人所谓的叛逆,张毕来的《贾府书声》对这个问题分析得很深入,结论是即使是宝玉,其实也是尊孔的。至于其他人,谁反对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呢?宝玉身边的 ...

由上面说的这些再展开说一句,很多人诟病后四十回“兰桂齐芳”的大结局,认为不符合曹雪芹“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的构想,认为庸俗。我的看法恰恰相反,我认为兰桂齐芳这个结局设计得非常好,它正可以写出,众人又重新回到了旧的生活轨道,耽溺于虚假繁华富贵而麻木不觉,正可以反衬出对时代悲剧与人生悲剧独为呼吸领会的先觉者贾宝玉的孤独和痛苦,以及,决然舍去的超拔。如果是像一些红学家推想的那样,贾府抄家后彻底败落,宝玉沦落为更夫乞丐,这固然也可以叫做悲剧,但这种因外力摧折造成的悲剧,层次是不是太低了点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29 18:25:0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褴褛昼行 于 2014-12-29 17:34 发表 想引用马克布洛赫的话:与其说儿子更像父亲,不如说更像他所属的时代。虽然人和人差别不大,但贾府变得很不一样了(“当年国公爷,教孩子可是像审贼”),贾府礼崩乐坏的时代,叛逆的青年人更容易舒展个性(我个人眼 ...

诚然,礼乐崩坏的时代会产生一些叛逆的青年,但产生更多的是与时代的合流者,其实无论哪个时代,弄潮儿与合流者想比,都少得多。我之所以强调意识的有无,是因为晴雯的叛逆当然与娜拉的叛逆不同,晴雯正值青春期,青春期的孩子,叛逆是常态,可她们(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你觉得就凭这种叛逆,就能使之获得更好的命运?可是有那么多孩子,包括我,那个年纪都很叛逆,最后还不是接受了命运的安排,如果不是这样,那恐怕和青春期的叛逆也没什么关系,要是说有关,恐怕也是和很好地解决了青春期的叛逆问题有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29 18:27:4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白水 于 2014-12-29 18:21 发表 由上面说的这些再展开说一句,很多人诟病后四十回“兰桂齐芳”的大结局,认为不符合曹雪芹“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的构想,认为庸俗。我的看法恰恰相反,我认为兰桂齐芳这个结局设计得非常好,它正可以写出,众人又 ...

再次深表赞同!这个“兰桂齐芳”的大结局,我同样觉得很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29 18:5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想引用马克布洛赫的话:与其说儿子更像父亲,不如说更像他所属的时代

昼行君这个提出的有意思,但是他所属时代的创造者又是谁呢?想来儿子应该是这个时代的适应者和挑战者,而父亲们是缔造者和维护者吧?这么一想,儿子还是像起父亲来了,而那些挑战者们不也是在做着父亲曾经是儿子的时期做的吗?而且父亲们之所以理直气壮地维护这个既定时代,可能就是因为他们曾经的勇气是他们现在骄傲的缘由,和专制的底气。这么又一想,觉得害怕起来,现在儿子们越是反抗的激烈,是不是将来成为父亲越固执呢?或者说,儿子必将成为父亲,这是命运,而儿子们对于这种命运的反抗,这就是希腊时代起的悲剧了。


之前帖子提到,读完白水兄的文章,为大观园里所有正美丽的青春们担忧起来。正如昼行君提到的话,她们所处的时代将引诱她们步上赵姨娘的后尘。这样残忍的事情,非是人为。

可今日看帖子,突然想起《永远的尹雪艳》,感到很多时候还是有人间的传奇。这传奇或是人的伟大,或是人的幻想。不过希望却分可以被抚摸到温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30 10:0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对红楼梦没有什么自己独到的观点,大多数都来自周汝昌,最近打算整理一下他研究红楼梦的主要学术观点,在这里分享给大家把,关于红楼梦的讨论总是很引人入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30 18:2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褴褛昼行 于 2014-12-30 10:07 发表 我对红楼梦没有什么自己独到的观点,大多数都来自周汝昌,最近打算整理一下他研究红楼梦的主要学术观点,在这里分享给大家把,关于红楼梦的讨论总是很引人入胜。

提到周汝昌,我只能呵呵了。

如果昼行兄对红学感兴趣,不妨参考一下右边这个帖子http://ishuiyunjian.com/viewthread.php?tid=1243&page=1&extra=#pid881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水云间

GMT+8, 2019-5-20 08:48 , Processed in 0.137032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