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云间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784|回复: 17

[原创文字] 雪夜小酌两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22 23: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外面飘起来大雪的时候,应该出门。在北京,去哪儿都是好的,故宫的红墙与白雪最般配,因此人最多。素手描红妆,一夜就变成了全然不同的景色。角楼拍照的角度经典,很多人守候。

从故宫走出去,景山也好。一览紫禁城白雪皑皑,这气象大概只有这个角度有。景山西去,北海也好,白塔与白雪,运气好的话还是可以荡起双桨看雪。

如此推及,颐和园,圆明园,应当都是好的。这都属于一种景致,辉煌落雪,古都多得是,皇都却只有这一个。

除去这些恢弘景象,曲曲折折的小胡同也好。落着雪走过,地上泥泞,不小心就脏湿了鞋履。胡同里大多是平房,严严实实,偶尔有一扇没关上的门,能偷偷看见里面杂乱深沉的更多房屋,灯光微弱。汽车两两相遇,司机咒骂道路为何如此狭窄。卖水果的说桔子下雪后如何甜,卖挂炉烤鸭的说脆皮的如何特别,卖炸鸡块的说低于一斤不卖但买一斤就送半斤。

偶尔遇到一个银行网点,有无处可去的流浪女人裹着破旧大衣在玻璃门后避雪,抽着烟看路人走过,眼神明亮冷漠。再有就是多年横生的古树枝杈都覆盖了白白一层,天地被雪地映得有一层昏黄的明亮,它们负责将天地切割成许多块。从这些胡同里走,落雪的屋檐最是美丽。

再远一点,去西山登顶应该可见整个白色的京城。树枝上积了一夜的雪,被压断在路上。从下面走过的时候突然掉下来一大块,砸在身上中了奖。山里起了雾,一面山坡的便都云雾缭绕,再加上偶尔有个寺庙或者小庭院,有山水画的意蕴。还有长城,也会因为大雪而特别起来,这种景象不多见。

所以,“……积雪满燕山。万里长城横缟素,六街灯火已阑珊。人立玉楼间囊括几种大雪中适宜的景象和心绪,非常爱这首小词。

小孩子自然是要堆起雪人来,拿胡萝卜作鼻子,拿红辣椒作嘴巴,再折树枝当胳膊,总之创意很多,只要堆起来就是快乐的。

年轻的男女自然也是要出来牵手走路的。男孩子要抓了女孩子的手,放进自己兜里去,是一种温馨。沿路也是要捏几个雪球相互扔一扔才算得小情侣的过瘾。再有就是最好有一方或者两个人在雪地里滑倒摔上一屁股,才印象深刻。日后即便分开,遇到大雪也有甜蜜可回味。

中年男女呢?不了解,应该可归结为陪小孩子去堆雪人一节。

老之将至,兴许大雪会有生命宁静如落雪之美,这种天气适合追溯一生。也兴许会有生命尽头寒冷的哀思与担忧,我的祖母在去世前的两三个冬天里都觉得自己会熬不过冬天的寒冷。刘亮程在《一个人的村庄》那本书里有一篇讲大雪的散文,提到类似的情节,说一个人老的时候,是那么渴望春天来临。大约就是这样的心境。

走到天色将晚,暮霭沉沉,寻个街头巷陌小店吃饭。适宜卤煮、火锅、涮肉类,也可以烧烤、刺身、煮锅配一壶小酒。带着风雪寒冷走进屋里,摘了帽子围巾手套,一杯下肚所有的血液循环都轰隆隆醒过来,此刻再看外面大雪映衬门口红灯笼,只觉得寒冷是如此可爱了。

对饮的对象无限,天伦,初恋,老友,故交,甚至仇家都可恩仇尽消。最好的应当还是多年未见或者明日别离的知己,草草杯盘共笑语,昏昏烛火话平生。

即使不出门去,在温暖舒适的家里待着,暖气烤得一切燥得要起火,从阳台的窗户可见外面大雪纷飞。就坐在这样的景致里煮茶看书煲汤烹酒,依然不限对象,各有其乐。

即便一天什么也没有做,只埋头在温暖被窝里一觉睡到天黑,烦恼都忘记,看见外面一片雪白的惊喜,也好。

这天气,万事相宜。

评分

参与人数 7贡献 +14 文采 +37 收起 理由
白水 + 10 气度雍容,甚善!
一碗清月 + 3 男孩子要抓了女孩子的手,放进自己兜里去
青鸟 + 7 太喜欢
远风 + 6
妄以为 + 5 冬日围炉饮酒,谈市井事,论世间人,最有古 ...
木兰晓芙 + 10 好情怀!
清和 + 10 很棒!安靜氣度,遊刃有餘。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5-11-23 09:58:32 | 显示全部楼层

北京下大雪的时候,男人已经得上了感冒。喷嚏和眼泪一样多,尤其是风大的夜晚。听说炎热的沙漠地区革命正在如火如荼,男人觉得报纸上这些漆黑的字并没有传达出多少革命的热量。如果这个月的工资还不能按时发下来,那么可以考略买个火盆点燃这些存储了一年的新闻。暖气的物业费比外面降低的温度要让男人绝望。

 

今早男人起床后打了三个喷嚏。听说打一个喷嚏是有人想念,打两个是有人讨厌,打三个就是有人恨自己了。男人把要洗却一直忘记的墨绿色绒大衣裹起来,有风顺着露出的腿爬上去。男人跺了跺两脚,像演练一会儿跺掉踩到的雪那样跺掉风。男人在挤牙膏的时候又打了个喷嚏,下意识地叹了口气。这突然的叹气让薄薄的胸膛在大衣里面挺起,然后一股浊气排出,男人觉得这样好极了,于是又叹了口气。牙膏已经挤在绿色柄的牙刷上,因为叹气而感到满足的男人摸了摸下巴。镜子里长了青青一查胡子的男人放心地点了点头。还可以过几天再考虑刮胡子的事情,开始刷牙的男人这么想着自己的下巴和有点微微肿起的脸。他想,晚上还是少喝点水的好。这时候又打了一个喷嚏。

 

大衣上就像被踩来踩去的马路那样,斑斑点点都是喷出来的白色泡沫。把大衣扒下甩到身后的洗衣篓里,光着身体的男人浑身哆嗦了一下,对着镜子里那个泡沫满嘴的自己笑了笑。

 

啊切!

 

第六个喷嚏就是这时候发生的,男人随意用冷水糊了糊了脸,觉得今天早上也不会发生什么。超过三个喷嚏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只是无聊的打喷嚏。正在穿鞋的男人这么想,然后左手食指摸了摸鼻尖想着要不要出门之前痛痛快快再打几个喷嚏。手机这时候响起来:7:15。去地铁站上班的时间到了,握住圆门把往左轻轻一转。男人为一个漂亮不带噪音的开门方式感到高兴,忍不住吹了声口哨。楼道里立马回荡起来,像夏天鸟的叫声。

 

抽着烟的男人看到一只流浪猫抖了抖身上的雪低着头走过,想到昨晚的梦。

 

一个巨大的阳台,什么都没有,只有透明到似乎不存在的玻璃和充满窗台的阳光。

 

男人吐出一口烟,看着热气和烟一起消散开来。他想,昨晚那个梦一定发生在夏天。只有那时候的阳光可以充满那么大的阳台。

 

阳台上应该再坐上一个女人,男人摇了摇头为这突然的想法感到无奈。地铁还是那么多人,站着不动的男人被后来的人往前推着。男人想这样的冬天真不适合一个人。男人很喜欢这样被人挤的感觉,就这样,像风里吹动没有意识的叶子,往前往前,然后落在该落的地方。

 

评分

参与人数 2贡献 +9 文采 +3 收起 理由
一碗清月 + 3 + 3 ……
远风 + 6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23 22:31: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两种反差很大的风格啊。上一篇是以己观物,下一篇是循物观己。前者优美明亮,后者深沉苦涩。是梦和生活、诗和大饼、远方和棉袄的差别,但都是我们生命中真实存在的部分。

评分

参与人数 1文采 +5 收起 理由
白水 + 5 妙评!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26 23: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远评得好!

采桑子的写作才能并没有被工作磨损,相反是磨炼得更老到了。多用短句,语言灵动跳跃,深得汉语之妙。最值得称道的是全文叙述角度的选取,“我”字丢弃得太好了。“我”没有出现,但又处处有“我”,也不说有没有出门,但反正神游了一遍北京。这是综合了很多个雪天、很多处北京的记忆。

西贝的跟帖像是被激发出来的,又开始像以前那样以创作来回帖了,这体现了作者充沛的才气,同时对比之下,可以看出,这里写的是即时的、当下的、眼前的,不比采桑子压缩了许多的时间和空间,所以,是更耐人寻味的。

打个比方就是采桑子酿了一种酒,西贝呢,站在街边烙了张煎饼果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28 18:4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古小即 于 2015-11-26 23:17 发表 老远评得好! 采桑子的写作才能并没有被工作磨损,相反是磨炼得更老到了。多用短句,语言灵动跳跃,深得汉语之妙。最值得称道的是全文叙述角度的选取,“我”字丢弃得太好了。“我”没有出现,但又处处有“我”,也 ... 采桑子酿了一种酒,西贝呢,站在街边烙了张煎饼果子。


小即老师也评得好!(本该站个队,但我不会评……可不可以“不评即是评”
一场大雪,各样心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29 04:51:40 | 显示全部楼层
“ 卖炸鸡块的说低于一斤不卖但买一斤就送半斤。”
“ 适宜卤煮、火锅、涮肉类,也可以烧烤、刺身、煮锅配一壶小酒。 ”
我的关注点居然全在吃上,这是怎么了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30 09: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极喜欢这篇文字和评论,   优美明亮,  正是作者心境,  想起采桑子之前的文章,<梨花落时清明>,   也是熟悉的风格,   境界美不可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30 11: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近来一直心绪不佳,没怎么上来看作品。今天处理一些积欠下来的事务,其中一件是去年唐诗课教过的一名学生,发来篇散文让我提意见,我想找个评论参照,想到这上面最近刚贴了几篇,于是上来看看。诚如楼上所言,这一楼,作品和评论俱佳。采桑子的文字越来越有一种雍容的气度了,这点很令人歆羡,西贝的文字,看上去更多地带有小说笔法的痕迹,远风兄不愧是研究文论出身,评论常简洁而又精到,小即兄的“我”字丢弃太好之论,也颇能给人启发,总之,总之,能不时有这样的楼盖起,是水云之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30 16:23:1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诸位楼上点评,是对金融浮华中的我莫大的肯定,感激水云各位吾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8 11:25:4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古小即 于 2015-11-26 23:17 发表 “我”没有出现,但又处处有“我” ...

今天读秦观的一首词,忽然想到了小即兄的这句话,忽有所悟: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水云间

GMT+8, 2023-2-7 20:26 , Processed in 0.15435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