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云间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39|回复: 22

[思 想] 不知道取什么题目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3 09:26: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昨晚回复白水老师,突然就想到了渊博和她教会我的东西。


当时回复的原文如下:“之前觉得这篇不好,是因为读起来不是特别流畅,有点刻意,好像掺着一些用来炫技的bullshit。简而言之就是“不说人话”,哈哈。也有可能是因为怀着对应试作文的反感,矫枉过正,现在觉得舒服的文字风格大概是:干净、克制,有生命力。至今也很感谢中学时代辩论队的老师,在她那里我才第一次明白,写作的要义应当是真诚和洞察。 这样一说就很想贴那时候写的东西上来了,明天就开帖!”


所以贴一篇高二时的幼稚习作啦。当时昆明火车站暴恐事件刚发生。我们讨论了两节课,从恐怖事件的心理机制(为什么会发生?)、伊斯兰教思想的独特性(为什么是伊斯兰教徒而不是其它宗教徒?)到媒体的作用(发生之后应该如何审慎披露?)。不知道一些内容会不会显得偏颇,请大家指正。:)


以下是原文:



我前几天真的做了这样一个梦。


昆明火车站暴恐事件的翻版,就重演在我们的校园,三月的宁静被雪松苑和行政楼之间石梯上的一截断手打破。当时的我正站在不远处,一声统一爆发的惊叫后,所有人都开始没命地向四周奔逃。只有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信号,甚至根本没有看见袭击者在何处,身边的同伴就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伤处大多是膝盖以下,很多伤者开始挣扎着用膝盖向前踉跄挪动,通才桥上惊恐的哭喊呻吟响成一片。大家绝望地发现,平日象牙塔般的二外校园提供了种种隔离和庇护,此刻以南麓之偌大,却找不到一处可以容身……


梦境被灯的光亮打断,醒在熟悉的寝室里,睁眼的瞬间余悸未消,一瞬间感激得(或者说被吓得)哭出来。我第一次如此真切地体会到恐怖袭击带来的巨大恐慌、软弱和动摇——恐慌的传播原来可以如此迅速和深入。


关于这起暴恐事件,官方解释的事件经过是,某8人组成的新疆宗教狂热分子集体赴境外参加伊斯兰圣战,但出境未遂,滞留在昆明火车站时便计划先进行一次暴力袭击活动,以响应圣战号召。如果按照佩普在《自杀式恐怖主义的战略逻辑》一文中的分类,该事件可大致归入演示式恐怖主义的范畴,但也有破坏式恐怖主义的影子。因为该事件更多地是想相应圣战号召,展示伊斯兰教巨大的宗教力量,从而参与“建成统一的伊斯兰教政治实体”这一最终目标的实现。同时,它又对特定的人群(非伊斯兰教徒)造成了无差别(无年龄差别、无性别差别)的真实严重的伤害。


而就国家的应对策略来谈,直接参与策划实施的恐怖分子已全部抓获(或击毙),而该事件背后又是由来已久的庞大的疆独问题,短时间内无法解决,袭击者也没有进一步的诉求。因此国家目前的应对措施主要是救护和赔偿伤者、强化国内情报和安保的防御措施,以及各种各样千篇一律的“严厉打击”“强烈谴责”“深切慰问”论调。这些话看似强大且义正言辞,实则无力,缺乏实际作用。也许是在重大事件发生后外交辞令式的官方论调已经成为惯例,也许是更多的机密行动和信息官方不便透露,但在公众面前“看起来的”无所作为,好像把人民当愚民,几句空话就可糊弄过去,个人认为还是不妥。


近年来,涉疆暴恐案件时有发生,并且有向其他省市蔓延的趋势,新疆问题日益严峻。网络上有学者对新疆问题做了一个较为全面的概括:新疆问题的表象是暴力和恐怖活动,实质是泛伊斯兰、泛突厥和泛民族主义的叠加共振及法律至上理念的缺失。加之贫富悬殊,利益对立,文化隔阂,公民意识不足,官员形象丑化,干部选拔任用混乱荒谬等,也给新疆不稳造成了较大影响。新疆问题的求解不仅是经济发展和个人收入提升之路,更是法制、平等、尊重、信任、公正和思想及文化认同之道。


说到新疆问题的成因,上面这段话让我想起了一些东西。


《看天下》在2013年的某期杂志中曾将《我们眼中的新疆人》作为封面故事,提到其中有位新疆籍年轻企业家在他的毕业论文里写:“真正的多元化,是思想和价值偏好可以自由选择的多元化,而非外在文化符号的多样化。刻意强调人群与人群之间不同的环境,造不出通向天堂的高塔。”反观当代教育,课本中总是强调少数民族与汉族在文化、生活、观念上的极大不同,首先就给人一种民族间的巨大代沟和差异感,潜意识里已经使人将两者区别对待,而“尊重文化的多样性”“尊重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等正确态度仅是官方说教,是“告诫”“要求”(政治课本中原文如此)而非“劝说”。观念难以深入人心,也就更不易将“尊重”二字贯穿到行动上。至于“援疆”一词、形容疆独暴恐分子等时所用的“一小撮”“个别”“别有用心”等说法,本来就带有地域不平等甚至歧视的成分,也不利于民族间的平等对待,共同发展。


另外,疆独分子总是诉诸暴力、恐怖和激进来表达其政治诉求,除开本身受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伊斯兰宗教极端主义中“圣战”思想影响,以及民族性格中有偏野蛮的一面之外,还有“怕”的因素。因为怕才使用极端暴力,暴力意味着恐惧。疆独分子发现只有使用暴力才能引起社会更大的关注,(他们恐惧于现有环境下不能谋求更大发展、更好生活,恐惧于无法实现自己所笃信的某些宗教理想)惧怕于如果他们态度不强硬,生存空间就会被一点点侵占直至无法生存,因此选择用暴力来用暴力发声——其所谓的“愤怒”。如果国家社会能够提供更好的话语环境,在合理的范围内给他们更多的发声机会,共同探求更好的解决之道,也许有助于问题的改善。当然,过程的不正义必将导致结果的不正义,这些疆独分子的行为不论从过程还是结果上都应该受到谴责,以上并不是在为他们开脱。


而普通民众在这一问题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呢?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汉娜•阿伦特所说的“平凡之恶”。也许“恶”用在这里并不合适,但这个词几乎是提出这个问题后我的第一反应。每一个人在面对新疆人时不经意流露的隔阂和戒备的眼神,每一次赴新疆旅游者对当地宗教文化信仰有意或无意的冒犯,每一次出现类似涉疆暴恐案件时我们不那么理性的思考和想当然的以为……一点一点汇聚起来,就成为了冷漠、偏见、狭隘、易被煽动的洪流,将新疆同胞眼中的友善的光芒冲刷得越来越暗淡。


我不知道如何衡量这些举动的破坏力大小,也不知道它们在新疆问题的形成中到底有多大的影响,其影响又如何被量化。我只知道如果每个人都把“尊重少数民族”这句话放进心里而不仅仅是空洞的口号和政治答题时的踩分点,如果我们能在与人相处时多一些善意和理解,少一分打量和戒备,不把信仰和肤色的差异看得那么不可逾越;如果我们遇事多一分冷静,思考多一分深入,而不是让恐惧、愚昧和妒怒占据头脑中原本属于理性的疆域……那么即使政治遗留、民族矛盾、宗教冲突依然存在,类似案件的结果,也许会有那么一点点不同。也许发生在昆明火车站的惨剧,就不会上演。


但已经发生的成为历史,而历史不喜欢人们说“也许”。悲剧的琴音已然奏响,那这场悲剧也就没有了更弦的机会。我们能做的,是努力让中国不再有第二个流血的昆明。


那如果我们就是这起“3.01”昆明火车站暴恐事件的目击者呢?如果暴徒的砍刀正挥向我前方几步远的幼孩和毫无察觉的大人呢?我该如何做?是惊恐而逃,还是冲上去救人?关键是我的帮几乎是无意义的,最大的可能是我无法救出任何一个,同时自己也成为刀下亡魂——可是,相比于事无补的努力,并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我能否忍受自己在他人的极端痛苦面前无所作为?


在太平年代里,这是人一生中很难遇到的道德极限场景,平日里被盛世太平模糊掉的人性(好人显不出好,坏人显不出坏),此刻经受着前所未有的拷问。任何一种抉择都决定了生死和道德。我只能坦诚而愧疚地说:我选择逃跑。豪言壮语做出承诺容易,但若真在那种危急关头,我大概是没有勇气的吧?尽管这个答案自私和懦弱到让人难以开口。


也许在那个瞬间,我的脑海中会闪过亲人挚爱的脸,《古兰经》里“凡杀一人的,如杀众人”的箴言,背后正上演的杀戮场面……也许我什么也不会想起,恐惧让身心变得麻木而机械,眼前只剩本能地向前。


可是我多么想转过身去对正疯狂挥动砍刀,对伤者的痛苦视而不见甚至以此为快感的暴徒说一句,对这个本该平静一如往昔的车站夜晚说一句——


“亚达西 口朗尼塔特 欧孜阿旦姆”


朋友,住手,自己人。




嗯..虽然后来证明这句话是个梗, 是你个傻逼来砍我啊的意思,所以这段当成段子看吧。

哎呀,我当年孤陋寡闻傻白甜 (摊手)

发表于 2017-3-3 10:52:1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新闻出来的时候,我们也很震撼,原来只知道新疆乱,没想到恐怖袭击已经溢出,中国之大,却很可能已经没有一处绝对安全的地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3 13:2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二时就有这样的力作么?果然水云间的人都不简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3 18:45:2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高中二年级就能有这些思考,比我们当年可强多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3 22: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候想如果真的面对那样极端的场景,看着别人被残忍杀害,无论是因帮助而被戕害,还是逃跑之后背负着负罪感,抑或麻木地忘记,都是命运把担子强压在你身上,自己的生和死都一样沉重了。不懂那些教徒为什么要杀人啊,明明教义里写着“凡杀一人的,如杀众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3 22:4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紫璇 于 2017-3-3 22:17 发表 有时候想如果真的面对那样极端的场景,看着别人被残忍杀害,无论是因帮助而被戕害,还是逃跑之后背负着负罪感,抑或麻木地忘记,都是命运把担子强压在你身上,自己的生和死都一样沉重了。不懂那些教徒为什么要杀人啊 ...


他们为什么杀人?


举三个例子吧:


1)我的表姨生于新疆长于新疆在新疆生活了四十多年,按道理应该和新疆本地少数民族居民的关系非常好才对,可每当谈及新疆少数民族居民,她总是颇不屑地将他们称作“蛮子”。
2)我有一个朋友,回族人。有次我和她聊天,问她一们民族的百姓是不是都像旅游节目上放的那样热情好客,她说,电视上基本都是演的,其实大多数的回民对其他民族的人防备心特别重,他们很反感“外族人”进入自己的领地。
3)还是这个朋友。去年,她和父母去广州旅行,被误认为是新疆人,好几家旅店都拒绝接待他们。


————因为不认同,所以排斥;当理智无法控制这种排斥感的时候,杀戮也许就产生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4 22: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 浅醴 的帖子

诶,看来我还是Too naive,宗教教义面对这些实打实的歧视还是不堪一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4 22:4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题主的帖子让我很惊讶,因为很少有人关注民族歧视的问题。但是暴恐不简单的是民族问题,我更偏向于从经济层面解读暴恐。
曾经看过这样一份披露材料,在审问新疆715暴恐罪犯时,问他们为什么参加。他们说因为组织每天会给100块。
试想一下,一个家庭的顶梁柱,上有老下有小,妻儿子女俱全,为了这100块走上不归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4 22:5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文: 宗教不过是为了政治经济利益的幌子罢了。“凡杀一人,如杀众人”的教义是真,赤贫也是真。当吃不饱穿不暖甚至只有破砖房的他们看着磕头机不断把能改善自己生活条件的资源送出,而自己的情况却没有丝毫改变时,不知道心里有何想法。 不妨以青海化隆为例。兰州拉面遍布全国,是化隆人开的。而在那之前,化隆是贩枪的重灾区,人们为了活着,性命都不顾,更别说什么宗教教义。反正横竖一死,不如填饱肚子。而在拉面走出去后,犯罪率骤降。人们还是希望安定的生活的。 当然也存在民族歧视、宗教歧视、异化群体的问题。但是最根本的,物质基础不解决,是不会让这种局面彻底改善的。新疆暴恐,为什么北京、西安、呼和浩特等其他地区没有出现穆斯林暴恐呢?所谓“穷凶极恶”就是这个道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4 23: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生于新疆,长于新疆,看到这个主题还是会蛮感激。每讨论一次,便也人明晰一次,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以及和解的可能在哪里。 

赞同文中因为恐惧才诉诸暴力,就好比人们常说的,愤怒来源于无能或无力。

昨天和朋友聊天时还说起两个小朋友打架,事后老师调查事件起因经过的例子。小朋友A说,B一直打我,所以我一直哭;小朋友B说,A一直哭太烦人了,所以我打他。

这个故事普世性那么强,放在哪里似乎都可能成立。比如,这里的狂热分子。是究竟先有极端行为而被认定为狂人,还是因为被认定狂热,而不得不选择极端。 

而另一方面,人常会他者化他人,而一旦归类,人便也失去了人本身的主体性,变成了抽象的符号,不再具备复杂性了。 

最后,高中就有如此思考,如此表达,真是佩服不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水云间

GMT+8, 2017-11-24 00:37 , Processed in 0.19483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