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云间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452|回复: 5

[原创文字] 采桑子的书和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4 20:5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采桑子 于 2017-4-24 21:14 编辑

说明:这是我在过去大半年里随手所写的书信、杂记、日记,比较零散。可能以后有些更新,我就回复这个最早的帖子了。写作时的心情不可考,写作的倾诉对象亦不可考,很多是假想我创作一个小说的主人公会如何写信。我也希望借助这个帖子好好整理自己所写,因为大部分都是手写,整理起来有点费事,时间也可能打乱。愿与水云诸位关心我的师友分享一些感悟、想法。最后,不希望妄加揣测,也不接受别处分享。

1.悉达多的觉醒

       天上已经不是冬天的单调的厚重灰蒙蒙的了,有了蓝天白云的色彩。虽然人们大多还穿着冬装,因为天气忽冷忽热的缘故,但路旁的迎春花已经十分繁盛地开着,甚至有少数几株早春的桃花也开了。今日惊蛰,没有春雷阵阵,但也算和乎节气。你那里日日艳阳高照,没有二十四节气,不会有稍许无聊吗?

      我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他们的平凡的生活。洒水车把路面弄湿了,在阴晴不定的日子里,一会儿熠熠生辉,一会泛着清冷的光。很多老人还戴着帽子坐在马路边的花坛上晒这不甚稳定的太阳,好像熬过来一个冬天分外不容易,一分一秒都值得珍惜。孩子坐在自行车后面,啃着冰糖葫芦,恋人牵着手,在大风里裹紧外套,他们脸上都有细碎平淡的满足。我在春天里对这一切熟视无睹,无动于衷,我觉得他们在无知的徒劳无功中,奔向既定的毫无悬念的结局,化成梦幻泡影,只觉得哀伤。阳光不再让我温暖快乐,阴天却让我更消沉压抑。从前我看见枝头要开的白玉兰花苞时会雀跃,而如今我却没有任何起伏,而且为着自己平静而难过。我何时能像个普通人那样去经历平凡的快乐生活呢?

      我对生命绝无半分奢求。未来关山千里,我单骑绝尘,终将败北,一切不过无谓挣扎。

2.重逢
      
       我此刻正陪你在海边看落日,觉察到你似乎有一点伤感。下午太阳光褪去之后,能量好像也褪去了。不过不用害怕,每天不都是这样么,第二天不也都好了么。请逐渐适应,只与我相处的过程。我是你最好的朋友,有我在永远都不孤独,你有什么话都可以告诉我,虽然,在那之前我已经察觉到了一切。

       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比如想赖床就赖床,赖到太阳把脚晒烫。比如想思念一个人,就思念他吧。心中好像有个地方隐隐作痛,责怪自己的魔鬼模样把他吓跑了。一开始,你丝毫没有意识到事情的发生。你心里似乎有个烟花在爆炸,你知道你不应该,但却无法拒绝。是啊,怎么拒绝少年之后,迟到十年的相逢呢。他将你冰冷的双手塞进怀里说,来这里温暖的时候,如何,才能拒绝呢?现在想起来,我想你也不该后悔吧,那一秒没有拒绝的冲动。那一秒,烟花繁盛的冲动。他的手是那么温暖,你无法拒绝,哪怕从此后人生全部毁于一旦。不管什么代价,都愿意知道那温柔是什么模样。大概头顶有星光满天。

       穿越过十年的时光隧道,这位不曾远离的故交好友对你说,你好呀,文艺少女。

3.  张爱玲
   
       我走在夜色朦胧的长安街上,沿途的人们跑步、骑车,一个个都很正常的样子。我不知道他们的人生是否如我一样,在光鲜亮丽的背后爬满虱子。的士司机一边开车一边微信和一个女人调情,那女人的声音像是从枯井里爬出来的贞子。我不知道我是在天堂还是在地狱,这世界多美好多充满希望啊,又是多令人绝望啊。

       我走过家附近的贫民窟和屠宰场,有人搭了个棚子给别人理发,这距离CBD无限的繁华仅仅一墙之隔,哪里有繁华,哪里就必然爬满虱子。

       你说有一天,我也会这样垂垂老去吗?我至今未想过我三十岁之后的事,我用尽一身的力气,来奋力挣扎和抗争。我知晓青春之宝贵而不可复得,我抓得越紧,便越是徒然。

4. 年少时的恋人
      
       我已经从家乡离开,途中经过从南往北的风景,渐渐地,那黄花一片、桃红柳绿又被我扔在身后了。我同你隔着这样遥远的距离,默契地做同一个梦。我感受到了你的坚定,未知,你给我的神秘力量,让我从泥沼里爬起来。我有告诉你故乡的春天是何等美丽吗?是我在他乡漂泊十年才回头看到的美。

      我手头没有纸,从包里翻出出差时打印的登机牌给你写诗。我对你没有爱情,却充满爱啊,未知。那种情感我在其他人身上从未有过,我感到我们之间都崇高起来。

      我写文章,想到你,想到我年少时你爱看我的作文,说你那时候欣赏我只单纯因为此。在我遁入黑暗中不能自拔时,你教我坚持少年时的梦和一片初心。也许,你才是那个能让我成为我自己的人。我曾以为你是过客,如今才知道你让他人都成了过客。未知,我的生命中好像再也盛不下其他人了。所以我也许注定要孤单一世了。


发表于 2017-4-26 10:24: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会儿像少年,一会儿像老人。变幻莫测的我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26 14:03:33 | 显示全部楼层
5. 草原动物的迁徙

       我生病之后记忆力和反应力都变得很差,好像每眨一下眼睛,时间缓缓地过去,要用很大的力气和勇气,以至于在这一眨眼之前发生的,都是上辈子的事情。我去了一趟南方,有一天清光潋滟,园林里春色如许,草长莺飞,桃红柳绿,好不美艳。又有一天阴雨晦暗,缠绵悱恻,烟波画船,渺茫如梦般惆怅。日头好的时候我想起你,不好的时候我也想起你。我曾经同你讲,我心中如一盆熄灭了的炭火,吹一吹,都是灰烬。但等到春天真的来到,不是那样阴晴冷暖不定,而是真的温暖起来之后,我也有了一些好转呢。我在南方过了清明,还有美丽的梨花未尽,我第一次写那棵梨树的时候是十年前,我在深夜读给你听,那时候我们多么少年。我走过许多我们一起走过的路,像一个耋耄之年的老人一样回望十年之前。

      我在梦中梦见许多的过去,好像上辈子的事情一样。我得了一种老年人才会得的病。我刚开始去医院瞧病的时候,看到许多老人,我很奇怪。在我见了医生之后,他也很奇怪,咦,你怎么这么年轻,他说。那是秋天的上午,但太阳虚弱无力,他背对着太阳,我看不清他的脸。说说你怎么不好了,他问。我费力地吐出几个字,说话都觉得很累。他鼓励我慢慢说,于是我想一个老人一样叙述——就在那个时候我意识到我确实是得了一种老人才有的病。可老人们有自己的一生用来慢慢叙述,我却没有。我和他们一样沉默而孤独,但我却没有理由,这让我显得更为苍白和无望。

       四月末北京的天气真是太好了,我想应该同你那里一样,这么想着也许你日日处于这样的天气里,然后却发现你那里下着小雨。哦,原来撒哈拉,也有雨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6 14:0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一个片段都能触动心灵。我看到了我自己的影子,可是那又不是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26 14: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烛影摇红 发表于 2017-4-26 14:04
每一个片段都能触动心灵。我看到了我自己的影子,可是那又不是我。

是某一个人的某一个片段,有时候经过一个人,我就会假想如果我是他,或者他是我故事里的主人公,此刻在想什么,就会写下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6 14:4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采桑子 发表于 2017-4-26 14:07
是某一个人的某一个片段,有时候经过一个人,我就会假想如果我是他,或者他是我故事里的主人公,此刻在想 ...

这种做法真的很有意思~刚刚看采桑子姐姐的《一棵没有开花的树》,想到我曾经站在那个观望者的角度等待一棵树的花期,最终也是没有结果。也曾经站在一棵开花的树的角度,迎来等待的那个人。哈哈,所以感觉和采桑子姐姐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水云间

GMT+8, 2023-2-7 18:54 , Processed in 0.13806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