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云间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484|回复: 46

[原创文字] 那些备忘录里被遗忘的萍水相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31 11:37: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经常会在备忘录里打一些不知所云的文字。即使当时我与它们心心相印,那个瞬间一旦过去,便真的成为萍水相逢了。昨日夜里,我的老朋友失眠又来拜访我。他嘲笑说你快忘记自己是谁了。我被他吓坏了,急忙打开手机里的备忘录想弄明白以前的自己到底是谁。于是便见那些被遗忘的文字,零零散散地躺在那里。它们说,哼,你终于想到我们是谁了。我说抱歉,夏天来了,我如今也枝繁叶茂了,那些干枯的季节早已离我远去。


    愿用它们与每一个萧瑟的季节与干枯的心灵为伴。

评分

参与人数 1贡献 +10 收起 理由
木兰晓芙 + 10 谢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5-31 11:56:04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打算唤醒这些沉睡的文字,让她们来这里生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31 15: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烛影摇红 于 2017-5-31 15:29 编辑

养老院的下午

养老院的下午
一排排轮椅躺着晒太阳
动也不动

养老院的下午
没有人说话
掉了半口牙的嘴半张着用作呼吸

空气里消毒水遮不住的腐烂味
麻将桌上掉满了白头发
衣服上醒目的花花绿绿
对着院外的春天咬牙切齿

“你瞧......他们多年轻啊”
不识趣的感叹
召回所有流浪者的目光
吓跑了那个白裙子的姑娘

养老院的下午
时间也苍老地走不动了
日光暖暖,像张旧照片
2017.5.31

两个老朋友

失眠
这个久未谋面的老朋友
突然造访

她不紧不慢呼吸
二氧化碳不喜
氧气无忧

相对而坐
背景乐聒噪
两个老朋友大眼瞪着小眼

他问你近来可好?
她答你明知故问
2017.5.31

诗人的头像

墨蓝色的头发静静流淌
似一条河,不
一堵密不透风的墙把她囚禁

脸上肌肉的线条,紧紧收缩
纳入无尽的繁重
瞳孔深处的海洋没有鱼群游动
却有晶蓝的海水,泛滥
似要淹没下垂的眼角

加点橙色吧!
点燃她生命中的太阳
像赋予她血液般赐给她生命!
——画家再也控制不住,如是说道

诗人的头像
分明是一片透明的树叶
注定了永生永世的漂泊
2017.3.27

春天的奇迹

三月,世界栖息在
一棵古老的、即将起死回生的大树上

是的,所有鸟群
回归的鸟群,海洋深处迁徙的鱼类
冰冷奇异的建筑、房舍和人们忧伤的面庞
全都栖息在
那棵长满眼睛的大树上
当春风吹拂的那一刻

那些眼睛,齐刷刷地全都睁开
闪烁如夜晚的星辰
这,便是春天的奇迹
2017.3.27

拆迁

三月的风,带走了不合时宜的冬天
人们脱下羽绒服
陈旧的、笨重的、过时的衣物
通通被扔进衣柜锁起来
就连路边的破房子
也同冬天一起离开了

那是一间破的不像话的小房子:
墙壁脱落,像得了皮肤病
修理工具,摩托车随意堆放
它却不识相地占着街角
——战略性的商业位置

每天清晨和傍晚
我经过街角,经过那间破房子
经过那个围着围裙的模样普通的女人
经过让我魂牵梦绕的饭菜的香味
行色匆匆的路人
忘记行走

推土机推倒一切
像那个红色标语
像那个喝醉酒的人吐了一地
活该受到最强烈的谴责

瞧,不合时宜的人
春天已经来了
冬天被赶走了
街角的那家破店将变成华丽的时装店
橱窗里展示着最新款的美丽春装
2017.3.22

背叛

语言背叛了舌头与嘴唇
她开始与眼睛私通
与耳朵接吻

她一点、一点
变得模糊,透明
直到失去自己
2017.3.18

空气变得冷酷

空气变得冷酷
他不再亲吻我干燥的舌头
不再贪恋我身体里的水分
他倒像个陌生人,插着膀子
无动于衷

空气变得冷酷
我躲进比云朵还厚的棉花
比身体还沉重的衣服
我是个清醒的冬眠者
思考、思考

我变得麻木
空气变得冷酷
我们开始对彼此漠不关心
我们想要的只是逃避
逃离对方从未设下的牢笼
2017.1.19

小镇盛宴

两点钟的太阳
比想象中的温暖
谁颀长的身影,刺破我黑暗的双眼?
绿色的垃圾桶
伫立着沉默
它不懂那静止的人漂泊的劳苦

在这最寒冷的季节里
破落的小镇有些欢喜
她在迎接一年中最大的盛宴
与最沉重的孤独
2017.1.23

我的周围

我的周围全是穿羽绒服的男女
臃肿、异味、眼镜、头屑
没有人能拯救他们粗俗鄙陋的外表

我的周围全是金光闪闪的显示屏
游戏、娱乐、小说、电视剧
它们散发的毒素和隐藏的细菌
同样可观

我的周围
全是和我一样的人
我们在地铁的肚子里
用松垮的眼袋默念目的地的名字
2017.1.6

评分

参与人数 1文采 +12 收起 理由
minaday + 1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31 15: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水 发表于 2017-5-31 11:56
是打算唤醒这些沉睡的文字,让她们来这里生长?:)

是把之前写的被遗忘的文字搬到这里来,让她们起死回生。

呜呜呜,白水老师,我都编辑了几个小时了,可是不知怎的,鼠标一抬全没了,只好重新弄。论坛有找回功能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31 15: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烛影摇红 于 2017-5-31 15:30 编辑

乳房独白

她静止、她颤动
她一言不发
她在掌心中熟睡
在黑夜中思考
睁着一对大眼睛,瞪着天花板的皱纹

她柔软、她坚挺
她时常感到疼痛
她看不见蓝天,吻不到阳光
她被泼了一盆又一盆脏水
没有理由

她留下眼泪
人们叫作乳汁
2016.12.31

两面树

冬日早晨,我走在路上
突然想成为路边的一棵树

这是一排上了年纪的法国梧桐
一边在阴 一边在阳
一半是暖 一半是寒

我说我愿做一棵静止的树
树说我一直是一个两面人
2016.12.29

睡觉

我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
直到身体垒成了一堵墙
抵御风沙,对抗严寒
躲避一切嘈杂和叨扰

灵魂它睡着了
安静地如婴儿
2016.12.28


躺在天花板的缝隙里
我也曾幻想一个

有明亮的窗台、有朴素的花香
有小葱和绿叶菜
到处都是书、是爱是希望
最好有一只猫
我们,便不再孤单

清晨
你说天亮了
我睁开眼,阳光
正淘气地对我们欢笑
2016.12.26

魔鬼·菜根·女人

锅仔鸡块
——澡堂里任人宰割的肉体
不知何时成了魔鬼?

没人安慰她的腹痛
那比一记耳光更为猛烈
菜根,再也抑制不住
在苦涩的嘴中痛哭流涕

这并不羞耻啊
这是造物主在女人出生时留下的烙印

我却被迫背负一生
2016.12.23

赶路人

黑夜向她走来
走进囚笼?天堂?炼狱?
或者,漫无边际的坠落之路
黑夜保持沉默

一只黑狗走来
它的孤独、落寞、挫败
让她忍不住蹲下来
作短暂的陪伴

黑狗留在原地
黑夜依旧缄默
她继续赶路
期待重生
2016.12.20

幽灵之都

雾霾把夜晚的城市
装扮成奥斯维辛的毒气室
过路的女人点燃一根烟
吞进环卫工人正在处理的垃圾的恶臭
老厨子,站在饭店的门口
贪婪地呼吸着难得没有油烟的浊气
遛狗的人弯腰捡起宠物的粪便
鼻腔被丢进一颗手榴弹

背着书包的女孩
戴着死亡的白口罩
狭隘的口鼻间
没有明天
2016.12.19

我的临床

我的临床
躺着一副如此鲜美的肉体

而我却不能吃她
2016.12.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31 16:4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烛影摇红 于 2017-5-31 16:50 编辑

鱼的冬眠日

鱼腥味飘过
像场猝不及防的灾难
在鼻腔中轰然爆炸

十一月中旬的枯树枝
斜着眼睛、漫不经心地举着
冬日回归的告示牌

幸运的观赏鱼将于今日
进入冬眠时代
而不幸的小蝼蚁及其他爬行动物
将继续在这冬日的噩梦中
咽着苦涩的唾沫
前进
前进
前进
2016.12.4

女朋友

朋友说菲丽西塔找了个女朋友
低年级,模样不错
她喝着排骨汤,一声不吭

室友说男人们都是傻叉,我要找个女朋友
周末去拉拉趴的举手
她躺在床上,看小说

听说艾迪找了新女友?
早分了,和前女友复合了
有感情基础放不下
新女友呢?
不喜欢,失恋的时候随便喽

她说不喜欢到处喊别人学姐的男生,幼稚
室友嘲笑她,一看就是没谈过恋爱
她不再说话

拿起手机,想给她发个短信
我也要找个女朋友了。
想想,删掉
毕竟和她不再有什么关系了
本来就没有什么

她睡下了
梦里也没有女朋友来找她
2016.11.8

派对

我不爱凑热闹也不时髦
很少参加Party
朋友说亚雷去吧小哥也去
星期天的银杏叶会落了满地吧

我因不知涂什么颜色的口红而惶恐
这个季节她期待了很久
因要不要喷香水而不安
——要知道我喜欢中性香水
也无法决定要不要穿裙子
她穿着印有中国画的蓝裙子,哼着《皂罗袍》
女人很烦

丑的人都穿得过于优雅
帅的人自然有理由随意
步履款款,她从来没有像那天爱自己
又帅又优雅的人多半是基佬
女人呢 自然个个美丽
妖娆而冻人
直的让人生厌

火焰酒让我闻而却嘴
冷掉的加利西亚馅饼并不是一堆狗屎
金枪鱼小姐是万人迷
是的,她要独自与落叶相处
加泰罗尼亚栗子节的怀柔栗子有点招人嫌
不想被打扰

来两个吻吧美女
啤酒杯在晃荡
踢火机与打火机傻傻分不清楚
不需要拍照,只是安静地看着
我很水还是我很帅?
他的络腮胡修理地很漂亮
直到自己也变成了落叶
亚雷你看多热闹啊

音乐很惹火,像女人的臀
空调开得太热
人和人连在成了一体
就这样闭上眼睛
无法呼吸
沙发闲疯了,我坐下来陪聊
同它们一起感受冬的冷淡
你怎么不去扎堆,看他们多开心啊
哗啦哗啦,她也被吹走了
派对嘛就是
不停地和不同的人说同样的话

这时又一个络腮胡走过来
来两个吻吧美女
烟还闪着火星
亚蕾跑道哪里去了?
2016.11.6

平凡世界

电梯在运作
钢铁碰撞的声音 哼哧哼哧
像老年人的胳膊腿
欢笑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我等了很久,等不来一个影子

门开了,里面有一个女孩
告诉我
欢迎来到平凡世界

2016.11.4
黄发

她最讨厌的发色是黄色

她把头发染成了黄色
以此表达
对自己的厌恶
2016.10.22

·鬼·畜

在这个时代里
人们喜欢看鬼畜来自娱自乐

在这个时代里
到处是鬼
人活着比牲畜伤心
2016.10.22

种树
即使没有土壤
也要种一棵树

生长在空气中
伴我在人间与云间沉浮
2016.10.2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31 16:5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烛影摇红 于 2017-5-31 16:54 编辑

时间狂想

四十岁——
四十如霜
她活成了霜打的茄子
萎缩,干瘪,黯淡
曾经幻想的旅行,脚上的拖鞋
躺着午饭时的残米粒

十岁——
期待青春与成长
明天,和没有轮廓的爱情
你最爱的那个零食包装袋的卡片
终是没有手机完整

六十岁——
满头华发
她没想到她活到了今天
翻翻旧日历
沉寂如夜
伴她一生

三十岁——
终于足够成熟
生活不过熬成了桌上的咖啡
习惯了不加伴侣
该孤独的依旧孤独

七十岁——
终于不再惊呼时间的力量
相反,她抱怨着死亡的遥遥无期
那是一根搅屎棒
越长搅得越厉害
够糟糕了
不必再继续受这臭气的迫害

五十岁——
又一个秋天
她终不再为树叶而悲戚
生命终于止
生命不止
恨的是,她活得不如树叶
蹉跎了一生

二十岁——
二十岁的她没有裙子,
玫瑰和明天
青春无影,与之作伴的
是满脸的青春痘
对她而言唯一的乐趣
就是猜猜她会在何时悄悄死去
2016.10.19

轻装上阵

喉咙干涸成一片沙漠
我终于可以摆脱
说话
——沉重的包袱
轻装上阵
2016.10.19

书写死亡

笔尖冷酷
像一把刀插入心脏

红色褪掉了
凝结成诗
2016.10.19

逃亡A计划

十八层的镇妖塔压住洪水猛兽
被囚禁的书
呼吸比坟墓里的光线微弱

天花板砸下来
我终于失去了栖身之地
带着猛兽、书和自己逃亡于宇宙的边缘

逃亡B计划

我喜欢玩,喜欢大家习武论英雄
但我不喜欢战争

雾霾,你是好斗的西班牙斗牛
高大威猛,总是三番两次前来挑衅
他带着一群喽啰:PM2.5,粉尘和其他败类

君子如我
不战则被重重包围
一退再退终于无路可退
最后,我决定带着我少的可怜的兄弟们
——身体、思想和残记
逃离这硝烟弥漫的战场——
人间

逃亡C计划

当雾霾统治地球
叙利亚必将统治世界
当以一棵树开始死去
我们都终将窒息而亡
当清晨再也没有了吃早饭的时间
坟墓将在下个路口等待
当夜晚都在沉迷于做爱
人类迟早会泛滥成灾
当我们再也没有理由谈论爱情和诗歌
活着已如同死去
......
在此之前,我选择离开
2016.10.19

后来,我喜欢上了吃面食

我出生在淮河北
冬小麦生长的地方
我见识过一颗麦子成长的过程
并因此感到自豪

那是深秋,它钻进多番耕作的土壤
等待日月的酝酿
经历严冬
苏醒春天
终于在初夏的六月迎来果实

我记得麦芒戳着手心的痒
像是在和你开玩笑
我记得青黄渐变的麦子
在手心揉一揉、吹一吹
一颗颗胖胖的麦娃娃
送入馋馋的小嘴巴
再不齐,用火烤一烤
谷物的香味刺激你每一个感官
咯嘣脆的声音从你的牙齿间欢快地冒出

之前的我啊傲慢无知
竟不喜欢吃面食,就像对家乡的无感
等到如今光景,离家千里
终记起家乡的好处来
终喜欢上了吃面食

那是一种只属于谷物的安稳实在
包含着阳光,风霜和雨露
让我找到我自己
就像在母亲的怀抱里
2016.10.14

我发现的事太多了

我发现夏天来了又走了
我发现土地的贫瘠和一棵一年生草本植物的无奈

我发现妈妈鬓角的白发变多了
我发现白昼比昨天又短了一根烟的时间

我发现自行车上落满了灰尘
我发现额头上的痘痘和日光胆战心惊地迁移

我发现童年时门口的那棵大树不见了
我发现青春依旧在离我三尺远的身后扮着鬼脸

我发现新生儿在一夜之间长出了牙齿
我发现城市的无眠和一个路灯诉说的无人在意的秘密

我发现自己又长大了一岁
我发现被褥已变得陈旧而充满死亡的气味

我发现自己发现的事太多了
以至于仍然迷惑地行走在人间
灵魂单薄得如一片影子
2016.10.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 16:56:38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发

她最讨厌的发色是黄色
她把头发染成了黄色
以此表达
对自己的厌恶
这首小诗很有青春的气息啊。放在电影或者小说里都会是个很不错的引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2 00: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都已经拜读。很有才。有狂野的想象,不羁的灵魂,和新奇的表达。
《我的临床》是否应该是“邻床”?这首好大胆啊,但也因此而成为诗。
菜根,锅仔鸡块,这些用词完全可以成为你的风格标志。
烛影送我的那张长着怪树的明信片,特别喜欢。两排狰狞的树,中间一条朝圣的小路。
祝毕业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2 01: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形式的记录,真的厉害……
脑补烛影姐温温软软的声音,俏皮的诗更可爱,冷峻的诗,有种蜜汁新生的纯洁感hhh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水云间

GMT+8, 2019-3-26 05:49 , Processed in 0.22152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