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云间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99|回复: 4

[原创文字] C先生的马尔克斯之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3 23:25: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ps:写此篇的初衷,是学习模仿马尔克斯的短篇,然后终究没能写出他的那些充满斑驳绣绿海藻锈迹的画面感,又拐回了自己大篇大白话叙述的旧路。)

  一天早晨,C先生从沉睡中醒来后,揉了揉被黏住了的眼睛,自言自语地说:“我好像梦见了一个逝去很久的人。”但身旁熟睡的妻子完全没有听见。她上班时间比C先生晚2个小时,所以不到9点钟,她是完全不会醒来的。而现在,才7点。
  上班的路上,C先生决定给他迷信的妈妈打个电话。但凡梦见任何与死亡沾边,或者某些看起来似乎带有预言或警示的事情,他都会想问妈妈。比如有次他梦见妈妈溺水了,吓得立刻从梦中醒来。醒来后,内心惴惴不安,再也睡不着。便躺在床上等,一直等到6点钟妈妈起床,便立刻给妈妈打电话,提醒今天千万不要去水边啊。而此时,C先生的妈妈正在1000公里之外的自家店铺里,等待第一个上门的生意。
  喂,妈妈,你知道昨晚我梦见谁了吗?我梦见小黑表舅了。他穿着一身黑衣服,就站在我们家里,带着淡淡的笑。可能是过年的时候吧。
  他的妈妈有常年的偏头痛。她总怪是自己起得太早了。丈夫还在呼呼大睡的时候,她要提前两小时起床去店里开门。晚上回来后还要在黑暗中顶着蚊虫的叮咬洗衣服。无数次她曾经和C先生抱怨过,这样的生活,只会让她的身体一日不日一日。
  你是不是白天和谁提起过他了?
  没有啊。突然好端端地就梦见。
  C先生总想起故乡很多故人。从前他的大外婆梦见小黑表舅,说没衣服穿。大外婆就去坟前给他烧衣服烧纸钱。C先生开始思索,梦里面小黑表舅有表示什么吗?好像没有,小黑表舅只是淡淡地笑,就和十二年前他去世前一天那一样的笑。
  小黑表舅的肾不行,和他大哥一样的问题,尿毒症。治不起,回家卧床,然后拜托人到处买冰盐。在那个小土坑遍布的瓦房里,一台小电视摆在终年挂着蚊帐的床的对面。一张五屉柜摆在进门的左手边,里面每一格放着他的衣服。绿色外壳的手电筒,劣质的卫生纸,镜子,柜面上摆着杂七杂七的东西,还有他大哥的黑白遗像。五屉柜对面是一张多年的竹躺椅。房间里,弥漫着中药这一最后的希望的味道。
  他的诺基亚手机,是整个房间里最值钱的东西。他在一个遥远的海边城市打工的时候买的。后来不打工了,回家相亲。订亲后对方却突然毁约。他爸爸叫了一大帮子亲戚朋友去女方家谈判,把彩礼钱、订亲酒席钱、礼物钱统统要了回来。然后他被查出来得了病。
  他的大哥是在三年前的一个秋天的下午去世的。那个下午,C先生还去他家玩,看见大表舅脸色惨白,坐在院前的椅子上,盯着晒在圆形竹簸萁里白色的棉花发呆。村里吹过一阵一阵凉风,吹得大表舅无精打采,毫无生机。当天夜里,他就去世了。以能掐会算而远近闻名的隔壁村庙里的女菩萨,说看见他上山捡柴捡到不好的东西带回家了。又说因为他房子对面建了猪圈,影响风水。他捡的是野生梅花鹿脱落的角。后来,那个影响风水的猪圈被拆了,又在侧面的空地上重新建。
  现在他要步上他大哥的旧尘了。不是秋天,是夏天,热得出门要带帽子的时候。他在昏暗的小屋里,躺在床上,或者竹椅上吹风扇。那台蓝色的诺基亚手机可能早就停机了,没有人给他打电话。只有他的侄子们会拿着手机玩游戏。
  他开始发昏了,昏睡在床上,迷迷糊糊地对他的妈妈说,姆妈,我不想死,不想死啊。然而死亡如快要到来的秋风,带走落叶。他躺在大厅的竹床上,身上蒙着新的毛毯,头下垫着黄纸和大青砖,浑身僵硬,两只脚笔直竖起朝天,仿佛埃及古老的木乃伊。人们在他床前杀大公鸡,放血。然后放一张台案,一大碗白米饭,一只鸡,饭上插着三只香。他的妈妈和亲人们在他身边痛哭,嘴里念叨着他再也听不见的话。其他人在忙着烧他旧衣服和黄纸,然后放鞭炮,再安排人去十里八乡地通知亲人来赴丧。
  C先生的外公接到信后,跑来他家喊他妈妈,说,小黑过身了。C先生跟着外公和妈妈,靠着月光,走过一块又一块田埂。他根本不觉得害怕,仿佛只是有如平常一般去看小黑表舅。然而到了地方,他怕了。他的奶奶搂着他,要带他回去睡觉。
  出殡的时候,那台诺基亚手机,随着其他东西,一起被放进了棺材里。沿着先人们走过的路,小黑表舅被埋在了先人的坟墓旁边。
  C先生的奶奶后来说,有天下午,在田畈看见小黑双眼通红,还以为他因为退婚太难受了,一个人躲着哭。便问,小黑你怎么了。他说,刚刚去帮工上梁,眼睛里落了灰。但没想到那个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已经得了病了。
  C先生仔细回想昨夜的梦,确定小黑表舅没有表示任何的需求。他再仔细地和妈妈说了一遍,实则心里想是不是要妈妈去给小黑表舅烧点纸钱,然而终究没有说出口。妈妈电话里说,
  最近头昏越来越严重了,昨天还摔了一跤,胳膊、腿都摔青了。肯定是因为起得太早的原因了。
  你现在店里早上也没什么生意吧。为什么还要起那么早呢?
  成习惯了,习惯了。
  这天下午,C先生早早回到家。单位发了两张今晚的票,一个冰上艺术团。他约好妻子下班地铁站见,然后一起去看演出。他回家,楼道里弥漫着香火的味道。他租住的老式居民楼里,7层楼下来,除了他家,家家户户门前都钉着壁挂式香炉,逢年过节,初一十五,还有很多他不知道的日子,那些不曾谋面的老头老太太,都会毕恭毕敬地从家里神台上请出几根香,插在外面的香炉上。C先生想,也许他也该去买个香炉,毕竟自从搬家来这里后,晚上经常睡得不好,而且和妻子的争吵也越来越多。似有古怪。
  他回到家,放下包。天气越来越热,他去卫生间冲洗一下,换套衣服,准备出门。忽然接到表弟的电话。
  你知道昨晚我梦见谁了吗?
  C先生步下一级一级台阶,边走边说。
  我梦见小黑表舅了,你还有记忆吗?
  他走到五楼,突然想起,票忘拿了,开始转身回去。楼道里昏暗无光,没有开灯。他突然有些害怕。他开门的时候心慌慌的,怕打开门突然看见什么。他开门,屋子里静悄悄的。卧室的灯竟然没关。他心跳加速,一边强自镇定地越过客厅去关灯,一边还在听电话里表弟在说话。
  你知道我以前小时候梦见什么吗?我们家对面有个绰号大狗的,触电去世了。我梦见他,还跟他说,你老婆跟人跑了,然后在梦里他就一直追我,吓死我了。后来,你知道吗?哈哈哈,我还犯傻第二天告诉他儿子,跟他说,我昨晚梦见你爸,还说你妈跟人跑了。
  这个大狗,C先生也认识,身材高高大大,长相凶恶。听表弟这么说,他的心里浮上大狗的面孔,然后又出现小黑表舅的身影。他害怕,此刻昏暗、无人的房间里,突然出现他们两个的身影。他飞快地从沙发上拿起演出票,锁门,下楼,越过所有的香炉,飞快地下楼。打开一楼的铁闸门,光线突然亮了起来。熙熙攘攘的叫卖声,猛地灌进他的耳朵里,仿佛一瞬间回到现实。他暗自吐口气,在电话里又自然地和表弟聊了起来。、
  嗯。刚你说到哪儿?对,我刚下楼,准备去看演出。


评分

参与人数 2贡献 +10 文采 +9 收起 理由
minaday + 9 蛮好的,很写实。
木兰晓芙 + 10 有惊悚灰暗之感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6-14 15:46:4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有感觉的短篇,南卓兄越来越神了!不光有马尔克斯的感觉,好像还受到佩德罗巴拉莫的影响?
回家拿票那段,真的以为两位故人的亡魂会突然跳出来呢。赶紧默念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5 12: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房间里,弥漫着中药这一最后的希望的味道。”这句太精辟了。
感觉还需要更多的情节填充,目前更像是小说中的一个段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9 16:3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家拿票那段好喜欢,看得心惊胆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24 08: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看到最后一句,跟小即兄有类似的感觉,觉得像是一个小说的片段,还可以补充,完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水云间

GMT+8, 2017-11-24 00:34 , Processed in 0.18262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