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云间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15|回复: 11

[原创文字] 头发解放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29 08:56: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楚月 于 2017-6-29 16:16 编辑

两个月内第二次去了理发店。理发的电推子与头发接触,发出呲呲的声音,无数细小的头发渣落下来,与脸上出了油的素装混合,这让我看起来像是一只满脸长毛的怪物。看着自己的头发被一点点削薄,梳起大背头,镜子里帅帅的自己让我感觉——这一切都棒极了!

两个月前我自己做主剪掉了蓄了五年的齐腰长发。长发沿脖子一气剪掉的瞬间,我感觉到——轻,好像我脑后从来没有这样轻松过,“割断三千烦恼丝”的体验应当是如此。

在这之前,一位女性的头发,向来不是由她自己做主的。

从记事起我就羡慕那些长发飘逸的女性,因为总是想象自己是童话中的公主,而公主们总是长发飘飘。莴苣公主甚至能用自己的长发讲王子从塔下拉上来。幼时每当看到编着漂亮辫子的小姑娘,我总是羡慕的多看两眼,在心里深深的嫉妒一下,她们美丽高贵的长发总是将我这只“丑小鸭”映衬的更丑几分。但我却是无力的,因为家里人说“长头发太难打点了,不许留长发。”

因为那是深爱着的家人,就算带我去理发店我也不会哭闹。看着镜中头发拉茬寸头的我,我无数次在心里暗暗发誓,“总有一天也要拥有齐腰的长发!”但是在家里人眼里,四五岁的孩子臭什么美,我还不懂得分辨美丑,方便才是最重要的。

这方便只是于他们而言,我自幼没有一个为我梳头发编辫子的母亲。我母亲总跟邻里炫耀:“看我闺女的短发,多棒啊,真是乖孩子。”但乖孩子心里一直在悄悄的酝酿风暴,因为她一点也不想那么“乖”,她最信奉的话是“好孩子没故事”。

尽管母亲一再威胁我,要是胆敢留长发,绝不替我收拾打理,自己看着办。然而在想留长发方面,我一直义无反顾。从寸头到齐肩发,二年级到五年级,花了我三年时间,每次梳头都会迎来母亲的冷嘲热讽和对剪短发的威逼利诱。父亲也在一旁帮腔,抱怨长头发掉到地上、掉到浴室难收拾。或许因为父母结婚前,母亲总是一头利落的超短发,他们都对短发极度偏好。总之,长发的我是那么“不乖”,太失控了。对剪发的说教一如既往,从未停止。

孩子都是耳根软的,更何况是她最亲爱的人一直苦口婆心。“你现在上奥数班,马上就要小升初考试了,考不到好初中,就上不了好高中,读不了好大学,以后就没有好工作。你以后没准就在门口的餐厅洗盘子!”不知道是哪一根触动了我的神经,或者自己也觉得洗碗工与公主的形象大相径庭,总之,六年级的我又剪了齐耳短发。父母在一旁深感欣慰,觉得这孩子终于懂事自愿剪短发了。于我而言,这并不怎么心甘情愿,就像诱劝讨厌榴莲的人吃了榴莲,再让他们愁眉苦脸的承认非常好吃。

丑小鸭也有骄傲抬得起头的时候,A市的中学有五大名校之称,一所私立四所公立,都被我收入囊中。优中取优有三所排在第一梯队,对我来言其他条件是相仿的,其中的两所公立学校以严苛著称,最有代表性的就是,都不许女生留长发,发不过肩是硬指标。而我在听闻这样的规定之后,毅然决然投入私立资本主义的怀抱。

但是资本主义也是会出现法西斯的。我们数学老师有一双鹰眼,每每扫过同学的脸,总有话要说:“你们这些女生,不要再留齐刘海了,拿发卡通通别上去!额头是智慧的象征,总拿刘海遮着,甚至长刘海遮着眼睛,上课睡着了我都看不到!”在这双鹰眼的注视下,我们班的数学成绩是全年级三十个班中最好的。而意图谋反的心理跟当初蓄长发的我是一样的,几乎每位女同学摘下发卡,都有齐眉的刘海。

而我确实不怎么喜欢齐刘海,在我看来,那简直是“马桶盖的形状”,而且到了夏天又闷又热。最怕热的我拿卡子把斜刘海别到一边,露出光亮的脑门,却意外的受到鹰眼的大加赞赏:“xxx就是懂事,我昨天才说了刘海的事,人家今天就没有刘海了。你们都应当像她学习。”表扬来的意外,我只是怕热罢了,毫无逢迎之意。但大家可不这么觉得,结果就是,接下来的一周几乎都没有人跟我说话了。

这位鹰眼在教学上尽心尽力,确实是位值得尊敬的老师,我心里不怎么在乎刘海,反倒比一般同学更喜欢他。中考前他总是苦口婆心督促孩子们学习:“你们知道考一个好高中有多重要吗,如果你上了隔壁五十三中,你的好哥们没多久就抽着烟染了一头黄毛,而你过不了几天就会染一头绿毛!”

而绿毛确实不怎么好看的,我想起言情小说里留着帅气洋葱头的中二男主们,如果变成一头“绿洋葱”,帅气不减十分也减八分。为了避免成为“绿毛”,上不了好高中读不成好大学,我还是花了些心思在学习上的。

但叛逆如我,总想搞个大新闻,于是在中考前十天和同年级某渣男离家出走。虽说考前那个晚上我们还是回来了,我依旧考的不错,市内前一百名,照样在资本家高中的重点班读书,但弃考了两门的渣男却彻底变成了“绿毛”,抽着烟喝着酒和黄毛们称兄道弟去了。渣男之所以是渣男,因为早恋中我们互相欺骗互相利用。公主般骄傲的我虽然不爱却利用他气家长,当时自认为无可厚非,却对他的欺骗深恶痛绝。每每想到他摸着我的头发看着我的眼睛的场景,我就感到恶心不已。

向来不乖,到了高中也别指望我能好好学习。资本家的学校就是乐趣多多,校内除了各种学科竞赛班外,居然还有啦啦队,是那种正式的去参加全国比赛的啦啦队。参加什么比赛什么活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逃早读和晚自习的绝妙主意。

按照那个爱打豹纹领带的副校长的说法,大学喜欢有特长的好学生,我们去的全国比赛甚至清华大学的老师也会去,总之万一被看上了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于是我们请来国家啦啦队的退役队长当教练。x蕊队长二十五岁的样子,貌美肤白小蛮腰,齐腰长发,嗓音尖利,训练严厉。学校公费让我们参加比赛,出征前x蕊一直强调让我们把辫子剪到一拳的长度,剪成小揪揪。按她的说法,她们国家队都是按规定把头发剪到那么短的,啦啦队要的是动作整齐,服装发型整齐是必要的,头发太长还会影响动作。不过我们可是自命不凡的全省尖子生,她不过是体校毕业的罢了;我们去啦啦操大赛不过就是妄想侧路进入好前途,根本犯不着跟自己的头发过不去,好前途跟头发又没有太大关系,她的话一点都没有说服力。

没有经验的领域是没有发言权的,天然优越的好学生也有被体校生鄙视的一天。第一场比赛,我们的长马尾辫就给自己带来了困扰。排练中利落的甩头动作,平时没有什么问题,而场上比赛的我们化了妆,一甩头,头发全粘在厚重的唇彩上,还甩不掉,在比赛中一下子就慌了神。不过这并没有太大影响,后面还有两场比赛呢,况且豹纹领带副校长一直和什么神秘的“大人物”密切接触着,参赛的高中队伍本来就少,最终我们拿了全国高中组第三名。

啦啦队的女生总是备受瞩目的,女学霸们对我们嗤之以鼻,充满男性荷尔蒙目光总是在我们身边打转。但高中学霸班里面的男生总是臭烘烘的,那永远不洗的球鞋,坐在最后一排,第一排都能闻到味。高一第二学期春花烂漫,又到了动物们交配的季节。我想起渣男抚过我头发那双恶心的手,后排臭烘烘的荷尔蒙气味显得更加让人心生厌恶。我心一横,就剪了丑丑的超短bobo头,逢人就说是失恋剪发的,自此身边的臭味小多了。

高二高三,饶是叛逆如我也得好好学习了。剪了的短发任其自生自灭,也从不去理发店打点,一来二去又变成了齐背长发。高三一年内分泌失调,自此再没瘦下来,失了女神的范。但上了大学父母也终于怂管,可以想留多长就留多长头发了!

一如小时候迷恋公主的长发,我一度痴迷于大波浪卷发,觉得妩媚撩人;再加上沉溺肚皮舞无法自拔,一头光芒闪耀的大波浪长发就更为关键了。奈何我发质细软,烫了头却烫不出大波浪,从小又无人教导打点头发,头发终日一团乱麻。直发总要比卷发好打理,心爱的大波浪卷做不成,只好拉直作罢。

就这样,五年之内,我获得了曾经梦寐以求的齐腰长发。然而曾经的美梦却是今日的噩梦,齐腰长发要多难打理有多难打理。不只是超费洗发护发素水发膜护发喷雾护发精油……日常梳头每次就得二十分钟,每次洗完澡吹头发就更是噩梦。要么就是扯到疙瘩把自己疼哭,要么就是着急上火把自己气哭,每次对着镜子梳头的时候,我总有一刀剪掉的冲动。

支撑我一直不剪发的主要原因有二,一是跳肚皮舞,长发是必须的。虽然我发质细软,甩发时候甩到一半头发就掉下来,但有总比没有强,长发似乎总是比短发妩媚。二是现在有一个温柔的男票,虽然日常是异地恋,但有机会住一起的时候总是饭饭替我绾发。用他的话说,看我梳头梳到要掉眼泪的委屈样子,他感觉自己就像“给炸毛的喵顺毛”。而我作为那只被顺毛的喵,打着呼噜趴在床上甚是享受。

我跟我的塔吉克姐们也是从长发开始建立友谊。她自幼长发,从来不剪短,现在头发长到大腿根。我带她去理发店,她经历了人生第一次头发顺滑,自觉整个人都焕发出靓丽的光彩,兴奋地拥抱我,向我述说着她有多么爱这头长发。顶着bulingbuling的长发跟我逛街,这位女神姐姐收获了街上大多数人的注目。哪怕是在屈臣氏买东西,也有售货员感叹一声:“哇!好长的头发!”

但长发总有无可避免的缺点,热。夏天就像是背后头顶披了一条厚厚的毯子,分分钟就热到爆炸。虽然夏季我一直把头发盘起来,但仍是热的叫苦不迭。

跟我的塔吉克姐们不同,她自幼训练可以把头发编出无数种花样,我却笨手笨脚只会梳一条马尾或者简单的把头发盘起来。无数次动念头想要剪掉头发,可一想到登台跳舞也只能作罢。

但是我注定还是要失去长发的,就像小时候我不能拥有那般。那天在肚皮舞协公号上看到一篇文章,一个生病没有头发的妹子出于爱好一直坚持跳肚皮舞,内心无数次挣扎最终并没有输给自己的光头,现在是优秀的舞蹈家。这从心底上动摇了我对长发的信仰,就算没有长发,舞蹈还是舞蹈,追求艺术的心是永不变的!又看了《摔跤吧!爸爸》里面超帅的短发女主,我最喜欢她自剪头发的那个镜头,那是成熟、坚定做自我的标志。再也没有什么理由能阻止我剪短发了!

我问饭饭,我剪超短发怎么样?饭饭一如既往的温柔,说只要我喜欢的他都支持,并没有像一般男生那样坚决反对女票剪头发。我发微信给我父亲,说我要剪短发了,父亲出乎意料的高兴:“剪短发好,夏天凉快,好打理。”好像我剪了短发就和我母亲年轻时候一个样,有朝气,生机蓬勃。

那天中午我去学校东门理发店,只有一个帅气的理发小哥坐着。我说我要剪短,来个寸头,他像是看疯子一样看着我,焦虑的在原地打转。“你真的确定吗?”“我确定呀。”看着他不可思议的表情,我内心瞬间乐开了花,为什么齐腰长发不能剪成超短发呢?这是我明确想要做的。

“你不是失恋想要剪发吧?”他满心疑惑的问我。“当然不是,失恋了我才不剪呢,要用同样的长发找到更好的人,才不要为了别人的错惩罚自己呢。”听我这样说,他顿时舒了一口气,问我为什么想要剪头发。我说,这么年轻,青春暖和,长发我留了五年,也受够了,为何不换个形象让自己开心开心?

对我这个说法,他打心底满意。“剪头发是为了漂亮,我最看不起那些因为失恋。我给你剪短,我要你更漂亮!”虽然这么说着,可他下手却还有点没信心,剪到一定长度就不停问我,这么短接受得了吗?我说我中学是跳街舞的,还混过啦啦队得过奖。他心里瞬间有谱了,电推子用起来毫不留情,说是要给我一个惊喜。

然而最终镜中大背头的我对于我俩来说都是一个大惊喜。“理发师做头发之前,心中都会有发型的大概印象,剪完之后要么跟想象差不多,要么更好,而你现在简直帅的超乎我的想象!”理发师得意的说。他看了银河护卫队,里面有一个大背头妹子特别帅,他在心中就存了一个把长发妹子剪成大背头的梦想,而我竟然真的实现了他的梦想!我又何尝不是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呢?

我把大背头的照片发给读高二的表弟,问他帅不帅,他一脸羡慕,说我老姐居然有这样的一面。在英语歌曲课上排音乐剧,风骚的大背头为我赢得反派一号——赌场女老板的角色,我感觉自己帅极了!我和我的短发女友紫璇丽丽一样,我们的友谊升华成为了短发三人组。

虽然也有女性朋友在朋友圈表示对我剪发的遗憾,也有男性朋友说接受不了我的改变。但既然已经厌倦了长发,为何不趁着年轻换换造型,让自己开心开心?为何非要社会固有的审美观所束缚?就算是短发,女性也依旧美丽,活的精彩,自己开心就好。终于为自己的头发做了主,解放头发,我一点也不后悔这个决定。




评分

参与人数 1贡献 +10 收起 理由
木兰晓芙 + 10 解放头发,解放心灵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6-29 09:0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楚月 于 2017-6-29 09:08 编辑

昨夜一点半睡觉,四点半热醒。在赛同学的帮助下看了老刘一点消息,心情久不能平。

想写这篇俩月了,一直没动机写。看了老刘的消息,醒来咬牙写完了,这也算是我的一个小解放吧!

还是忍不住安利:去的东门的理发店,门面被拆掉的那一排,有一家叫巴黎之星的理发店。理发师非常认真,像是做艺术品那般做头发。上次去的时候,帅康兴奋的告诉我,他们要在附件开一家分店了,十月份正式营业。真为他们感到高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29 10:18: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沉默的邦兄 于 2017-6-29 10:19 编辑

原来楚月的头发是像潮汐一样啊,嘻嘻(俺的只能像越烧越短的蜡烛啊~)

点评

现在的理发小哥老厉害了,我这么短的头发,三小时他还能给接成齐腰长发。所以你缺的只是勇气,还有钱包里的钱~  发表于 2017-6-29 16:4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29 12:05: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口气看完了,真是酣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29 13: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完整看了一遍。感觉同白水,也同你之前的那篇《一千零一夜跳肚皮舞的女人们》。坦白讲,要不是论坛ID不会重复,我肯定会认为这一篇和《文之华》不是同一个人写的。

除了楚月你自己提到的,写前看了很多书,文字水平有了提高之外,我倒觉得这一篇与上一篇相比之所以更成功,因素有三:

  • 符合个人气质。这一篇,还有1001夜那一篇,其中体现的人物的情感、心理都符合你个人的气质。有人说,这个世界上有两类作家,一类写什么人就像什么人,另一类写什么人都是在写自己。我想,这就是所谓气质的差异了,你本身的独立、坚定和强大的自我,就是你用来写作的宝贵源泉,这类资源也是不可替代的。
  • 情感更加真挚。写自己的情感,和揣摩他人的情感并写出来,难度系数并不一致,后者显然更难一些。我不是说《文之华》这篇文章里,你表现的情感不真挚,但毕竟假托一个人物来写,自己又缺少网络写手因媒体控制原因而陷入困顿苦闷的实际经验,所以写得再用力,也是隔了一重。多年以前,一个朋友给我讲她的经历,讲了一个晚上,够性感,也够离奇,最后她问我,如果是我,能把这些经历写成小说么?我说不太可能,因为这些故事还没有成为我的故事。我觉得在你决定写一篇小说之前,应该问自己这个问题:无论这是我的亲身经历,还是我的虚构,这个故事成为我的故事了吗?
  • 行为书写心理。此前我在回复小一的那篇帖子时说过,与其直写心理,不若直写行为。荣格在一篇谈心理与文学的文章中提到,类似陀思妥耶夫斯基这类将所有心理分析都尽情细致地描绘出来的作品,对心理研究的意义反而不大。他是从心理研究的角度来说的;米兰昆德拉也曾经提到,他从不会那么愚蠢地去直接写人物的心理活动或者大发议论(这个人一向都这么高傲,说话也不客气,对这点我很不喜欢)。这些话并不绝对正确,但有其道理,而且现代小说越来越倾向于让作者保持客观,作者不解释,把解释空间留给读者。
学舞一年以后,就这样成了一千零一夜的舞女。 舞女需要什么?舞女需要关注、掌声和喝彩。遇到形形色色的男人,希望到他们身边跳舞,而我总是让他们如愿以偿。跳到台下去在他们旁边跳着晃人的舞步,任他们拍照录像,给我喝彩,博得老板的微笑。我画了浓浓的烟熏妆谁也认不得。每天都选不同的曲子,也慢慢知道什么样的曲子能让客人高潮,会以喝彩声来评价自我。我会跟美儿学henna,会像茹仙那样从楼下直接拿一杯柠檬水,而从不喝客人递来的茶或咖啡…… 不过那再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舞蹈了。 于是,我不在一千零一夜跳舞了。

对我来说,上面的句子,绝对是“好”句子。而下面的,则不那么好:
想到这些,谦锐感觉浑身血往上涌,仿佛被注入了一剂肾上腺素,整个人精神抖擞,充满了生的活力与希望。“虽然暂时无法被看到,可这并没有太大关系。想当年秦始皇当年焚书坑儒,但先前被藏在孔庙的儒家经典终有一日还是被人从墙缝中挖出。传播赋予文字影响力,但前提是被传播的东西本身具有生命力!”他决定当一个记录者,记录当下发生的,被淹没的真相。“多年以后,总有一天人们会发现曾经的呐喊,告诉人们历史的事实!”


楚月可以自己对比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9 16:36:3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剩翼大哥精彩耐心的点评,我特别认可“行为书写心理”这一观点。现在想来,写文之华觉得别扭的原因是,我一直想不出给主人公安排什么行为,就好像那几天的我,整天闷在屋子里,脑子里天马行空却也无所事事。

我现在还是个自我书写者,写别人的故事并不怎么成功。积累是至关重要的,我想多看看再动笔写。

不论怎样,我一直最想尝试写小说,写故事,或者具体的来说,就如同你说的,写行为。一直觉得自己控制不住纯议论性的文章,因为思绪太多了,很多观点都是复杂的,甚至是矛盾的。每一种观点总会有被读者喜欢/不喜的理由,我不想让文章因为单纯观点的论述陷入极端,所以自认为更好的方法是讲故事,告诉读者发生了什么,让他们自己去感受。感受到的就是与作者的共鸣,感受不到无非也就是个故事而已。
故事可以表达很多立场很多观点,就比如我对长发看法的前后变化,父母老师的态度,我在试图把这些说的更清楚明白。能清楚的表达是第一步,至于文章结构、文采……还有很多的路要走。好在我还有大笔的时间去尝试,手机那么方便,看书也好打文章也好趴在床上就能搞定,我总是喜欢半夜趴床上拿手机打文章,这是不得不逼自己多看书勤写作啦~

最后安利我最近再用的读书app:网易蜗牛阅读。里面没什么乌七八糟的网络小说,大多是正经出版物。每日会赠送一小时阅读时长,不够的话可以1元买一天所有书刊的阅读权。1元看一两本书总是个划算的、令人愉快的买卖,就好像街边店里“一块钱你买不了吃亏,一块钱你买不了上当”,我就着这样沉溺阅读无法自拔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30 01: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这篇比文之华要顺畅很多,这篇直发的议论也不少但是都自然而然,读的时候并没给人那种刻意的感觉。其实我觉得楚月的感觉还是很敏锐,有的描写也十分细致,但是怎样把这些素材用更好的方式组织起来,这也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 14:47: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得是文如其人。这篇读下来就像你的大背头一样,痛快极了。看来你的素材很丰富啊。突然想到最近流行的绿毛,觉得好搞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3 08:43:17 | 显示全部楼层
然而最终镜中大背头的我对于我俩来说都是一个大惊喜。“理发师做头发之前,心中都会有发型的大概印象,剪完之后要么跟想象差不多,要么更好,而你现在简直帅的超乎我的想象!”理发师得意的说。他看了银河护卫队,里面有一个大背头妹子特别帅,他在心中就存了一个把长发妹子剪成大背头的梦想,而我竟然真的实现了他的梦想!我又何尝不是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呢?
一个行动成就了两个人的梦想,妙啊!这篇文章多处描写细致入微,又文笔生动,写的很好。当年孙俪剪短了头发,也被大家纷纷猜测是失恋了,她也剪对了,短发比长发看起来清秀很多。最经典的解放头发之一,要数安妮公主,而她的理发师面对安妮的长长秀发也曾是犹犹豫豫的。
短发.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7 01:2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起小学被威逼利诱去剪了个板寸,然后就在体育课被老师为难地问出“你是男生还是女生”,从此谈短发而色变打算永远与它划清界限。结果岁数长着长着自己又活心思减短发,和爸妈确定了几遍其他特征足够让人分辨男女,终于……剪了个小齐肩……其实仍在暗搓搓弄次更短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水云间

GMT+8, 2017-11-24 00:39 , Processed in 0.20816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