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云间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26|回复: 56

[原创文字] 大西北见闻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8 18:57: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烛影摇红 于 2017-7-28 18:59 编辑

    回来几天了,忙着睡觉,收拾东西,去医院。如今终于抽空坐下来静静地回想,静静地记下那为期将近二十天的旅程了。否则,生活很快便被海藻填满,来不及呼吸。
    我在出发的时候带了学校送给每个毕业生留念的笔记本,想着把旅途中的一些事情和细节记下来,像写日记一样,这是送给自己最好的毕业礼物了吧。只可惜,一路过于仓促忙碌。几乎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居无定所,等找到住的地方已经疲倦到躺下就睡了,根本来不及写每天的日记。还好,有手机里大量的照片,有笔记本里的一些零言碎语,有我短暂的记忆,帮我回到那些自由自在的日子,梳理记录。

    2017年7月6日,我在笔记本中这样写到:
    原以为我再也没有机会进行所谓的毕业旅行了。而如今,我却独自坐在前往西宁的火车上。
    22个小时。硬座。
    上次坐火车回家,我便狠狠地发誓以后再也不坐火车了!而我这么快便食言了。对于传说中青海的美景,对于一望无际的草原,对于茫茫无边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而言,区区二十几小时的火车硬座算得了什么呢?
    今天是出发的第一天,我差点没赶上火车。原本打算出发前去附近的书店买几本关于西域的书,无奈却在暴雨中迷失在人大的校园里。最终,当我一无所获地回到住的地方时,离火车出发已经不到两小时了。当时我还以为时间很早,还不慌不忙地炒了个菠菜鸡蛋。那几乎是我做过的最好吃也最好看的菠菜鸡蛋了:鲜黄的鸡蛋,翠绿的菠菜,鲜嫩无比。之后,我一边洋洋得意一边迅速收拾好行李,匆匆跑到楼下叫了一辆出租车。而当我坐上车,离火车出发已经不到一个小时了,三环路上却拥挤地如迁徙的蚁群:一群群黑压压的车辆在细雨中暴跳如雷,一阵阵喇叭声此起彼伏,转向灯、停车灯愤怒地亮起,又更加愤怒地关闭。我见势,如果一直坐在出租车里是铁定赶不上火车了,于是我让司机把我送到了附近的地铁站。我几乎是飞一般提着拉杆箱上下扶梯楼梯,过安检,进站,冲上列车。终于,提前二十分钟到了火车站。然而,火车站更是人山人海。北京暴雨,大部分航班取消,所有人都跑去赶火车,拥堵异常。我只好硬着头皮,一边说抱歉一边插着队往前走。碰到一个候车的黑人小哥,他得知我的情况后大声对我喊着:GO! GO! GO! 我顺着人流,终于在火车出发前五分钟坐在了我将坐22小时的脏兮兮的硬座上。

    我三番五次地赶火车,赶上班前的打卡,赶上课铃声的响起,并不是因为我像某些特殊的人群一样痴迷于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在最短的时间内,挑战身体极限,用最大的爆发力达成某事。我只是像很多人一样有很严重的拖延症,或者说我总是粗心大意,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次长途旅行的目的之一,便是戒掉这个坏毛病。
    庆幸的是,我终于坐在了这辆新绿皮车里了。可不是吗?我的周围是形形色色的陌生人:很多头戴头巾的少数民族女人、头戴维吾尔小白帽的汉子、一些戴着一色黑框眼镜的学生还有手持佛珠口中念念有词的佛教女人……只是我几乎没有和他们说一句话,我不善于搭讪,也没有和陌生人说话的习惯。我的旅途总是孤独的,正如我一贯的状态。

评分

参与人数 4威望 +1 文采 +26 收起 理由
浅醴 + 6 旅途中会遇见形形色色的人,也不算孤独哦~
剩翼 + 1 有种马上出门去旅行的冲动...
minaday + 10 细腻。
古小即 + 10 记得这么细致,太佩服了,待细读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19:0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烛影摇红 于 2017-7-28 19:03 编辑


    到石家庄的时候,火车上整体安静沉闷的气氛被打破,喧闹声随着一撇白花花的山羊胡一步步逼近车厢。那是个瘦瘦高高,但又十分健壮的五六十岁的老头,戴着棕色宽檐牛仔帽,皮肤黝黑精壮,留着一缕滑稽的山羊胡,穿着旧衬衫西裤皮鞋,背着一个皮掉的花里胡哨的旧皮包,左手持一把大型老式雨伞,右手提着一个像是从中世纪的墓穴里挖出来的旧箱子。仔细一瞧,左手无名指上一枚粗大雕花的金戒指在那一身灰黑的陈旧中闪闪发光,那是电视剧里上世纪的土匪土财主们常戴的样式。腰间还系着一颗菩提子的挂坠。恍惚间,这老人好像是从某个历史书页间走出来的人物,又或者刚从拍电视剧的组里过来的?
    正疑惑间,这老人就不得安生了。他开始一本正经地和周围的人搭讪。抬眼一看,坐在他旁边的走道里的一个孩子在玩手机,他一扫之前的乏闷,立马兴奋起来,眼睛里开始放光,抬起他那黝黑粗壮的大手重重地拍在那孩子的肩膀上。那孩子瘦弱异常,哪里经得起这样沉重的一击,立马从手机的乐趣里走出来,一边愤怒一边困惑一边痛苦地叫着,抬起头来想要搞清楚状况。他眼见惹恼了人家,立刻抚摸着那男孩的头,语重心长而又十分严肃地对他说,孩子别玩了!你玩这个可就什么都荒废了!那孩子更搞不清楚状况了,一脸难以置信,心想这是哪里跑来的老头搞得自己像是所有人的老子一样,管我干什么呢,我真正的老子老娘在旁边都没说话呢!那老人见孩子难以管束,便开始了他一轮又一轮的说教攻击。
    “有人是龙,有人是虫。龙在天上飞,虫在地上爬,你是想做龙呢还是想做虫?”
    他讲话时,手舞足蹈,一边表演出龙飞虫爬的样子,一边对孩子挤眉弄眼威逼利诱。那孩子有点懵了。他见状乘胜追击:
    “小子见过人家养猪养鸡的没有?你看那些猪都是用嘴向前拱,那些鸡呢都是用爪子向前刨的,你以后用什么呢?你有手有脚的,不好好学习,以后也要用嘴向前拱用爪子向前刨吗?”
    那孩子被说得一愣一愣的,不敢再玩手机了,表情像吃了屎一样难看。老头见了,哈哈大笑起来,撸起他的小胡子,眯着小眼,自在如神仙。他顺势又发表起“网络毁了三代人的高见”。还吹嘘自己没上过一天学却什么都懂,吹嘘自己天天见习近平。
    那孩子说不信他天天见习近平说他吹牛,他哼笑一声,说可不是在电视里天天见到他嘛!男孩气急了,自觉斗不过这个老狐狸,但又不甘连输数场,终于在他们之后的谈话中抓住破绽,你不是说自己没上过一天学吗?怎么还说念书的时候。那老头说,我是说自己没上过一天学,可是我上过好多天学呀!男孩气得直翻白眼,差点晕倒过去。老头笑得人仰马翻,白花花的山羊胡也笑得颤抖不止。

    一会晚饭时间到了,列车员推着小推车吆喝着卖盒饭。老头眼瞅着盒饭,装作不经意地问道:“多少钱一份?”
    “三十。”
    “三十太贵了吧?你们打劫呀?”他几乎要从座位上跳起来。
    “嫌贵就不买呗。”
    “谁让你们卖这么贵的?你们铁道部就会坑人。信不信我动员全列车的人都不买,让你们一盒都卖不出去!”
    话音未落,就有人嚷着饿了要买盒饭,那老头气毛了,“嗬!我说就是有些贱骨头非得买这饭盒,哪里想吃呢?我说大伙都听我的指挥一盒也不买,他们卖不出去一定会降价的!”
可是没有一个人搭理他,大家都偷笑两声,各干各的去了。列车员也恼着推着小推车扬长而去。只剩下他坐在那儿气得吹胡子瞪眼的。
    不久,他开始和旁边那个一直念经的妇女搭讪,声称自己见过一位九十多岁仍然精神抖擞的真佛,那女人装作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仍然继续念着别人听不懂的经文。
    随后,他拿出随身携带的一张破烂不堪的纸,上面是一首曲子。他把身边的人问了一遍问他们是否会唱,没有一个人说自己会唱,他便瞪大眼睛,装出十分诧异的模样,这曲子老久了,特有名,拉着个二胡唱可悲凉了呢!这悲凉好听呀!随后他便在拥挤喧哗的车厢里放声高歌起来: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雪花那个飘飘,年来到……”
    他自我陶醉地唱了一会儿也没有人鼓掌,便觉得没劲不唱了,“唉!我要是把我那二胡带着了,一边拉一边唱可好听了,还能给你们表演一番呢!”

    天渐渐暗下去了,车厢里大部分的人都开始打盹睡觉了。我看着窗外的天空颜色一点点变得深沉,觉得很安稳。又想起我在初二那年一个夏天的晚自习,一直观察天空逐渐暗下来,最后惊喜地发现夜晚的天空并不是黑色的,而是一种神秘的墨蓝。那天我像发现了新宇宙一样欣喜不已。后来接触到了一部西班牙电影,名字起得让我震动,《深蓝即是黑》。是呀,深蓝可不就是黑吗?正如这夜晚的天空,正如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和情愫。

    在安静的车厢里突然听到有人大声叫嚷,转头一看原是那老头睡着了在说梦话呢。嗬,人家的梦话说几句也就算了,他可倒好,整个说故事呢!巴拉巴拉的,一刻也停不下来,而且还绘声绘色地像演讲一样。周围的人听见声音都陆续抬头寻找声源,一见是老头说梦话,都乐呵起来,只有那老头在众人的大笑中浑然不知,仍然大声说着梦话。一阵尖锐的婴儿啼哭声成功制止了老头的梦话。他从桌子上抬起头来,眯着眼睛打着哈欠寻找声源,当他看见是旁边那家少数民族夫妻的孩子时,像打了鸡血一样腾地从座位上站起来逗那孩子玩。他用那粗糙的炭黑的大手放在满口黄牙前,再把手送向那个孩子。这是前几年流行一时的飞吻的手势,在这个老头的身上,相当滑稽。神奇的是,这样来回了好几次,那娃娃竟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火车里晚上是十分冷的,空调开得太足。大家都觉得冷起来,纷纷找出衣服来穿。那老爷子冻得直哆嗦,便开始张嘴怒骂起来。列车员经过的时候,他便一把拽住人家不让走,说是空调开这么冷想把大家都冻死。列车员解释道如果把温度调高,列车两端的人便觉得热,我们也没办法,您就理解一下。这样的解释哪里能唬住他呀,他抖抖胡子,瞪圆眼睛,说你别放屁啦!全车厢的人都觉得冷,哪里会有人觉得热呀!列车员再三解释,除非你征询所有人的意见后大家都同意把温度调高我们才能调高。老头大悦,我问过大家啦,都觉得冷,去,赶紧去把空调调低一点!旁边的孩子纠正道,是调高一点!对!赶紧去!调高一点!想冻死老子呀!列车员讪讪地走了。
    很久之后,空调的温度还是很低,大家纷纷挤在一起抱团取暖,那老头困意来袭,小声怒骂着,不久便蜷缩着脑袋睡着了。我掏出件夹克穿上,也靠在那里睡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19: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晨,我是被绚烂的朝阳惊醒的。那时火车行驶到甘肃定西附近,朝阳神圣地笼罩着大地,山峦起伏,青翠叠加,白云缥缈,屋舍俨然。谷间有水库,清澈至极,水面纹丝不动,有缕缕白气升腾开来,加之远处屋舍冒出的幽幽炊烟,恍然如人间仙境。再行不久,便看到几处滚滚黄色的水流裹挟大量的泥沙奔腾,突然意识到这就是黄河的支流渭水吧。如今,渭水一词终于不再是地理书上或者常见地形图上的一个名词,而是一条生生不息奔腾着的黄色长龙。

定西群山

定西群山

    那老头也晃动着站立起来,看起来精神抖擞,神采奕奕。他一刻也闲不下来,这会儿嚷嚷着要抽烟,便往车厢两端走。恰好碰到列车员,见他拿着烟,便制止他抽烟,说是空调车上不能抽烟。他虽不服,但也明白这个道理,于是便建议列车员弄个吸烟室。列车员笑笑说他们也没办法,老头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他讲述设立抽烟室的种种便利之处。人家劝老头,年纪这么大少抽根烟还能多活几年呢!老头不以为然,嗬,我多活几年干嘛呢?不抽烟我活一天都受罪!

    大家觉得饿了,纷纷掏出干粮来吃。老头也从包里翻出一袋桃子,他兜着袋子把附近的人都让了个遍,可是没有人愿意吃他的桃子。他把袋子往桌子上一扔,瘫坐在座位上,大哼一声,真没劲!这一车厢的人都不给面子,还吃什么吃呀!这次旅途不开心,遇到的人都不给面子,不吃了!他抱着胳膊坐在那里,把脸一沉,装作生气的样子,白花花的山羊胡也跟着生气了,不停地小幅抖动着。周围的人都不搭理他,过了一会儿,他自觉没趣,便拿起一个桃子美滋滋地啃起来,那胡子也大快朵颐起来。他又从包里掏出一瓶白酒,一个人就着桃子大口喝起来,一会儿功夫,两个桃子下肚,一瓶白酒也不剩多少了。真是好酒量呀。
    没事的时候,他就站起来把座位让给没座的人,站在拥挤的走道里,双手挺着腰,在那个宽大的牛仔帽的陪衬下,竟真像一个牛仔了。如果他穿着中世纪的铠甲,真的便如堂吉诃德般的骑士啦!

    我听到有人议论他:
    “他就是那个昨晚喝醉了乱说话的老头吧?”
    “哪里是喝多了,他不喝多也一直话痨,自从上车以来都没停过,到处管闲事。”
    “他是不是精神有问题。”
    “没准呢。”
    “让孩子们都不要搭理他,离他远点。”

    临别的时候我在笔记本上记下这样一段话:
    他是欢脱的、乐活的,如周伯通般的老顽童;他吵闹着一刻也不愿安静下来,他嫉恶如仇,打抱不平,匡扶正义;他的身上泡着浓重的烟酒味,他活成了一位优哉游哉的活神仙啦!
    还有这样一段:
上打三通鼓啊
下打鼓三通
两边一起打呀
中间一条缝

    这是我从他口中得知的民谣,觉得有趣便记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8 19:4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将帖子从沧浪亭的“浮光掠影”类移到了书院。“浮光掠影”主要是放以照片为主的帖子的,烛影这篇是以文字为主,那就还是移到书院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19:4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烛影摇红 于 2017-7-28 19:45 编辑


    2017年7月7日下午两点半,火车终于在22个小时之后从北京到达了青海省西宁市。火车上经过一天而熟悉的面孔,一下火车,便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我没有来得及拍下那个戴着宽檐牛仔帽的“堂吉诃德”;没来得及和邻座的人们说一声再见:那个头戴黑色头巾抱着爱哭闹宝宝的回族美丽妈妈;那对一路吃南瓜子看电视剧的少数民族夫妇——我甚至没有勇气和他们说一句话,尽管,我和那个妻子在那个难熬的火车之夜相依而眠;以及没有座位的那一家人,一对夫妻带着两个儿子匆匆赶回老家处理奶奶后事,那个妈妈无疑是个幸福的女人;还有那个76岁仍和老伙伴一起出门旅行的老爷爷,其年轻的精气神让我叹服……太多有意思的人,有意思的事,在那短短的二十二小时闯入我的世界,带给我不可思议的精彩,留下太多难以忘怀的细节。这是缘分,是上天送给我的惊喜,这是我之所以为我的基础。他们或者它们,好像都化作了我身体内流动的血液,大脑里的一个神经元,让我的身体、我的记忆都变得愈加深邃饱满起来。所以当我坐在这里写下这段话时,我再也不是二十天之前那个赶火车的女孩了,这就是旅行的意义吧。

    那天下午,我穿着厚夹克从火车上出来,带着满身的疲倦与臭味,融入汹涌的人海,暴露于万丈艳阳之下。打电话给接车师傅,他让我出站在广场上等候。不久我到达广场,一个腆着圆肚子、一脸高原红的汉子从不远处走来,那就是车队里的司机。青海省旅游业极其发达,但旅游景点离市区很远且较为分散,于是车队这种提供短期包车、拼车服务的行业便应运而生。他们的司机师傅个个都是开车带路、吃喝玩乐、导游拍照的老司机。那个师傅很客气地帮我拉行李箱,问我是自己一人吗。我说是的。他说最近有很多女孩子都自己一个人来这边玩。我没有说话,心想自己一个人玩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一路上车里都放着很大声的动感音乐,我的身体和车身都随着音响一起跳动,五脏六腑都要蹦出来一样。据说,这边的司机师傅在开车时总是喜欢把音量调到最大,在笔直的公路上一路狂奔。后来,在领略到青藏高原的美景后,我想我可以明白他们的心理了。那是因为这里的草原过于宽阔,这里的湖泊都一望无际、与天比邻,这里的大山如此巍峨连绵,满天的白云如此飘逸悠然,这里的牛羊如此鲜美肥硕,这里的藏獒和狼群又是如此凶悍勇猛,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怎会不心胸坦阔乐活自在?有什么烦恼在这样的美景中不会消失地无影无踪?于是他们每天都顶着高原红乐呵呵地生活着,他们的日子简单而快乐,每个人都幸福感爆棚。司机们以及青旅老板只有在旅游旺季时工作,其他时间要不在家里休养生息,要么接点零散的活计,总之生活毫无压力。

    司机把我送到青旅所在的小区门口,一时找不到停车位,只好对我指着旅舍的方向,抱歉地说不能送我进去了。我说理解,刚踏入青旅,便接到了他的电话问我是否顺利到达,我说到了,他才放心地挂了电话。青旅里有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接待了我,她戴着普通的黑框眼镜,相貌也如她的眼镜一般普通,且满脸青春痘。我猜想她是学生,且不是本地人。询问后果不其然,杭州人,大学生,暑假来这里做义工。义工即没有工资的免费劳动力,很多没钱却想去外地旅游体验生活的学生便通过做义工的方式来满足他们的愿望。而青年旅店的老板一般都是年轻人,喜结各路朋友,于是很喜欢招募这样的学生义工来减轻他们的工作。

    这家青旅生意很好,评价很高,老板名叫石六,是一对蕾丝边。也就是说石六是她们共同的名字。这也是我后来接触到两个石六之后才得知的,我祝福她们。

石六的纹身

石六的纹身

    办了入住手续后,床位是别致的太空舱,我很喜欢。色彩很美的木头隔板,外面搭了白色的可调节帆布床帘,里面有个通气扇,一个镜子和一个小台灯,对我而言足够了。洗漱毕,敷上面膜,躺下休息,一不小心睡着了,醒来后面膜干在脸上,这边的干燥程度可想而知。一个姑娘也入住了我的房间,我便主动和她打招呼。她刚开口说话,便吓了我一跳,再观其个子高挑,身材瘦削,脸庞黑瘦,戴着一副眼镜,举手投足间,露出青春的活泼,真是太熟悉了。是的,她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和川妹妹。于是不自觉地,我们便熟络起来,一起洗了衣服,并约定晚上一起出去玩。一路上和她聊天,得知在云南上大学,家在广西,暑假出来玩。我疑惑着这天南地北的两个人竟会如此相像,而且都被我遇见,奇妙的缘分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19:44:28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水 发表于 2017-7-28 19:41
将帖子从沧浪亭的“浮光掠影”类移到了书院。“浮光掠影”主要是放以照片为主的帖子的,烛影这篇是以文字为 ...

好嘞~后面照片也有很多,只是前期主要以记叙为主,因为事情是要靠文字记录的,美景才要靠照片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19:5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烛影摇红 于 2017-7-28 19:57 编辑


    来的时候,我问了接我的司机师傅西宁市大吗,他说大呀,西宁可是青海的省会。而当他开车从北边的火车站把我送到城南的旅舍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后,我明白了这所谓的大和北京相比真是九牛一毛。所以,我和“和川”妹妹的西宁之游全程步行。

     整个城市都被群山包围,所以其发展相当有限。我们沿着狭窄的街道一路下行,道路两边全是商铺,大部分都是吃的,这边最地道的当然要数各种牛羊肉了,还有各种拌面,什么烩面,炮仗面应有尽有。很多商铺门前都挂着一整头羊,有客人来随时从上面割肉串成串烤起来,基本都是一串四块肉,三瘦一肥,且肥肉总是串在第二块。我想这样的安排不无道理的,刚入口就是肥肉难免油腻,于是先来块瘦肉热热身练练嘴,做好充分的准备迎接肥肉这道硬菜。这时候,即使你对肥肉有再多的偏见也会跃跃欲试,因为被烤熟的脂肪的香气如此浓厚让人无法抗拒。你小心翼翼地张开嘴,撸下那串烤的焦黄的肉球,羊肉的香味便直抵你的味蕾,轻轻咀嚼一下,鲜美的油汁便在你的口舌间流淌,你沉浸在无边的喜悦与满足之中,你感到不仅是你的舌头你的味蕾,你的全身都被这香味包围了,酥脆柔软动弹不得。在你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你的大脑便下达了吞咽动作的命令,于是你的唾液腺涌出的大量口水裹着这股让人永生难忘的美味残渣经过食道流入体内。随着吞咽发出的最后一声响,你才如梦初醒,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巴上的油汁想着这么快就完了,果然美好的事物总是昙花一现。如果这时你觉得不过瘾,或者你觉得有些油腻,大可不必惊慌,剩下的两颗瘦肉球虽没有刚刚那颗美味多滋,但也足够满足你此时的需求了。就像撸完铁之后的有氧运动和拉伸,虽不痛不痒,不如前者淋漓尽致,却可以帮助你有效地缓解身体的疲劳和肌肉的酸痛,帮助你有效减脂达到塑形的目的。

    我和“和川”妹妹在享受完这正宗羊肉串的洗礼之后,继续前进。就像每个城市尤其是旅游城市都有条美食街一样,例如北京的王府井小吃街和鬼街,西安的回民街,天津的美食广场,杭州的河坊街,西宁的这条街名叫莫家街。我们来到这里时是下午六七点,而西宁九点多才天黑,当时并不是饭点,所以游客稀少,店铺开张的也少。只有几家卖西宁特色小吃的店铺,进去逛一圈无非是羊肉串,酿皮梗皮什么的,很脏很乱,不是很卫生,我们便掉头离开了。我一向对这种针对外来游客的美食街心存芥蒂。我们步行至城东清真寺附近的一条回民的菜市街,里面摆满了各类我叫不上名字的瓜果蔬菜,很多家卖自制酸奶的小店,我们随便进去一家,买了两盒牦牛酸奶才要五元钱。上面漂着一层黄色的液体,询问后得知是当地产的菜籽油,不免诧异。不过吃起来倒不油腻,酸奶酸酸的,滑嫩无比,里面加了蜂蜜遮盖了原本更加强烈的酸味,奶味十足。继续往前走,遇到了几家卖酿皮的小店,我们便决定进去尝尝。酿皮呈暗黄色,梗皮呈枣红色,两者都晶莹透明,颜色鲜亮。由于卖酿皮的都是回族人家,沟通不畅,始终不知道这两种是用什么做的。回来查资料说是一种用麦子面,一种用红薯面或者荞麦面。总之,这种皮呀粉呀的东西,对我来说都一样。它们的佐料也是醋,辣椒油,面筋,蒜泥。我始终分不清楚桂林的米粉,江西的炒粉,东北的宽粉,北京的凉皮还有我的家乡美食面皮到底有什么区别,对我而言都是又酸又辣滑嫩爽口以至于吃起来假的像塑料一样的东西,只是形状各异罢了。一大碗梗皮、酿皮混合在一起,只要六元钱,倒也是物美价廉了。据“和川”妹妹说,她在当地的同学告诉她六块钱一碗是全市统一价,旅游景点区除外。后来我们就在菜场里随便逛逛,倒也没再吃些什么,只是觉得新奇。逛到老城大清真寺前,门口有些卖回族特色的摊子,很多回族男人进去做礼拜。我们也想进去,见牌子上写着:男礼拜堂,女士止步。女礼拜堂前行五十米。我们只好作罢,沿着箭头去找女礼拜堂。在一条喧闹的满是饭店的小巷子里走了几十米,终于见到一扇标有女礼拜堂字样的大门。只是这大门紧闭,无人出入,我们心有不甘,但也只好放弃了,沿着这条小巷继续往前又回到了之前逛的菜市,便决定往回走。路上又途经新清真寺,很多回族老年人戴着小白帽坐在寺庙前面的广场休息,他们皮肤黝黑,沟壑纵横,目光却清澈异常,常于一处停泊,泰然自若。我见这新清真寺也如老寺一样圆顶尖塔,塔顶悬一皓月,在夜晚发出清幽的冷光,神圣万分。和老寺相比,自然是更加气派华丽,但少了一份人的味道。

老人与清真寺

老人与清真寺

    我在青旅小区门口买了块西瓜,回到之后切成小块放在客厅,和大家分享。这时的青旅热闹极了,白天出去玩的年轻人都回来了,叽叽喳喳地讲些旅途中的趣事。我坐在那里听一群陌生人讲话,也觉得不错,并且时不时询问几句。大家几乎都是大学生,还有几个和我一样也是毕业了出门旅行,聊几句也就热络起来了。一会儿,青旅老板回来了,我终于见识了传说中的一对石六。我在微信上联系的是T版石六,个子中等,体型中等,烫成微卷的黄色短发,男人味十足,一切都很正常普通,和我认识的T们几乎没有区别。P版石六更加纤细高挑,一头齐耳短发,脸型很美,笑起来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更好看,这也和我认识的P们几乎没有区别。T版石六很快去休息了,只剩下P版石六留下来组织我们玩狼人杀。我兴致大好,也坐下来和他们一起玩游戏,尽管我之前几乎从来没有玩过。刚开始我们玩的是一种叫作“这是苹果,这是雪梨”的游戏。我们随便拿两个东西,一个当作苹果一个当作雪梨,一个递给右手边,一个递给左手边,并分别告诉他们这是什么,如此反复传递下去。这个游戏的唯一疏漏在于,一旦有人说错口号,并没有什么有意思的惩罚措施,于是玩了几圈便作罢了。我们开始玩起狼人杀。了解游戏规则后,我开始努力克服自己不会说谎的特性,努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这是一个有关表演、逻辑推理、猜疑和信任等心理学相关的技巧性很高的游戏,初学者极其容易露出破绽被人抓住把柄。记得有一次,我没看清楚自己的牌,错把自己猎人的身份当作狼人,结果顺利地杀死所有平民。当结束后我喜不胜收时,大家纷纷质疑怎么会多了个狼人,见鬼了一样。我再次看自己的牌傻了眼,大家都大笑不止。

和青旅的伙伴们一起玩狼人杀

和青旅的伙伴们一起玩狼人杀

    这几乎是我第一次和一群陌生人玩游戏,我完全融入到了游戏里我所扮演的角色中去,却打破了我本身作为一个陌生游客的角色。是的,那些时刻,我忘记了自己孤身一人在遥远的他乡,身边全是不知姓名的陌生人,就连刚认识几个小时的“和川妹妹”也在房间里睡觉并没有参与到游戏之中。但就是在那样的氛围中,我感到无比的轻松与真实,我珍惜眼前每一个陌生的面孔和声音,我珍惜每一个欢乐大笑的时刻,虽然明日一别,我们终将后会无期,就像我们来时一样是不知姓名的陌生人。
    夜里玩到很晚,大家才意犹未尽地去洗漱睡觉。我躺在舒适的太空舱里,拉上窗帘,下面“和川妹妹”已经在熟睡了,我伴着她舒缓有序的呼吸声也闭上了眼睛,期待着明日的青海之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20:03:40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把这两天写的都上传了,先盖在这里,来日再添砖加瓦~~~~~一天都码字的感觉好累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9 00:26: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路看下来,感觉像看一个有声有色的纪录片一样,不禁感叹烛影姐的文笔真是细腻啊~文章里的每个人都这么可爱,甚至我看到有的地方忍不住笑出来,大概在烛影姐的心里每个人都是可爱的,天下无一个不是好人啦,另外半夜看羊肉串真的好饿啊,都想去吃伊犁品质去了,可惜明天一早就要离京去威海,希望威海那边也有羊肉串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30 21:05:55 | 显示全部楼层
超喜欢写老爷爷的那段,关于羊肉串的那段描写也是大晚上看得我直流口水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水云间

GMT+8, 2017-11-24 00:23 , Processed in 0.22340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