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云间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烛影摇红

[原创文字] 大西北见闻录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7-30 21:50:42 | 显示全部楼层
竹露 发表于 2017-7-29 00:26
一路看下来,感觉像看一个有声有色的纪录片一样,不禁感叹烛影姐的文笔真是细腻啊~文章里的每个人都这么可 ...

谢谢呀~我的啰里啰嗦你称为细腻,哈哈。每个人都那么可爱是因为他们本身就很可爱,我如果遇到不可爱的人,可能就不能顺利回来了。。改日请你吃羊肉串呀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30 21:52:14 | 显示全部楼层
紫璇 发表于 2017-7-30 21:05
超喜欢写老爷爷的那段,关于羊肉串的那段描写也是大晚上看得我直流口水啊

那个老爷爷确实惊艳了我的旅程呀,典型的小说式人物,还想着提出来写个短篇小说呢嘻嘻。改日也请你吃羊肉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30 22:06:56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年7月8日早上,我起得很早,因为司机师傅会来接我开启长达三天的青海湖之游。洗漱完毕,见“和川”妹妹也起床了,便拿着那个一路随行的笔记本让她随便写句话签个名。这种方式是我用以纪念旅行中人和事的新方式。很久之前,我就想尝试,可惜脸皮不厚,不好意思拿出手。这次,我是特别想留住这些人的,哪怕是留一个名字在纸上。她欣然答应了我的请求。回来后,见笔记本放在床上,上面写着“一切顺利”。我其实不是想打探她的名字,因为在我心里,她是另一个“和川”妹妹,一个一见如故的朋友。我来到客厅,见T版石六坐在那儿玩手机。我便走过去,询问有关旅行的事宜,其实是想拿着那个笔记本让她签名。她推辞说字写得很丑,我说没关系,随便写点什么都行。她拿起笔,写下“大美青海”。普通的标语,普通的名字,可是她却如此令人难忘。

    我认识的T大多是这种样子,短发帅气,脾气温和,男友力max。她们在艰险的大环境下,在世人不解的眼光中,我行我素地活着,勇敢追寻自己的爱情。而开青旅的日子是如此逍遥,她们大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安稳地生活着,逃避着来自现实与大众舆论的压力。在越来越多次旅行之后,我越发觉得这是一种不错的生活方式,针对一般人也是如此。所以,我和朋友约定以后活累了就去开青旅吧。

    就这样带着行李,和青旅老板,青旅认识的小伙伴们,“和川”妹妹告了别。我和几个要去青海湖的人一起在小区门口等司机师傅来接我们。我们中,有个穿着夹拖和藏族裤子的妹子是两日游,我是三日游,还有两个是四日游,各不相同。一会儿,司机到了,接走了我和那个两日游的姑娘。一问,原来她也是安徽人,刚大学毕业,自己一个人在西藏玩了十来天后过来这边。便加了她微信,见名叫庄生,其实她本名叫晓梦。后来,我们分别被安排在不同的车,心想也就此分别了。

    和我拼车的是另外四个人,上车前我见到了两位,那是一对情侣。女孩肤白貌美,身材极为高挑苗条,腿又长又直,和头发一样。男孩则是矮胖黝黑,全身上下没有一点特色,这样的相貌和身材我见得太多。我们的司机师傅蹦跳着来了,个子极其瘦小,像只弱不禁风的小麻雀。尖嘴猴腮的,枣红色的脸上顶着两朵高原红,穿了件白色的夹克衫,上面显得脏兮兮的,不过一条缝的小眼睛倒是眨巴眨巴挺有神的。他的动作极其灵敏,三两步便跳到我们面前来了。车队大哥向我们介绍到,这就是你们的司机师傅了,接下来的三天里,他将全程陪同。我们简单地打了招呼,我的心里略感失望。攻略帖子里那些偶遇帅气司机小哥的粉红泡沫彻底破灭,除此之外,眼前这个人起码得有四十岁。
我们上了车,那是一辆小型五菱商务车,我被安排坐在了副驾的位置。因为我是五人中落单的那个,只能和司机师傅结伴。“小麻雀”上车后,兴高采烈的样子,向我们介绍到他叫马三哥,让我们加他的微信。我想这个名字倒是挺适合他的,个子矮小,排行老三,像个小马驹一样活蹦乱跳的。后来得知,马姓是这边的大姓,有俗语说,“十个回回九姓马,另外还有沙、喇、哈”。他说还有两个人和我们结伴,顺路去接他们,打电话是个女的,好像也是一对情侣。我突然感到脊背发凉,不祥之兆。

    一会儿功夫,果然那对小情侣也上车了。两个人穿着情侣服,都是中等身材,唯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男生极其高挺的鼻子,以及女生满脸的雀斑。人到齐了,就此出发前往青海湖。路上聊天得知,“最萌身高差”情侣来自深圳,坐了三十多小时的火车来到西宁。而小个子情侣则来自西安,因此行李极少。小马师傅见人齐了,便对大家说,我们这次就六个人,你们想去哪我就带你们去哪,全程自由。而且我们都是年轻人,在还一起开开心心自由自在的,放开了玩。我正感到诧异,后面那黑胖哥们便问小马师傅多大年纪,小马师傅答道二十五六岁,以后你们都叫我小马哥,或者三哥好了。纳尼?二十五六岁?

游伴与我

游伴与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30 22:18:38 | 显示全部楼层

    青海湖离西宁市也就一百多里路,开车两三个小时就到了。小马师傅说如今他们三天两头地往青海湖跑,以前交通不发达的时候,他父亲要赶一天的马车才能到。这让我想起了爷爷,他之前说过在他年轻的时候赶一头小猪去城里向他的外婆家还债。八十多里的路程走了将近一天,那小猪肥溜溜的,还挺会跑,年轻的爷爷则跟在小猪屁股后面累得气喘吁吁。
    路上一路荒山、青山,荒山都是黄色或红色的沙石,青山则有绿色的灌木。山上各种寺庙,大多是佛教。这边几乎所有的山都有山神,所有的水都有水神,因而到处都是寺庙,都是祭祀的神龛。还遇到大白天在山上放鞭炮、放烟花的情况,小马师傅说也是为了祭神。除此之外,还有一路的隧道。因为山地实在太多,公路只好穿山而过。每次过隧道我都异常紧张,因为气压差会产生强烈的耳鸣反应,加之身处高原,尤甚。虽然出发前备了抗高原反应的药,但我却不肯乖乖服下,只觉得这种不适还可以忍受。我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那种类型,可能见了棺材也不一定会掉泪吧。
  正出神间,音乐突然很大声地响起,我转过头,小马师傅傻乎乎地冲我一笑,“我们现在要上草原了,所以放点草原歌曲。”我点头称好,小马师傅也跟着唱起来:

“亲爱的人呐你骑着黑骏马
啊啊啊
让我感受那么多的地老天荒
嘿嘿嘿
……”

    歌曲的节奏十分欢快,小马师傅的嗓音也如乌兰托娅的一般嘹亮高亢。一会儿,便觉得周围变得开阔起来,高山自动退居远方,青草像一阵风吹来覆盖着目光所及之处。草原上有星星点点的野花,白色的,粉色的,蓝色的,黄色的,多姿多彩,在绿草间随风摇曳,舞姿婉转优雅动人。

青海湖边

青海湖边

    哇!草原!后边那黑胖哥们这一突如其来的夺魂惊吼吓得我五脏俱裂,直打寒颤。他的高挑女友立刻拍打着他那又大又圆的脑袋,小点声音!瞧你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他也不看女友,聚精会神地瞪着大眼睛瞅着窗外,之前哪里见过这么大的草原呀!最多就是公园里屁股一样大的草坪!了不得呀,了不得呀!

    小马师傅见状也眉开眼笑,得意洋洋地说着,这哪里是什么大草原,前面的才叫大草原呢!这才刚开始呢!后面的黒肥白瘦情侣一齐惊呼,不得了呀!不得了呀!

    当整个车子都弥漫着甜丝丝的喜悦时,突然车顶传来噼里啪啦的响声,像一把黄豆滚落,紧接着这声音越发紧促也越发响亮,小马师傅尖着嗓子大叫一声,不好!众人抬起身子,齐刷刷地看着他,他双颊通红,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使劲地捶打着大腿,呀!坏了坏了!下雨啦!我们往座位上一靠,松了口气,小马师傅,下雨了就下雨了呗,下雨看青海湖更有情调嘛。小马师傅仍然愁眉紧锁,下雨可不是看青海湖的好时机呀。我们都不在意,直到下车时才明白高原下雨意味着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30 22:36: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烛影摇红 于 2017-7-31 09:54 编辑


    车子到达日月山时停下,窗外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山坡,草原上彩色的经幡随风飘扬,很多藏民牵着马和牦牛在那招揽生意,还有一些藏民摆了摊位卖些披肩之类的物件。游客不是很多,但相比一路上空阔无人的公路和草原,已经相当热闹了。我们打开车门,一股凛冽的狂风便趁虚而入,空气极为清爽,夹杂着雨丝的凉意,极为寒冷。我慌忙从包里掏出厚夹克穿上,高鼻雀斑情侣拿出粉蓝情侣款羽绒服,黒肥白瘦情侣则装上冲锋衣,只有小马师傅还是穿着那件白色的夹克衫,毫不在意地下了车。下车后,尽管穿上厚夹克,我还是冻得直哆嗦。见藏民们在卖披肩,便前去看看。小马师傅也随我前往,并陪我挑选,最后选定一件紫色凤凰图腾披肩,纯牦牛毛加工而成,手感很好。小马师傅用我听不懂的话和藏民讲价,最后以四十块钱就买来了那披肩。急忙披在身上,暖意顿生,小马师傅见了,直叫好看,高原红冻得发紫了,却笑得极为灿烂。

    他们都已经跑到上面去了,在那彩色的经幡前合影留念。我和小马师傅一边往上走,一边聊天。小马师傅问我为什么不把男朋友也带过来,我说谁知道他死哪里去了。他安慰我道,没关系我也是自己一个人,我和你作伴,以后你在青海有个朋友也挺好的。我们在经幡的位置停下,他说来我给你拍照吧。我有些迟疑,因为我并不喜欢拍照,但见他极为热情,就把手机给了他。他一边拍,一边说着哎呦呦,美女手机像素真好,拍得确实美!确实美呀!我接过来一看,嗬,乌七八糟的,光线太暗也没调节。

日月山

日月山


    日月山,山体呈现红色,古代称之为赤岭。据说,它是我国一条重要的地理分界线,是国外流区域与内流区域、季风区与非季风区、黄土高原与青藏高原的分界线,也是青海省农业与畜牧业的分界线。但当时我看到的只有漫山遍野的野花,连绵起伏的青山,还有压得很低很低的乌云,好像一不留神,倾盆大雨就会一泻而下。我见那野花美丽极了,一簇有若干朵,每朵五瓣,正面为白,背面为粉,正想近距离观察一下。小马哥见了大喝一声别碰!我正不知何意,见他慌忙蹦跳着过来,美女你千万别碰这花,有毒!我问这花叫什么,小马哥说是馒头花,他又问你们叫什么,我说我们那没有这种花。后来得知,这就是传说中的狼毒花。只是这狼毒花,在青藏高原上,就如青草一样随处可见。

狼毒花

狼毒花

    一会儿功夫,我们觉得极寒,再也忍受不住,便上车继续前行,在倒淌河景区停下。据说这倒淌河是从东向西流,因此得名;因当年文成公主赴吐蕃和亲经过此地,取河水解渴,该河便成为旅游景区了。小马哥说,里面可以穿藏服骑牦牛骑马照相,价格相比前面青海湖周围的要便宜。他们听闻便高兴地买了门票进去了,我因觉得没意思便留在车里等候。小马哥见我仍旧冻得直哆嗦,便把他随车携带的棉服拿给我穿,他也顺便穿了件薄外套。我道谢,接过棉服,一股刺鼻的汽车味扑面而来。啊,这个味道简直太熟悉了,大巴车的味道,多少次难熬的经历夹杂着狼藉不堪的呕吐味扑面而来。小马哥说,这衣服洗得干干净净的!放心穿吧!随车带着备用,上次也是一个姑娘穿的,你冻得直哆嗦就穿上吧。我迟疑了一下,还是表现出欣然的样子,便穿上了。小马哥下车和别的司机聊天,见他指手画脚,眉飞色舞的样子,竟有些可爱。

    我在车上闲得无聊,也感到有些饿了,便掏出坐火车时没吃完的火腿肠小心翼翼地吃起来。我知道小马哥是回族人,怕他看见,便像做贼一样吃着,吃完后用纸巾把垃圾包起来塞到背包的侧兜里。闻起来还有一股火腿味,又忙打开车窗散了下味,连喝几大口水。一会儿,小马哥果然回到车里,和我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并没有发现什么。中午,我们赶至附近的镇子上吃饭,已是下午一两点,饥寒交迫的我点了一碗牛肉面,吃起来浓浓的牛肉味,很新鲜味道很好。大伙也都是点了各种面,小马哥不愿坐下和我们一起吃,招呼完我们后便跑到门口的小桌子上和一群司机聊天。我们问他吃什么,他含糊不清地说点了一碗什么面,后来我才知道那就是当地饭店几乎免费送给带客司机吃的简易炮仗面。

   吃完热面,小雨仍然在淅淅沥沥地下着,倒不觉得冷了。我才注意到周围都是些来自内地的游客,打扮时髦,浓妆艳抹的,回头看看自己,穿着小马哥的破棉服,嘴唇无色。小镇正中央,有个文成公主的塑像,看上去有些年头了,稍破旧。我心想文成公主一路翻山越岭,经过这么多地方,难道都要建造塑像变成旅游景点不成?

   下午我们继续驱车前往青海湖,天依旧阴沉沉的,远处也是一片阴沉,不知是山是雨还是云朵。小马哥一路依然放着很大声的草原歌曲,并且心满意足地跟着唱着,两首歌的间隙里,他便停下来唉声叹气,抱怨一下坏天气。但歌曲的前奏一响,他便立刻闭上嘴巴,屏气凝神,等待着第一个歌词蹦出来,然后又是摇头晃脑心满意足的样子。如此循环往复,终于见到青海湖景区大门在前方静立。小马哥立即停止唱歌,眼瞪得圆溜溜的,接着喜笑颜开,大声吆喝着,嗬,青海湖我们来了!青海湖我们来了!后面的小情侣们也跟着喊起来,声音里溢满了年少的喜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30 22:5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这才反应过来,之前在远处看到的那一片阴沉原来就是青海湖。只见她的湖水呈灰蓝色,静止不动,在阴雨蒙蒙的天气里,显得格外阴郁。而那湖水与天边的乌云衔接起来,分不清哪里是水哪里是天,哪里又是水天相接的界线,有种青海湖水天山来的错觉。而远山如黛,也是屹立不动,一山一水有种相互守望的意味了。近处的草原上则有大块的油菜花田,澄黄一片,不如晴朗天气时的明朗艳丽,但却有种梨花带雨的美。草地上则有三五成群的牛羊在安静地吃草,一会儿抖抖尾巴,一会儿抬起头看看过往的游客和车辆,眼神中透着一股习以为常、百无聊赖的味道。随处可见彩色的经幡在薄风细雨中闪着波纹,雨滴在下降的过程中折射出一点彩色的光亮,仿佛青海湖的泪。我默默地看着,不愿打破这种藏在心里的默契与安静。

    路边车道与自行车道的草地间,不时看见藏民家的牦牛,毛发较长,垂落下来,毛色大多是高贵的白色,闪着光泽,极其顺滑。背上有红色的鞍,系着彩色的铃铛,显得高傲非凡如神兽。黑胖哥们大叫一声,哇!雪白的牦牛!我要拍照!我要拍照!小马哥说,前边还有,等会听我的命令,我让你们准备好你们就准备好,停下的时候赶紧拍,等藏民追上来问,我就拉着你们赶紧逃命!哈哈哈!我们在下一个牦牛边上停下,咔嚓咔嚓地拍了一通,旁边的女藏民穿着藏蓝色镶彩边的藏服在细雨中摇着红色的手帕向来往车辆招揽生意,待她看到我们时,小马哥大叫一声不好!加大油门嗖地一下开远了,车厢在哈哈大笑声中颤抖不止。

青海牦牛

青海牦牛

    青海湖边的土地,正如所有的土地一样都被瓜分殆尽。环湖公路通往湖边需要经过藏民家的田地。所以,每户藏民都会在自家田地里种上油菜,插上彩色的经幡,用铁条焊接成红色的青海湖的字样,更甚者还会买些长颈鹿、天鹅、直升飞机等模型放在地里,借此吸引眼球,招揽生意。他们铺了狭窄曲折的石子路从环湖公路通往湖边,大门口则站着穿着藏服的女子招着手帕。这样一来,仿佛青海湖是藏民们的特产,近距离观看她则是藏民们的特权,如果你也想近距离观察一下这一天然湖泊只能花钱买眼福。小马哥带我们去了其中一家,说是风景很好,设施齐全。门票五十,放我们进去后,直达湖边。其实官方青海湖旅游景点名叫二郎剑,是一块狭长的伸进湖里的陆地,俯视下来,就像一把利剑直插碧霄。然而门票是一百,并没有什么看头,去过的人都叫后悔。

    一下车,我们便感受到了来自青海湖的气息。从湖里吹来的风,寒凉至极,我只好仍穿着小马哥的旧棉服围着披肩前往湖边。这家游客很多,生意不错,很多姑娘穿着夏天的连衣裙、露个腿在湖边拍照,我只能暗自佩服她们对美的大无畏地追求。穿过稠密的人群只身来到湖边,在一处没什么游客的地方停下。这下子,我总算看清楚她的样子了。所谓青海湖,其规模哪里是一个湖,分明是一个海的样子。我想应该称之为青海,而非湖。天阴沉沉的,海面上挂着大团大团静谧的银灰色云朵,湖水灰蓝,从天边倾泻而来,一波又一波白色的浪花朝你的眼前逼近,在脚下的砂砾上化作星星点点的泡沫。你的视线随着一丛浪花游移,最后变成了一朵泡沫化为乌有,你出了神,仿佛你自己就是那朵泡沫。我看着当时哭泣着的青海,看着五彩斑斓、形状各异的砂砾,想到了《哭砂》,想到了一个伤感的故事,想到另一片海和另一个人。

阴天的青海湖

阴天的青海湖

    我第一次看海,是大学期间去秦皇岛的时候。有个同学在那里上学,我过去看海顺便看她。我们住在海滨区,凌晨五六点便起床步行至海边看日出。那是冬天极冷,地面路灯暖黄,头顶繁星无数。走在滨海大道上,我听到轰隆的海浪声,才明白那就是海的声音,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离海如此之近。后来,我们在海边等了很久才迎来日出,我的手脚都冻得麻木。想想很傻,冬天日出很晚,为什么要起那么早去挨冻。后来,我看了巴塞罗那的海,赫罗纳的海,瓦伦西亚的海,马拉加的海,马略卡岛的海。所到之处,凡是有海的地方,我都会在海边静静地坐着、好好地看海。每次,我都多么希望有个人影从海里向我走来呀,朝我挥挥手或者也静静地看着我,用眼神告诉我,在我们失联的所有日子里你都过得很好,也都将过得很好。


评分

参与人数 1贡献 +10 收起 理由
木兰晓芙 + 10 图文并茂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31 11: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烛影的文笔真是太细腻了,这一点要向你学习。出去玩耍从未想过要融入陌生人当中,一直都是冷眼观察别人的生活,看完烛影的行记,竟觉得错过了许多东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31 12: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最后莫名难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31 15: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烛影摇红 发表于 2017-7-30 22:36

    车子到达日月山时停下,窗外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山坡,草原上彩色的经幡随风飘扬,很多藏民牵着马和牦 ...

描叙生动,有张有弛,游记很耐读。你买的披肩真漂亮,跟馒头花色彩很般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31 20:54:07 | 显示全部楼层
minaday 发表于 2017-7-31 11:07
烛影的文笔真是太细腻了,这一点要向你学习。出去玩耍从未想过要融入陌生人当中,一直都是冷眼观察别人的生 ...

土堆兄过奖了。只是因为一路上都是琐事,所以不写地细致点就没有什么可写了,写细了吧就怕犯了啰嗦的病了,这个度也不是很好把握。我之前也是这样的,扮演个冷眼旁观者的角色,现在大部分时间也还是这样的。只是有时候我会逼迫自己参与进去,因为我怕错失更好的风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水云间

GMT+8, 2017-11-21 21:38 , Processed in 0.22476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