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云间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烛影摇红

[原创文字] 大西北见闻录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7-31 20:55:30 | 显示全部楼层
紫璇 发表于 2017-7-31 12:20
看到最后莫名难过

哈哈哈,最后写的那一段是因为大晚上旧病复发,我今天看着就觉得矫情了。不过也只有骗骗你这样的孩子啦~~

点评

嘤嘤嘤欺骗纯情小妹妹的感情~~~  发表于 2017-8-1 10:1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31 20:58: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木兰晓芙 发表于 2017-7-31 15:23
描叙生动,有张有弛,游记很耐读。你买的披肩真漂亮,跟馒头花色彩很般配。

谢谢木兰老师~~那个披肩也是买来救急的,大红大紫的估计以后也不会批了吧。。不过那边卖得好便宜,质量也很好,有机会去可以带几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31 21: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烛影摇红 于 2017-7-31 21:48 编辑

    “喂,一个人在这里干嘛呢?”

    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心想难道真的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我慌忙回过头去,一见原来是庄生!就是那个名叫晓梦的姑娘。庄生仍然穿着印花的藏族裤子,脚蹬一双黑花夹拖,只是围了一个藏蓝酒红相间的超大披肩。她缩头缩脑地藏在披肩里,白皙的小脸蛋冻得越发苍白,像个瓷娃娃。

    我笑着说好巧呀,你也到这里了。她叹着气,唉别提了,和我拼车的是一对母子,那小孩可淘气了,问东问西的直嚷嚷,烦都烦死了!我笑着说我也差不多。原来我们的路线都是一致的,晚上都会到达黑马河,在那里住下,明早前往茶卡盐湖。因此我们便约定晚上在黑马河住在一起。

羊头石碓

羊头石碓

    和庄生告了别,我又在周围转了转。湖边有个人工垒成的石碓,上面放了一个山羊头,犄角弯曲极大,后来想想很可能是个领头羊的头骨。几块彩色的石头上写着一些藏文,后来在很多山上的岩石上都刻着这样的藏文,小马哥告诉我们这就是“嘛哩嘛哩呗呗轰”,也不知真假。又见湖边一藏族老妇人牵着一头白色牦牛招揽生意。牦牛被雨水淋湿,浑身湿嗒嗒的,毛发粘在一起,有一种落汤鸡的惨淡,其温顺的眼神中透着阴郁。妇人也穿着极厚的藏服戴着帽子挡风遮雨,因很久没有一个客人而显得有些落寞。我在石子路上听见一种叽叽喳喳的鸟鸣,见一只体型精巧的青色小鸟在草丛中的石块上站着,不停地啼叫,仓促而慌乱。我拿出手机赶紧蹲在那里录了一段音,取名为《青海湖青鸟歌》。回来后听这青鸟歌,夹杂着青海湖的风声和浪声,就当是在这喧哗都市的午间小憩时再做一次青海神游吧。

妇人与牦牛

妇人与牦牛

    我们上车后一路前行,开往黑马河。路上仍然是油菜花田,羊群,草地,山峦,青海和乌云。小马哥又打开草原歌曲的CD,一路纵情歌唱,摇头晃脑,黑瘦脸上的高原红美滋滋、乐呵呵的。不时发出哎呦呦,瞧瞧这多美呀!哎呦呦,这确实美、确实美呀!我心想他几乎每天都带客人过来,再美的风景每天看也腻了,为何还能如此兴致勃勃。一见到成群的牛羊,黑胖哥们就开始惊呼了不得呀!了不得呀!小马哥告诉我们,一头羊可以卖一千块左右,大户藏民家都有几百上千只羊,每年卖一部分也可以收入几十万,再加上卖羊毛的钱,收入十分乐观。他们常年住在高原山上几乎没有花钱的地方,所以藏民们家里都极其富有,很多都开着路虎。黑胖哥们又开始大叫,这个不得了呀!不得了呀!

    一路上随处可见养蜂人居住的小屋,小屋前摆满了装着各种颜色的蜂蜜的瓶瓶罐罐。上面的牌子都是写着“自养自销,假一赔十”“四川宜宾蜂蜜”。这些养蜂人都是随处安家的流浪者,哪里有花海哪里就有蜜蜂,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他们大多来自四川宜宾,随着季节的更替和植物的更迭,带着蜂箱和简易的家当一路游荡,四处安家。其场景就如前两年红极一时的美食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里面描述的一样。我们在一家停下,尝尝蜂蜜,问问价钱。蜂蜜极纯,颜色透明鲜亮,甜而不腻,有种凉丝丝的感觉,回味醇厚。价钱也相当公道,比大超市里要划算很多。只可惜人家至少卖一公斤,而我还有很长的旅程,不能带这么多东西随行。来自深圳的一对情侣尝了蜂蜜,瞪着眼睛,舌头不停地吸吮着,连连直呼那句之后经常在我脑中无休无止回荡着的感叹词,不得了呀!不得了呀!我心想这该是多么没见过世面的人呀。他们买了几个瓶瓶罐罐,走的时候仍然眼瞅着蜂蜜摊子,三步一回头,恨不得把整个小铺都搬走。

油菜与蜂箱

油菜与蜂箱


    继续上路后行驶一段时间,从乌云的缝隙中冒出几缕阳光,天开始慢慢地放晴了。小马哥见到阳光,欣喜若狂,探头探脑地瞅着外面,差点激动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击个掌,扯着尖细的嗓子叫起来,哎呦呦,天晴了!哎呦呦,这下好了!哎呦呦,真是美极了!美极了!他的这句话,我自此以后也很难忘记了。不过,当时大家的心情确实都随着天气晴朗起来了。对我而言最值得庆祝的是,终于可以摆脱小马哥那件奇丑无比的棉服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 收起 理由
白水 + 1 必须加威!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 22:47:10 | 显示全部楼层
凭着记忆就能写得如此引人入胜,叹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 22:56:53 | 显示全部楼层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我觉得这似乎就是烛影妹妹独特的气质。看这篇文章,感觉听到一个心灵在歌唱。

我曾对白水兄说,所有体裁里,觉得自己最不擅长的就是游记。现在看来,也许不是不擅长,而是缺乏一个人旅行的经验,和单位出公差到处逛逛,是不会有什么人生体悟的。

现代社会写作的人,很多都真的是坐在家里,“吟游诗人”几乎成了个怀旧的词儿,烛影这篇,让我又见古风。

等着续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 23:41:39 | 显示全部楼层
剩翼 发表于 2017-8-1 22:56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我觉得这似乎就是烛影妹妹独特的气质。看这篇文章,感觉听到一个心灵在歌唱。

我曾 ...


      看烛影这篇时,我也琢磨了一些关于游记的问题。说实话,我现在第一不怎么爱看游记了,第二,也承认自己写不好游记。不怎么爱看游记,一是因为现在数码摄影的发达便捷,越来越使人懒得用文字来描述感受,更常见的是在朋友圈发几张照片,获一些点赞就算了,再有,过去时代异乡异国游对普通人来说还是奢侈品,因此那些先行一步者的文字描述,往往也能满足很多读者的精神需要,现在这个前提不说完全不存在了,也有了很大改变。另外,写游记容易出现的一个问题就是,一切都围绕着自我来展开,这似乎没什么不对,但其实也很容易限住文字的境界。但看烛影这篇,从开头第一节开始,就被灵动的叙述吸引,一路看下来,更觉引人入胜,叹服不已。其实有没有一个人旅行的经验并不是关键,这种经验我就有,但我写不出烛影这样的文字,无它,我没有烛影这种全身心地融入的对有情万物的活泼泼的爱,有了这种爱,途中相遇的每一个人才能描绘得那么活灵活现。当然,除了爱以外,文字功夫也是必不可少的,看了这篇东西,对烛影的文字能力还真是刮目相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 20:5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剩翼 发表于 2017-8-1 22:56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我觉得这似乎就是烛影妹妹独特的气质。看这篇文章,感觉听到一个心灵在歌唱。

我曾 ...

多谢剩翼大哥的夸奖,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的评价真是愧不敢当。我只是喜欢这种独自游历的感觉,即使路上遇不到令人惊喜的游伴,也总会有收获的。写这篇的时候,我总是想起我们西语教材上的一篇游记,里面的人们骑着马在野兽和强盗出没的山间行走,他们即性作赋歌唱,那种感觉真是畅快极了。现代人出去游玩,总少了一份清闲自在,应了那句“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调侃。我们还少了一份与自然真正的亲近,大都数人都试图用相机去记录美景,却忘记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心去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 21: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水 发表于 2017-8-1 23:41
看烛影这篇时,我也琢磨了一些关于游记的问题。说实话,我现在第一不怎么爱看游记了,第二,也承 ...

白水老师真是过奖了。我之前几乎从未写过游记,刚写的时候觉得游记好难写,都是琐碎的事情,如何把这些小事写出来且写得让人能看下去,这是非常难把握的。细腻与繁琐之间总是间隔很少。但写着写着,就好像开了窍,平淡的事情也会有趣起来,就好像有个人故意在我的脑海里和我开玩笑,于是会有一些“嘻嘻哈哈”的片段。

其实,我大部分也都是冷漠的,白水老师说的“全身心地融入的对有情万物的活泼泼的爱”,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好像自己是最纯净最无忧无虑的孩子一样。不过我倒是想起旅途中有一段,晚上我赶火车,上了火车我开始掏出睡衣牙刷拖鞋等物品,旁边一对老夫妇小声说看她就好像回到了家一样,真年轻呐。我当时的感觉也是好极了,我挺喜欢那样的自己,只是这种状态是阴晴不定、极难掌控的。


我想白水老师不是写不出这样的游记,而是没有尝试去写。这样的游记相比观察社会问题的引人思考的议论文其实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只是一些平常见闻与感受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 21:35:3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

    到达黑马河镇子上后,我们开始找住的地方。小马哥给我们介绍一家帐篷宾馆,我们觉得新奇便欣然前往了。所谓帐篷宾馆,就是山坡下一个没有围栏的大院子里,撑着一排排拥挤的帐篷,在原本的草泥地上铺了一层红色地毯,上面放了一张床。这是仿照蒙古包做成的帐篷,但床仍然是常见的床,有点四不像的感觉。我拍了两张照片给庄生,问她是否愿意住在这里。询问了价钱后,每间170元,庄生觉得贵且相当简陋,于是我们便没有住在那里。其他的小伙伴们倒是都十分愉快地接受了,他们都想尝尝鲜。第二天听他们一路上都在抱怨,帐篷里极其潮湿,被子都被露水浸透了,而且那家人养的藏獒和狼狗一晚上一直在汪汪狂吠,吵得不得安生。

帐篷宾馆

帐篷宾馆

    我在等庄生来黑马河的时候,独自沿着河边散步。黑马河是不远处山上积雪融水一路向下汇聚而成的小河,一直注入青海湖。因下了雨的缘故,河水中有大量新鲜的黑色泥土,因而水是黑色的,倒应了它的名字了。河对岸,有成群的山羊在安静地吃草,悠闲自在,夕阳金色的余晖洒在黑色的河水上,倒也是波光粼粼,辉映成趣。不远处,有些游客在草地里采着野花,我见正是那鼎鼎大名的狼毒花,想开口制止,又不知如何开口。再远处,一排青山,相依而立,山间云迷雾罩,山顶积雪皑皑,正如好友送给我的一张明信片的样子。

黑马河

黑马河

    晚上小马哥带着黒肥白瘦情侣和我去镇子上觅食,我们来到一家清真馆,见门口一位大汉在烤着羊肉串,旁边摆着酸奶和一个呈满鲜肉蔬菜的锅,立刻唾液腺打开,泉水直流。小马哥说,这是当地有名的土火锅。老板,来个大锅!我们不约而同。小马哥说这个火锅好吃,保你们满意,我就在旁边点个炮仗面吃了。我们强烈要求小马哥和我们一块吃,他几番推辞,最终还是答应了。我们喜滋滋地坐下,等着那一大锅美食的上场。期间,我站起来到门口的烤羊肉串的火炉上烤火,和那藏族大汉有一句每一句地聊天。聊聊天气和气候,聊聊琐事和生活,大汉指着不远处的雪山,瞧,昨天夜里还下雪了呢!今天一觉起来,发现山头变白了。我感到诧异,原以为这雪山是一直都有的,忙问之前没有吗。前两天没有,是昨晚的新雪。原来在高原上,七月飘雪也是平常。

当地土锅

当地土锅

    坐着等火锅的空当,餐馆的老板娘送来两个黄澄澄的花卷,一问得知这花卷就是用油菜花榨出的油做的,鲜亮无比,饭前免费赠送,就像西餐里赠送的面包一样。小马哥掰了一块花卷,伸出黝黑的手递给我,我也想也没想就接下,掰着吃了,觉得还挺好吃。火锅终于上场了,黄铜闪闪发光,中间凸起一个圆柱形,里面放着炭火用来加热,柱子旁边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块块颜色鲜红的肉片,闻起来就觉得鲜美至极。我们围坐着,双目闪闪发光,盯着这个大锅一动不动,像几头饿狼在黑暗中盯着猎物。直到锅里的汤汁咕咚咕咚地响起来,肉片的颜色从鲜红变成粉红,我们便拿起筷子争先恐后地狼吞虎咽起来。吃着吃着,小马哥突然跳了起来,小跑到门外,猛地击了个掌,连连直叫哎呦呦,哎呦呦!我不知何事,也好奇地放下筷子跟到门外,见也并无异常呀。小马哥更加兴高采烈,手舞足蹈起来,美女呀,你看看,你看看,夕阳多美!天气多好呀!真是太好啦、太好啦!我附和着说确实挺好,便走回去继续大吃大喝起来。一会儿,小马哥又跳起来,几步窜到门外,大拍手掌,我以为这次有什么事围观了,又跟出来瞅瞅,小马哥又手舞足蹈地对我说,你看看,你看看,晚霞多美,天气多好!我们幸运呐!我咽了咽一腔苦水,露出一副微笑的表情,默默回去继续吃肉,心里暗自发誓以后再也不要犯傻了。可是,几分钟之后我又食言了,还好没有人听到我在心里的誓言。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小马哥还会再次蹦到外面,再次摆出骑马舞一样的姿势,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再次手舞足蹈地表演起来,那张枣红色小脸做出如此夸张的表情以至于变了形,两对小眼睛像见了耗子的猫一样炯炯有神,整个人像暴走漫画一样出彩。我看了那对一直低头默默吃肉的情侣,发现他们嘴里的肉静止在嘴边,惊讶万分地望着门外的小马哥,又回过来与我对视。我还是没忍住自己强烈的好奇心,慢慢站起来,用眼神对他们说,我去看看什么状况。当时我就觉得步履维艰,重重危机,小马哥发现我走到他旁边时一把抓住我的胳膊,一派天真地对我说,你看!月亮多亮呀!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我们有福气啦!我看着那月亮确实挺美,却觉得天旋地转起来,眼前一片漆黑,感觉自己要被活活气晕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 21:44:16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

    饭毕,小马哥坚持要AA制,我们三个硬是不让,把钱付了,小马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笑笑。庄生找了另一家宾馆,给我发了地址,小马哥开车送我过去。找了半天,才在小镇的郊外处找到了那家所谓的铁皮宾馆,即一排排的房子都是用铁皮做的简易款。小马哥叮嘱我一定要小心,这里离山上很近,没准会有狼群下来。我有些忐忑地下了车,庄生穿着夹拖跑过来接我。进到屋里,看看还行,最起码有个卫生间。因为那边的帐篷宾馆只有一个公用的户外简易厕所。庄生又过去把刚刚的饭钱付了,回来告诉我说这边晚上有篝火晚会,等会一起去吧。我大喜,原以为会错过那边帐篷宾馆的篝火晚会,没想到这边也有。可能这里所有的宾馆都会举办篝火晚会吧,一来解闷助兴,二来吸引游客。
    之后在一次等车的过程中我在笔记本里记下这样的一段话来描述那晚的篝火晚会:

    那晚的篝火晚会更让我感到难以言状的幸福——那夜,我躺在青海湖边、山脚下的铁皮宾馆里兴奋地难以入眠,我想过无数次应该如何描述那种幸福的体验——在青藏高原上,我身边最熟识的朋友便是前一晚在青旅认识的安徽女孩,一大群陌生人,大家围在一起,中间燃起不断翻腾着的熊熊烈焰。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把手伸向对方的手,毫无芥蒂地拉起来,根据牧民的指导,手忙脚乱地跳着极不协调、没有规律的舞蹈。刚开始,我还披着那个刚买的凤凰图腾披肩,跳了一会儿便热得脱下来了。人群中突然传来一声惊叫,原来是那人不小心踩到了牛粪差点滑倒,大家都大笑起来。一个藏族小伙跳着类似骑马舞的舞蹈,那种腿脚抬起,手臂挥舞的姿势真得只有从小生长在草原、生活在马背上的人才能这样自然而然、无师自通地舞动起来。围成一圈的时候,我一边拉着一个陌生的女孩,一边拉着他。他的手那样宽大厚实,坚硬无比,掌中的茧子磨得光滑。我握着那样一个有力的陌生人的手,年轻的生命如那火焰一般在我的手中跳跃翻腾,仿佛他那奔腾不息的热血要从他的手中冒出来,向我传递,温暖着我冰凉的、没有生机的手。那一刻,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来自陌生人的温暖,一种生命重新启动的隆重的仪式感,一种全新的难以名状的幸福。在一群陌生人的包裹之中,我成了那个圆圈中的一员,我感到从未有过的放松,没有人知道我的过去和现在,也没有人在意的我将来、我的缺点和我的坏脾气。他们只是十分友善地对待一个来自远方的游客,一个不坏的年轻的姑娘,或者一个人类的成员而已。那种被接纳、被欢迎、被牵手的感觉是如此地令人满足呀。正如不远处青海湖的湖水在静静地泛着细小的波浪,山上的积雪或在夜晚凝结或悄悄地融化,草原上的青草在夜空下、在雪水的滋润中,正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茂盛生长着;吃饱喝足的牛羊在栏杆围成的圈里枕着青草和露珠安眠,还有头顶,那一轮皎洁的明月和无数繁星也在无声无息地闪烁着、灿烂着、浪漫着这人间。那种时候,仿佛天地间的万物都各得其所,各自乐活,都在愉悦地以他们最原始、最真实、最理想的状态生活着、幸福着。那就是我当时的感受啊……或许更深刻,更狡黠难以捉摸,总之那是我从未经历过的富足与幸福体验。

篝火、月亮与庄生

篝火、月亮与庄生

    曲终人散,我和庄生围着篝火取暖,和那个领舞师傅,一个带队司机聊天。他们一会儿用当地话,一会儿用别扭的普通话,也听不懂什么。不久我们回去休息,我感到有些不适,便冲了包感冒灵喝下,听说在高原生病是极其麻烦的。所以,我们都没有洗澡便睡下了。第二天还要去看日出,我却兴奋地难以入眠了。

点评

文美图也美!!!  发表于 2017-8-20 22:0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水云间

GMT+8, 2017-11-21 21:44 , Processed in 0.22782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