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云间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38|回复: 15

[原创文字] 月亮和一块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7 00:45: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车前子 于 2017-12-17 00:48 编辑

我决定把这篇写得乱七八糟的东西发到水云间来,是因为紫璇同志和我针对它产生了分歧——我,身为创作者,认为这是篇温馨有爱治愈系的童话,而紫璇同志坚持说我对治愈这俩字的理解有问题……所以我一冲动就声称要把它发水云间上,让大家都知道我是(我笔下角色的)绝世亲妈,紫璇说坐等我被打脸。
我们于是就此打赌,赌注是一杯奶茶。
我就发上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7 00:4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车前子 于 2017-12-17 01:16 编辑

《月亮和一块钱》

       一个寒冷的冬天下午。
       我出了地铁口,被迎面劈头盖脸而来的冷空气——冷雾霾一刺激,鼻子喉咙登时一阵作痒,两管鼻涕蠢蠢欲动,想起兜里没纸,我立马把它们和着PM2.5一起猛吸了回去。
       身上穿的羽绒服是五年前买的,到现在芯子已经洗得挺薄,我一边哆着腿在路上走,一边拿两只手把领口使劲攒了攒。
       这时候我听见二胡声。
       声音是前头传来的,离我十来步远。往前走,就看见个老人坐在人行道边拉二胡,头发花白,脸色黄黑,眼眶凹着,脸颊陷着,穿着灰突突一件姑且算是薄外套的东西,低头弓背瑟瑟发抖。光是看上他一眼,我就差点感同身受地再次流出鼻涕。
       他以一个环抱的姿势拉着二胡,那声音倒是不受影响,连贯稳定,我从来没上过音乐课,听不出是什么曲子,也说不上拉的好坏,但是走到他近旁时,忽地感觉心里动了动,有什么东西的影子飘过去。我站在原地愣了几秒,没想出个所以然,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正站在人行道中间挡别人的路,踩着切尔西短靴的白领噔噔噔地从我身边绕过,裹成蚕茧的眼镜男挺不耐烦地从我旁边擦过。大家都对这二胡声听若未闻,拉二胡的老人也拉得旁若无人,倒显得停下来的我像是个夹在平行世界缝里的怪胎。
       我也打算继续往前走,不过瞥见老人身前的大罐头瓶——擦得透明锃亮,里头空空荡荡——觉得还是表示一下为好。
       兜里掏了半天,终于摸出个一元硬币。我蹲下来把硬币放进罐头瓶里,钢镚撞击玻璃叮当作响,老人似乎撩起眼皮看了我一眼,继续拉他的琴。
       与此同时,他身子底下的小马扎吱呀一声,竟然从空隙里钻出只猫来。
       这是只黑猫,看样子年纪也不小,皮毛蓬乱且斑秃,极其瘦,肩胛骨嶙峋地支棱出来。这猫窜到罐头瓶前蹲下了,然后抬起结了层白翳的黄眼睛,准确地,像人一样地看了我一眼。
       我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走了。
       ……
       晚上九点多,我坐在出租屋窗前记这个月的开销。
       越记心越凉,再记几笔,后脖子开始和心一起发凉。我悻悻撂下手机,转头才发现后脖子凉主要是因为窗没关紧,遂蹩过去关窗。
      “别关。”窗外突然响起个嘶哑的声音。
       我的手机砰一声掉在地上。
      “别关,好不容易爬了十七层楼才上来。”窗外的声音继续道。
       我步手机后尘,扑通一声吓坐到地上。
       窗框在我惊恐的视线里一点点向边上挪,接着一只猫呼哧带喘地挤了进来。黑猫,黄眼睛,乱蓬蓬的毛发,瘦骨嶙峋……看起来有点熟悉。我直瞪瞪盯着它,在仿佛开了振动模式的持续哆嗦中想起来这猫好像是下午拉二胡老人身边的那只。
      “我们下午还见过一面,”黑猫略显蹒跚地跳下窗台,沙哑地咳嗽了两声,“……你倒是说话呀,傻啦?”
      “妈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妖怪啊——!!!!!!!!!”
       ……
       ……
       我这一嗓子没嚎多久,因为黑猫一直用一种看智障的目光看着我,在这种目光里,我不由自主地越嚎声音越小,最后没声了。
      “请请请问您是来干干干干什么的……?”我花了半天,艰难地说了句囫囵话,说完就感觉会这么和猫说话的自己怕是要疯。
      “问得好,长话短说,”黑猫干脆利落道,“我是来卖魔法的。”
      “啥,啥玩意儿?”
      “魔法,猫的魔法。你小时候没看过这种童话故事吗?能帮你实现心愿那种魔法,不管你的心愿有多不可思议,只要在魔法作用范围内就行。”
       我觉得好像稍微听懂了。
       但是我还有问题想问。
      “那……那请问您为啥找上我呢?”
       黑猫叹了口气,发出拉风箱一样的声音。
      “按你们的时间算,我活了十年,今天正好满十岁,猫每活一年就能得到一次施魔法的机会,今天正好得了次新的,我和我朋友,就是拉二胡那个,时间不多了,今晚就得走,自己用不上。我们合计一下,觉得今天见的人里你还算靠谱,就打算把这个魔法卖你了。”
      “……我靠谱?!”
       黑猫啧了一声。
      “我朋友说今天路过的人里,只有你多少把他拉的曲子听进去了。而且,”它又沉重地咳嗽一声,从头到脚把我打量一眼,从我脑袋顶上绽着白皮筋的黑发圈一直看到脚上的塑料拖鞋和破洞袜子。“你看上去最需要魔法——行了,明白了没?有什么心愿就快说,我赶时间。”
      “那我还有最后一件事想确定……”我嗫嚅道,“一个魔法多少钱?我这个月发钱少,还要交房租,还要给我爸妈打钱……”
      “你已经付过钱了,”黑猫说,“就是你今天下午放瓶子里那个,一块钱,记得吧?今天一天就你一个往里头搁钱。快点,赶紧说你的心愿吧。”
       我沉默了几秒钟。
      “猫大爷!”几秒钟后我呐喊道,“我想暴富!请让我暴富吧!!我,我不贪心,给我五百万就成,或者折算成三环内一室一厅精装学区房也行!!”
       黑猫顿了顿。
      “……魔法,”它片刻之后干巴巴地说,“是用来实现现实中“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的。你暴富的几率虽然就像中彩票头奖的几率一样小,但也不能说不可能。”
      “……”
      “……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啊,”我满心期待骤然落空,一下子连敬语都忘了用,“就是说你没法让我暴富了?”
      “对。”
      “……也是。”我还处在失望中,因此口不择言,“你这个魔法要是真有用的话,你那什么朋友起码现在能有件羽绒服穿,也不用大冷天上街拉二胡了。”
       黑猫盯着我的目光霎时变冷了,但它本身却好像整个缩小了一圈。我说着说着突然醒悟过来,讷讷地道了一声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黑猫没有回答。
      “是的,”当我在它的目光下再次有点想哆嗦时,它平静地,嘶哑地说,“魔法就是这么没用的东西,魔法只能实现现实中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你想要把星星和月亮摘下来,魔法可以做到。你想把世界上的植物都变成红色的,让所有人类都长尾巴,魔法可以做到。但是想暴富?想买房?与其指望魔法,不如去买一注彩票。魔法就是这么没用。如果你不想许愿,那我现在就走。如果你还想许愿,现在可以继续。”
       半分钟沉默。
      “那……”我说。
       黄眼睛直盯着我。
      “那……要不……那我还是继续……”我战战兢兢地道,“呃……必须是现实中不可能的事情是吧?那我想永生行吗?就,就像《凡X修仙传》那样。”
      “你真的想永生吗?”那双有白翳的黄眼睛盯着我的眼睛。
       我迅速回忆了一下从小到大看过的所有永生题材的小说电影。
      “……算了。”我说,突然觉得灰心丧气起来,“像我现在这样混日子的话,就算再活五百年也估计还是给人打工,何况到时候认识的人都死了也没啥意思……这样讲的话,我感觉我没啥想要的了。”
      “好。”黑猫转了个身,瓶刷子一样的尾巴抖了抖,“那我走了。”
       这就完啦?
       我不由自主地盯着它的背影。突然,一个念头像音乐一样,忽忽悠悠飘过去。
      “那个……稍等一下,”我说,“你刚刚说魔法可以摘月亮?我不想摘月亮,看一看就行……这几天一直重度污染,晚上天都是灰的。可我想看月亮。这个可以吗?能办到吗?”
       黑猫又转了过来。
      “可以。”
       我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就这个吧。”
      “你的心愿是看月亮?”它说,“不改了?确定?——好。”
       它抬起一只掉毛的前爪,打了个响指。
       猫的爪子怎么能打出响指呢?
       可我真真切切听见“叮”的一声响,清脆又带着回声。
       夜色骤然而至。
       出租屋的四壁和房顶消失了,我还是坐在地上,可仰头望去,只有浩浩一片满布云翳的浓黑夜空,夜色淹没了我和我的地板,像大海淹没礁石。
       风从四面八方吹了起来。
       这风很大,可我却不感觉冷。满天夜云在大风下一吹而散,半空赫然现出一轮孤月,银白浑圆,洞天彻地,光如冰雪,照亮了我身下的瓷砖地,照亮了远处一带茫茫的水。
       ……水?
       这里为什么有水?
       我泛出这个念头时,就见到茫茫的水面颤动起来,轻轻泛起涟漪。像是这水面其实是一把琴,像是这琴上有柔波一样的长弦。
       月亮和水发出了音乐声。
       这声音并不圆润,甚至带着撕裂感,可是平平静静,悠长悠长,像从月亮里缓缓滴落的泉水,像从泉水里隐隐望见的月亮。
       我想起这是什么水了。
       是我家乡的池塘。
       我从前的家在离这里几千公里的小城市,是一个一到夏天,荷花就开满了池塘的城市。夏天晚上的池水像月亮,映着池里的荷花和岸边的芦苇,夏天晚上的月光像清水,一滴滴沁在池塘的叶子和花上。现在那个城市里已经没有我能回去的家,那一池水也不是我所熟悉的水……唯独月亮仍旧是我所熟悉的月亮。
       两三岁躺在小床上听妈妈唱摇篮曲时,窗前的月亮就是这样的月亮。十岁时和邻居家的小朋友趁夜晚去池塘摘花时,池里的月亮就是这样的月亮。十八岁在几千公里外的城市通宵念书时,宿舍楼外的月亮就是这样的月亮。二十二岁为了留在这个城市拼命工作努力攒钱时,抬头看见雾霾后的月亮就是这样的月亮。
       这浑圆的,银白色的,唱着歌的月亮。
       我想起这是什么曲子了。
       是下午拉二胡的老人拉过的曲子啊。
       于是二胡老人的影子,在我想到他的一刹那,影影绰绰地出现在月亮里,仍然是坐着,仍然是弓着背,仍然是拉着二胡,那两根弦颤动如水波。黑猫的影子从他的脚边钻出来,举起前爪做出打响指的姿势,那只爪子对准月亮。
       叮。
       黑猫和老人的影子消失在夜空里。
       只有琴弦的虚影像涟漪一样散开。
       半空中的月亮从琴弦上滑落,像蛛丝上滑落一颗露水。
       我下意识地想去接滑落的月亮,它离我越来越近,我伸出手,它闪着光,轻轻掉在我手里——
       叮。
       我猝然睁开眼睛。
       我躺在出租屋的地板上,阳光透过窗户扎进来。窗户关得很紧,一如既往。
       没有什么黑猫,一切都和平时一模一样。
       “……我就知道是梦。”我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
       叮。
       有什么东西从我手里掉在地上,撞击瓷砖,发出轻轻一声响。
       我低头去看。
       是一枚一元硬币。
       闪着淡淡的,银白色的光。
       ……
       半小时后我恍恍惚惚地刷牙洗脸穿好衣服,下楼买早点。
       早点铺的老板十分健谈,和我熟悉起来后更是无话不说。
      “哎,”她把豆腐脑端给我,“听说了没?太平路口冻死个人,就和咱这儿隔了两条街,现在警察还没到,一堆人围着看!”
      “……啊?不会吧?”
      “什么不会!我都听说了!是一老头儿,街头卖艺的,拉二胡的吧好像,说是平时在天桥底下打地铺。昨儿晚上气温多低,露天睡可不得出事!老头儿也是,年纪大了遭不住冻,说是发现的时候怀里还抱只猫取暖呢——猫也死了,惨呐。对了,包子还要茴香馅的是吧?”
      “……”
       我捏着勺子,茫然地看着店里的白墙。
       不知道是在哪一处的虚空里,又泛起轻轻的一声响。
       叮。
       像拨动琴弦,像抛下硬币,像坠落月亮。

评分

参与人数 1文采 +15 收起 理由
minaday + 1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7 00:5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车前子同志在治愈系三个字上已经达成了共识,治愈系是指使人读了之后“平静,治愈,舒畅”的作品,我看完这篇郁闷得鼻子发酸……
不知道大家怎么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7 00:52:51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还是要给具有中国特色的毛姆一个手动赞的,鼓励你以后多发多写,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7 19:47: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紫璇 发表于 2017-12-17 00:52
另外,还是要给具有中国特色的毛姆一个手动赞的,鼓励你以后多发多写,谢谢

“中国特色的毛姆”,赞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7 23:38: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和川 于 2017-12-17 23:48 编辑

看人要从发展的眼光来嘛,车车作为一个致郁捅刀史罄竹难书,一边大言不惭地和人说:“甜里透着齁齁里透着甜”一边又写死了一车皮人的恶毒女人,这篇的确可以称得上治愈了,反正我看得时候更多是感觉感动而温暖的。
BUT! 鉴于我常年被捅然后还要听她一通见鬼的HE理论,可能在知觉上产生了某些扭曲和错位,所以严肃建议忽视我的意见,请以其他人的判断为准
(您来看看这个女人曾经的所作所为!) IMG_8873.jpg

点评

6666666666666666666  发表于 2017-12-20 19:15
哈哈哈哈哈笑死了  发表于 2017-12-17 23:4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8 12:36:3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小说!不过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治愈系。《卖火柴的小女孩》算不算治愈系呢,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8 15:37:3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我心中治愈=致郁,只有先致郁才能治愈。这篇挺治愈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8 22:0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回答第一个问题,读罢并不觉得是治愈啊。
第二个感觉,这篇小说的确很出彩,很紧凑,描写的很细致,转折的很自然。希望能看到更多作品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0 09:5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很好看,但我也觉得不是治愈诶。想法和紫璇差不多,认为治愈应该是读来感到被安抚、使人温暖的文字。这个结局有点心酸和难过。最后再分享一则我觉得是治愈的小短文~


传说世间的一切生灵皆可修炼成仙,而猫自然在其中。每修炼二十年,猫就会多长出一条尾巴,等到有九条尾巴的时候,就算功德圆满了,连天上的神仙都要敬让三分。
可是,这第九条尾巴却是极难修到的,当猫修炼到第八条尾巴时,会得到一个提示,帮助它的主人实现一个愿望,心愿完成后,会长出一条新的尾巴,但是从前的尾巴也会脱落一条,仍是八尾。这看起来是个奇怪的死循环,无论怎样都不可能修炼到九条尾巴。
有一只很虔诚的猫,已经修炼了不知道几百年,也不知道帮多少人实现了愿望,但仍然是八条尾巴,它向佛祖抱怨,这样下去如何才能修炼得道?佛祖只是笑而不答,它只得继续修炼。有一天当它在暴风雨中回到它藏身的村庄,遇到一个少年被狼群围攻,以它的造化,当然不费吹灰之力地赶走了狼群,救下了这个少年,之后发现这个少年是它第一位主人的后代。按照规矩,它需要帮少年实现一个愿望,然后脱落一条尾巴再长出一条新的尾巴,继续它的死循环。
少年当然是欣喜若狂,九尾猫的传说在当地不知流传了多少年,而自己何其有幸,竟然成为了八尾猫的主人,还有一个不论多奢侈都能够实现的愿望!八尾猫问少年的心愿是什么,他一时之间竟回答不出来,于是八尾猫变化成一只普通的猫咪,暂且跟少年回到了他家。在之后的几天里,少年小心翼翼地与八尾相处,发现它的眼神里除了看透世事的淡然以外,竟然还有些许悲哀。当他得知了死循环的秘密之后,竟然对这只神通广大的猫产生了怜悯。
终于有一天,八尾猫待得不耐烦了,便问少年到底有什么愿望。少年想了想,问,“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吗?”八尾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少年接着一字一顿地说,“那么,我的愿望就是,你能有九条尾巴。”
作者:Haochen Li


点评

分享的故事,看了一小半儿,就猜到了结尾:)  发表于 2017-12-20 11: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水云间

GMT+8, 2018-7-20 23:54 , Processed in 0.19456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