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云间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97|回复: 11

[历 史] 我家的点滴历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7 00:03: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明煌 于 2017-12-27 00:20 编辑

2017年12月26号 口述对象:父亲、母亲 地点:福建永春
起子:父亲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从小到大和他一直的话语交流并不多,基本都是交代几句要多吃,要穿暖和,工作太累的话多休息,他自己过的挺好,不用担心云云。关于家里的故事,尤其是老一辈,包括父母之间的故事自己一直了解的都是片段细节。过去几年回国都比较匆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间和机会与他们深入谈一谈过去的事情,每年回来一趟发现父母的鬓头的白发又多了一些,又苍老了一圈,希望自己也能记录下一些他们的故事,没有他们也不会有现在的我,也就在喝茶中聊一聊他们的人生。

我:你是什么时候出生的,能不能聊一下爷爷奶奶的事情
爸:我出生于1955年农历3月11日,我们颜家原来是住在社山的山里头,49年解放之后才下的山,有的住在社山,有的就搬到了一水之隔的西安村(包括你爷爷)。你爷爷是1960年走的,走的时候我才5岁,是基本没有什么关于他的记忆,也主要是听别人讲的关于他的零星故事。1950年土地改革他是贫农的身份当选了农会主席,后来在纺织厂里当染布的职工。60年大饥荒期间,你的奶奶也一直在生病,你爷爷有点担心奶奶会在他之前走的话,那么他就一个人需要带六个小孩,他觉得自己承担不起如此的压力,投水自杀了。(妈妈补充)别人说另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他被诬陷贪污了公家财物,说算账对不齐,赖上他,他以死来表明自己的清白,后来生产大队队长在文革期间明确表示你爷爷是清白的。你奶奶也很少提及你爷爷过往的事情。

至于你奶奶,她的爸爸去了马来西亚,她妈妈在永春生的她,但是没有把她带去马来西亚,而是把她送给了其他人家,自己去马来西亚和丈夫会和,在马来西亚又生了四个女孩子和两个男孩子,后来这些远方亲戚因为你奶奶的缘故,一直有给我们家一定的救济。说到南洋的亲戚,你爷爷也有一个堂叔较早去的马来西亚,说是堂叔娶亲时不知何故得罪了当地的土匪,婚后第二天就全家逃亡到马来西亚区了,改革开放后也和我们家有一定联系,70-80年代的时候,每年过年回来都会给我包个5块钱的红包。

我:那么你的兄弟姐们呢?
爸:奶奶先生了你大姑和二姑,后来生了几个男孩都夭折了,算命的说需要先领养个男孩子才可以改运,因此就领养了你大伯(49年),之后又生了你二伯(52年)、我(55年)、你叔叔(58年)。你大伯学历是小学毕业,后面当过小队的生产队队长,二伯初中毕业,练过武术,我只有小学3年级的文化,你叔叔卫校毕业,算我们这一代最高学历了。

我:你为什么就读到了3年级?
爸:我读3年级的时候,文革爆发了,老师都被抓去批斗,我也当过红小兵,但胆子比较小,没批斗过谁,只看他们抓老师,戴高帽游行。学校没老师,找过一些有一点文化知识的农民来讲课,讲抗美援朝故事等,但是断断续续基本也没再上过什么学。文革期间主要就回家在农村的小队里工作,文革后说可以算我5年级毕业,可以继续去读初中,我觉得也读不上去,加上家里负担也重也就没再读书了。

我:还记得文革其他什么事情吗?
爸:记得文革前就已经开始要在学校里,上课前喊毛主席万岁了(确定是文革前?确定是)。文革期间福州大学生下来到永春叫829,泉州大学生到永春叫泉建总,他们属于造反派,住在侨联,还有另外的对立派。发生武斗,大学生赤手空拳,对手却是拿着各种工具(锄头等),最后听说打死了一些大学生(我本身没亲自去现场看,小队里的人有去看,回来告知的)。当时公检法已经全部被砸烂,县长书记也都倒台,感觉民兵的权力比较大。

我:解放军有来维持秩序吗?
爸:基本没有,永春驻扎着两个部队359和363,但是文革的时候没怎么看到他们介入。

我:有参与游行吗?
爸:有的,隔三差五就会喊去游行,有的时候凌晨1点叫你起来游行,(能不去参加吗?)不去就是反革命。

我:参加活动管饭吗?
爸:不管的,饿的不行回来还得自己四处找吃的。对了还记得文革刚开始除了宣传毛主席,还有宣传林彪副主席,后来林彪出事叛逃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当然当时大家也都不懂为什么。

我:有没有印象深刻的身边的人被打成反革命的案子?
爸:有,邻居生根,他的爸爸叫金枝,回家的时候一直在喊毛主席万岁,他爸爸就回了一句:毛主席万岁,那你去找毛主席要饭去啊!结果就被打成现成反革命,拉出去批斗了。

我:毛主席逝世有什么感觉?
爸:没感觉,那年还去世了好几个领导,最早是周恩来总理,后来是毛主席。组织我们去人民体育场悼念。

我:有没有很多人哭天喊地?你哭了吗?
爸:有几个人哭了,但是不多,我没哭,也没有其他额外的想法。

我:能讲讲那时候的吃的吗?
爸:一天三餐都是喝粥,而且是特别特别稀的粥,基本没吃过饭,吃一点青菜(每家有分一块非常小的自留地,可以自己种点菜吃),有盐,几乎没油水。记得你叔叔考卫校前一天晚上说饿,奶奶就给弄了点饭,加点盐让吃饱一点好考试。1年能吃到3到5次肉,农民是没有肉票的,只有小队里自己养的猪宰了再去买。

我:文革后你做什么了?
爸:文革后去了专业队,归大队管,主要去上山种植一些经济作物,甘蔗、番薯等。1980年,你大伯当上了小队的生产队队长,说永安煤矿来县里招人,小队有一个名额,就照顾上我让我去了。全县一共去了60个人

我:还记得煤矿的名字吗?上井前有培训吗?在井上主要做些什么工作?
爸:记得,叫家富煤矿。到那之后理论学习了半个月,打孔、放炮、出煤、扒煤、装车等,然后就下队分配到班里。刚开始工作主要是扒煤,8小时制,三班倒,一个月轮一次。到后来做了不少打炮的工作。雷管,炸药,引线,bong。

我:收入如何?怎么计算的?每月能结余多少?
爸:是定额收入计算,首先会分级别,一级到五级,五级最高一般是生产标兵,四级一般是有较长时间工作历史,我刚去是一级,三个月左右升到三级,直到走还是一直是三级。每个小队每天的出产量,级别高的会分配较多的出产量,级别低的分配较少。一个月一般要求我要达到的配额是60吨,如果达到的话收入是45块钱。有时候难做的时候,一天只能扒一吨多点,好的时候可以三、四吨。如果没达到配额的话,工资会按比例扣减。我基本都能达到定额,一般每个月往家里寄30块钱,少的时候至少也寄20几块钱,剩下的自己生活开支。主要是吃饭,四两饭加5分钱的菜钱,舍不得吃肉,吃肉就得2-3毛。记得刚分到班上的时候,班长说要吃饱才能作诗,我听成了要吃包才能做事。当然他作为班长,级别高,工资也高一些,肉吃的比我多多了,也就吃的饱呵。

我:和妈妈是什么时候结的婚?怎么认识的?
爸:80年去的永安,年底回来结的婚,如果农历的话是80年12月27号,新历的话是81年初。放了10天的假回来结婚,你叔叔和你五舅认识,当时就牵线介绍了再一起。在矿上一般1年能回来2次。

我:矿上出过事吗?
爸:看你怎么定义出事了,大事故我在的那两年是出过两次,小事故的话基本天天有(没死人的)。去的第一年洞里塌方,死了两个人,伤了几个,第二年有人在洞口烧柴火,结果风把烟吹进去,熏死了5个人。我都在出事的洞里做过,幸运的是出那两次事故我都躲过了。第一次如果按我的角色和位置的话应该会被砸断脚,第二次事故前几个月我也在那个洞里做过,后来被调到别的洞里。

我:出事有补偿吗?
爸:没补偿,一般就是给出事的家庭提供一个职位空缺,通常给不需要下井的岗位,作为补偿。

我:那是怎样一种工作环境?
爸:暗无天日,只有自己头顶上的那小小矿灯,很潮湿,但是做的很累的时候,直接就躺在湿漉漉的煤矿堆上小憩一会,然后起来继续做。在里面空间特别小,人一直是趴着干活,根本没有足够的空间去站立。尤其是晚班最累人,从晚上11点到早上8点钟左右,往往回来洗漱下倒头就睡,中午别人会喊起来吃两口饭,然后继续睡。(爸爸因此也终生落下了风湿病和关节炎,一同去的一个邻居也是完全一样的症状)
讲到这里,我给爸爸播放了讲述农民工诗人故事的电影-《我的诗歌》,里面有一个打炮工和挖煤工,有拍摄他们的工作环境,爸爸看了说大部分东西是一样的,很熟悉的感觉,不过设备和条件感觉比他们当时先进多了,比如升降机、地底下的操作空间、灯光、传送带等。

我:在那做了多久,后来为什么走了?
爸:签了2年的合同工,做了2年多一点就回老家了,一个是看到被抬出来的工友,心里后怕,另外家里也落实了年产承包责任制的田地,回家有田种不会没事情做,你哥哥也在81年出生,也就在82年回了老家。有的老工友有做到85,86年才回来的。

未完待续。。



点评

很珍贵的记录。我以前多次计划做长辈访谈,惜未行动  发表于 2017-12-28 22:10
发表于 2017-12-27 10:3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明煌这个帖子原发在沧浪亭,我给移到了松涛书院。明煌做的这件事很有意义,其实我们每个人都该听父辈讲述一下他们走过的人生之路,他们所经历过的悲欢离合,并记录下来。

点评

赞同  发表于 2017-12-27 12:4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7 17: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我爸也有过很多次这样的交流,只是他更话多和主动一点,所以会跟我说很多。我和我爸表示可以一起写个以这些为蓝本的小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7 17:54:54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年12月27号 下午2点-5点 地点:永春
也是这么久第一次去深入和父亲进行这么多的交谈,虽然很多事情年代久远,记忆已经模糊,但是我仍然希望能够记录多少点滴就是多少,能多追问了解更多的细节就不断追问。昨夜写完已到午夜,夜里神奇了梦到不少对话的事情,还有自己的小时候。今日午饭后,又泡起一壶茶,继续昨日的对话。和爸爸对话之后,二姑和二姑父来家里到访,二姑比爸爸大10岁,对爷爷奶奶的故事了解更多一些,我也就抓住机会向她又多问了一些爷爷奶奶的故事(有部分信息与我昨日得到的可能有所出入,二姑提供的信息准确度应该更高些)。这一部分和昨天的讲话是补充,我就放在此文的前半部分。

我:二姑你正好来了,昨天和今天我跟我爸讲了2个多小时,想多了解一些家族里的事情,不管对自己还是后代,好多信息我觉得很重要,希望记录留下一个记录。你比我爸大不少,爷爷奶奶的事情你应该知道更多,能否给我详细谈谈?

二姑:你爷爷奶奶,我们家族都是苦命的历史。你太公在你爷爷3岁的时候就去世了,你太奶奶一直有哮喘,你爷爷靠四处乞讨给家里维持一点点生计,甚至被邻居讥笑为乞丐仔,7岁开始就开始给邻里做苦力。你太奶奶在你爷爷20岁的时候就离世了。你奶奶和你爷爷是1940年结婚的,当年你爷爷21岁,你奶奶19岁。

由于我们贫农的身份,加上你爷爷干活卖力,邻里关系也好,解放后就当了社山的第一任农会会长,以此同时他找了他三叔家儿子当学徒学染布。除了染布手艺活外,三叔家儿子是老师,同时也是当时社山小学的校长,爷爷学的很好,染布技术邻里都很佩服,染的布从来不褪色。不过你爷爷因为他染布师傅的事情丢掉了农会主席一职,师傅在土改的时候被人举报作风不良,耍流氓(子虚乌有的),土改的时候被劳教,流放到苏北。师母一个人带着4个女儿(3个亲生的,1个养女),在永春没法立足,就想回娘家泉州。但是当时要去其他地方需要路条,你爷爷看他们母女可怜就给开了路条,结果因为这个是农会主席的职位被拿掉了。

你爷爷身体一直非常好,56年公私合并经营之前一直自己做染布生意,56年合并之后就开始在五厝桥纺织厂工作,当时作为组长经常揽下很多活,做事一把好手。听到你爷爷去世的消息,厂里的好多领导来家里直接坐在那都哭了好久。至于你爷爷跳水自杀的原因,纯粹就是因为奶奶和家里的压力,没有其他缘由。三年大饥荒,你奶奶干活太拼命,想方设法想给家里多弄点吃的,甚至在房子的墙角处偷偷种菜,后来累倒了,就剩下一口气了,爷爷怕自己一个人带不过来6个小孩。某一天出头到埔头的静子潭投水自杀,找了一天没找到人,第二天浮起来了才看到。你爷爷走时,很多人都来我们家抹泪,爷爷属于一个全身心为人民服务的人,会些医术,人家有需要的时候都随叫随到。

我们家族好几次都在关键的时刻有贵人帮助渡过难关。你爷爷在死前一直四处奔走,四处想要联系南洋的亲戚,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没能拿到正确的通讯地址,你奶奶命悬一线的时候,别人才提供了正确的地址给我们家,才联系上了在马来西亚的张叔(爷爷边的亲戚),给你奶奶寄了一盒V12,还有一喝肝膏,V12注射进去之后,你奶奶的命被拉回来了。后来张叔还有外太爷也持续的给我们家寄面粉、衣服、油等,大队里有补贴的时候也会照顾到我们,总算是渡过了最艰难的时候。你爷爷走之后,你奶奶平时在外人面前还是一样,但是一到晚上回家经常就自己在那哭,我们全家六个小孩也一起哭。

你奶奶也是个苦命的人,你外太公去的马来西亚,你外太奶在永春怀着你奶奶,但是你外太公家里人对你外太奶很苛刻,基本不给吃喝,关在小屋,你奶奶要出生的时候,还是邻居给的一把剪刀,自己在家里接的生。你奶奶出生后仍然继续被虐待,最后邻居实在看不过去,在你奶奶出生19天的时候,偷偷把门打开,让你外太奶带着你奶奶逃跑了。逃到德峰的时候,你奶奶拖给别人领养了,你外太奶最后自己逃到祜山跟了一个男的,那个男的后来去的马来西亚。你外太公在马来西亚有10个兄弟姐们,其中你奶奶的三叔生意做的比较好,门路也多,在马来西亚得知外太奶到了马来,就告知了外太公。外太公就在马来打官司,最后把外太奶争回来了,外太奶在马来又生了4个女儿,2个男孩,这些人有几个后面给了我们家挺大的支持。我和你大姑读书,还有你叔叔他们读书都得到张叔和奶奶亲戚的不少支持。

1987年的时候,你奶奶的南洋亲戚出钱让你奶奶去新加坡住了三个月,和她的弟弟,那三个月应该是你奶奶一辈子唯一享受到了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回来2年不到的时候,去万春寨烧香,在回来的路上就中风走不动了。你奶奶的生日是3月19号,在要满70周岁那年的3月初一去世的。

以下是和我爸爸之间下午的谈话。

我:昨天只简略了谈了你与妈妈的婚姻,能否详细介绍下你们的感情史?
爸:(憨笑)结婚之前和你妈妈已经认识3年多了,我比较老实你妈妈常往我们家跑,就一起出去走路散步。偶尔也带她去过电影院看电影,五里街电影院,化肥厂电影院都去过,主要放的是革命战争片,当时电影票一张2-3毛钱。后来我去永安煤矿,双方主要是通过写信联系,一般一个月会写2-3封信,邮费1毛钱,信通常3天左右可以送达,信的内容主要就讲讲我在矿上的工作和生活。你外公外婆也比较早就不在了,你妈和五舅一起务农,80年底就说好回来结婚了。

我:有没有提亲,有没有什么仪式?
爸:没有,当时你大舅不大赞同我们在一起,觉得我们家太穷了。我就给了你妈妈450元的礼金,让她拿给你大舅,然后她就一个人嫁过来了,也没有任何的随礼。一共就请了2,3桌的客,主要是我们这边的亲戚,还有几个煤矿上的工友,在五里街电影院拍了结婚证件照。当时有收了几个红包,一个红包一般2块钱。

我:哥出生的时候你是怎么得到消息的?激动不?
爸:我当时在永安,你奶奶让人写信告知我的消息,3天左右得到的消息,挺激动了,就立马和小队请了一个月的探亲假(1年有一个月,45元的工资照付)回家。

我:能否描述下从矿上离开的场景,是否有欢送会之类的?
爸:我是82年5月左右离开的永安煤矿,一起回来的有十几个工友,当时对上举行了欢送会,工区主任也来了,对我们进行了挽留,也问我们是否有什么需求,最后每个人给了一个牙缸,还有7块5。队里派车拉着我们的行李送到了永安县城,自己购买了5元的车票就回到永春了。

我:回来之后主要做什么,家里分了多少地?
爸:回来刚开始主要就是务农,家里根据人口(只要出生的即可算),每个人有2分3的地。但是地还是太少了,主要就够自给自足,基本没有结余可以去市场上售卖,因此就想看看是否有其他的副业可以做。你叔叔卫校毕业后分配到了隔壁安溪县的湖头医院,建议我去安溪买辆自行车做载客的生意(永春当时没有)。去那花了170元买了一辆金凤牌自行车,找洁英借了40元,找彬耀借了30元。这样就开始了将近了6年的载客生涯。

我:载客一般怎么收费的,遇到过什么事情吗?
爸:一般1毛5到3毛不等的收费,如果在五里街附件的一般收1毛5,到城关或者埔头收2毛,更远的收3毛,一般一个月能赚个几十块钱。当时车质量不是很好,还挺经常需要修的。另外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有次载客去埔头,是个50-60岁左右的老人,和一辆大车交错的时候,客人不知怎的掉下车,掉到田里去了。起来之后仍然把她载到家里,到家门口后就和我说全身到处不舒服,想让我进行赔偿的意思。我说今天才刚出门,都还没赚到钱,钱没有,不行我就把身上的毛衣给你吧。就把价值几十块的身上毛衣脱下来给了对方,然后才让走了。后来有让我去取衣服回来,你妈妈阻止了我,怕去了又被纠缠上,也就没去拿了。

我:我是大概什么时辰出生的,你有在医院吗?
爸:你大概是凌晨6点多出生的,在卫生院出生的,当时你哥哥才4岁我在家带你哥哥,你奶奶带着你妈妈去的医院,出生当天就回家了。本来我们是农村,都有准生证的,但是大队里说因为两个都是男孩,就来要了50元的罚款,其实这是不应该收的。请客,喜糖,满月酒什么的那时候都是没有的,太穷了呵。

我:88年之后呢?开始从事芦柑相关的工作?
爸:恩,是因为你二姑的原因开始做芦柑的工作的。你二姑父刚开始被分配到安溪的林场种树,后来和二姑一起调回来永春的大贤寺柑桔场。一开始是想要邀请我入股一起去做,但是我因为给不起本钱,就在她的农场以务工的身份做了5年到93年。平均1年下来好的时候可以赚个2000多,差的时候一般也有1000多,基本什么工作都做,喷药、除草、施肥、嫁接、采摘等。93年开始承包柑橘园自己做,承包期限5年左右。一开始4亩1分地,柑橘280几棵。到后来98年做到最多800棵左右。一般有大小年,比如刚开始1,2年就小年,基本就是亏损的,后面稍微赚的多一点。

我:承包期间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的时候?
爸:要说困难时候的话,主要就是2次喷农药导致的农药中毒,当场上吐下泻,整个人要晕倒。去医院找你叔叔,吊吊瓶,然后再继续回去工作。当然还有就是价格的问题,往往大年的时候,大家也一起丰收价格就比较便宜,小年的时候虽然价格好但是产出不多。

我:后来为什么不再承包柑橘园做了?
爸:因为你啊。由于承包工作,为了省成本,除了采摘的时候请人外,基本其他工作都是我和你妈妈在做。采摘往往好几个月,当时只能把你送到你叔叔家去,让他们帮忙带。后来因为你那次烫伤事件(我小学毕业的那年暑假,在邻居家里玩小霸王游戏机,有个小朋友不小心碰到身后的热水瓶,热水直接浇到了我身上,左胳膊大面积烫伤),我和你妈妈商量了下还是不要再承包了,让她回家带你,我出外还是做务工就好。99年开始,你妈妈在家里务农,我就去县各处的柑橘场做工,主要是嫁接、剪枝的工作,一开始一天25块钱,到后面做到2006年左右涨到了60块一天。后来07/08年开始黄龙病(永春芦柑遭遇的最严重的病害,导致很多芦柑树死亡),活就越来越少了。2007年到现在基本就很少出外工作了,你妈妈那时候就出去给了当了几年的保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7 18: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mark一下  回头细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7 18:53:49 | 显示全部楼层
WechatIMG23_meitu_2.jpg WechatIMG21_meitu_1.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7 18:54:40 | 显示全部楼层
WechatIMG26_meitu_3.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9 15:33:27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去给奶奶扫墓了,上大学了之后就没再去给奶奶扫墓。爷爷由于去世过早,当时小孩们都小,后来找不到墓地了,说有可能被覆盖掉了。青山相伴,希望她泉下过的安详。
WechatIMG3_meitu_2.jpg
WechatIMG4_meitu_1.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3 23:03:45 | 显示全部楼层
口述家史,太棒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4 12:5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一次等公交时,用手机看完了明煌记录的这篇口述家史。明煌的父辈,介于我的父辈和我这一代之间,因此,说起过去,也有很多共同的记忆。我看了以后,印象最深的是这句,“60年大饥荒期间,你的奶奶也一直在生病,你爷爷有点担心奶奶会在他之前走的话,那么他就一个人需要带六个小孩,他觉得自己承担不起如此的压力,投水自杀了”,身为一个父亲,得绝望痛苦到何种程度,方能忍心扔下那么多子女,一死了之,真令人不胜唏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水云间

GMT+8, 2018-4-23 09:44 , Processed in 0.225478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