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云间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5|回复: 12

[原创文字] 永生之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1 03:3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被网捞出海面的那一刻,或者在上捞的过程中,那条带鱼已经死了。现在它正瞪着圆溜溜的眼睛,不甘的从超市的冰柜里,隔着厚实的透明塑料袋,静静凝望着我。我并不理解这凝望有什么意义,只是最终我把它那僵硬成棍的尸身带回了家。

我一向对黏糊滑腻的生肉感到畏惧。不论是鲜红的,还是雪白的,纹理之间青色的血管仿佛还在流动着腥黏的血液,肉块仿佛在跳动着,这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自己也是由一块块黏糊滑腻的肉块所构成,从本质上我们和砧板上的肉并没有多大区别。

我害怕触碰生肉。

在生物科普片中,我们得知,人的尸体,若像宰杀的生物一般解剖,破开皮肤的第一层,脂肪是像鸡油般腥腻的黄色物质;接下来的是肌肉、筋膜,和我们最爱的牛腱子肉别无二致;骨头由钙和磷组成,我们的和锅里喷香的羊拐棒并没有本质区别;最特殊的应该只有大脑,人脑占头部比例非常大,但和火锅桌上的脑花外形上也没什么差距。

吃是享受的,通过吃得以生存,获得安全感。这并不会让人有什么顾虑,除非吃生食,餐桌上根本没有食物维持本来的样貌。而烹饪是血腥的,否则你所面对的,永远是生物的尸体或者被肢解的某一部分尸体。

套上厚实橡胶手套,开始处理眼前解冻了的带鱼的尸身。看身样大小,这应该是一条约两周岁的带鱼。它那眼睛瞳孔扩散,显得格外的大,但却并没有什么神采;尖利的嘴也微张着,露出其中细密的小牙。不管生前是多么的凶猛,它再也不能像啃毛虾和乌贼那般啃眼前的死敌。而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那锋利的剪刀,一刀剪下它的头。

没了脑袋,它再也不是那条神采奕奕的带鱼了。因水压而破碎的肠子呈现一种异样温柔的暖橙色,流露在外。一剪刀剖开腹腔,连同深色的腹膜,将那些暖色的东西一并去除。用水冲洗干净,现在腹腔内只剩下雪白细腻的鱼肉和泛着银光略微扎人的细小鱼骨。曾经正是这些游离的鱼骨,支撑着没有鳍的身躯在深海中摆动。而在那之后,它只能成为餐桌上人类品尝鱼肉的阻碍,顶多扎入食用者的喉咙中,做最后的一次复仇。

我静静的看着面前带鱼的尸身,它正散发着腥臭味。这是一具体型匀称的尸骸,线条流畅,肉质肥厚,尾部甚至还有被其他鱼啃咬出的一个小缺口,可见生前它是多么敏捷凶暴。而现在它已身首异处,被开膛破肚,一双手紧握着它滑溜的身躯,它身上的银粉正在被一把带凹槽的锋利剪刀逆向细细刮除。那些由鳞片退化而来的银粉,曾支持着这细长的身躯,隔绝水的阻碍,在深海中尽情的游走。但作为腥气的来源之一,在餐桌上它必须被从这具身躯上彻底的剥除。

现在它再也不是那条带鱼了,一点也看不出它生前的样貌。在剪刀的努力下,它终于变成了一条白皙细腻的鱼肉带,在灯光的照耀下反射出绵软的可爱光芒。随即它又被分成一段一段,在晶莹的盐粒与辛香的花椒粉的陪伴下度过一个难忘的夜,风干了绝大部分水分,滑入滚烫的油锅,滋啦啦的冒出细密的泡泡,最终金黄焦脆的盛到盘里,或是与糖醋料一起舞蹈,谱写出一曲华丽的蛋白质之歌。

这条带鱼的使命终于走到了尽头。我们的故事从超市中那深情的一眼开始,到它一口一口被我吞食下肚,而这故事并没有结束。鱼肉中的蛋白质终将被我的肠道吸收,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成为我的一部分。这条鱼的生命与我融为一体,它将随我四处行走,去见识那未曾知晓的广阔的陆上世界。

而后呢?我也将衰老,皮肤上到处都是皱纹和斑痕。我不知道自己将会怎样死去,但我知道,也很期望,被白布包裹深深埋葬,而不是被一把火烧为灰烬。在土中虫蚁会将我啃食,就如同我当初啃食那条带鱼一样。我的生命,同那条带鱼,甚至那条带鱼吞食的鱼虾一起,一同转入新的世界循环之中。

不吃东西,缺乏能量的汲取,会饿死;吃东西,就是从其他生物的死亡身上获得能量。胃永远是填不满的,因为它是一条神奇的通道,一边连通着死亡,一边又连通着机体生的力量。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 03:55:36 | 显示全部楼层
害怕碰生肉可不等于不做肉吃,那不还有手套呢么~
好肉食,不亦说乎,我家烧菜,食之有九必有肉,吃火锅九成都是肉。每逢肉食,风卷残云,一口不剩,此乃吾家风格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 10:4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连发几篇食物之作,想来最近应当是醉心于下厨咯。

点评

是的:)吃乃一大乐事  发表于 2018-1-12 12:5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 23:5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同感。我对鱼是越来越难以下手了。元旦的时候做了一条鳜鱼,精神心理受到极大煎熬……特别是那鱼下了锅还在蹦的时候。

点评

把鱼背上的那根神经挑断鱼就不会蹦了(虽然这么一本正经的说,但是我也好害怕刮鱼啊:(还是巴沙鱼柳最适合做了吃)  发表于 2018-1-12 12:5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2:59:48 | 显示全部楼层
突然想起小时候一件乐事:

表弟比我小四岁,大概是他四五岁的时候,来我家玩。我母亲做了一大盘油爆大虾,大家都吃的津津有味,唯独我表弟不动手。

“姑姑,我怕,那个虾在瞪我,我不敢吃!”我们试图说服他,然而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我倒是暗自窃喜,这样就没有人跟我抢超好吃的大虾了。

这种状况持续了小半年,直到有一回,我母亲提前把虾头去掉,剥好几个虾仁放到表弟碗里。表弟犹犹豫豫的吃了。自那以后,他再也不管虾是不是在瞪他了,只要大虾一上桌,他就开始跟我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 13: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人能唤起对那些供养自己能量的生命的感恩之心,还是很难得的,实际上能意识到已经是少数人了。

点评

还是要对所有的生命,都心怀感激  发表于 4 小时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感。完全不能处理有完整形体、特别是带头的生物,比如整鸡整鱼这种(煲鸡汤只用鸡腿的我……)。吃饭时,对着鸡头鱼头也难以下箸。

点评

我尤其害怕这些。。。根本没法下嘴  发表于 4 小时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很棒,深刻有力。也许我们只需要写好一条待宰的鱼,就可以理解人类的处境。
楚月最早在水云间发的那几篇帖子,印象中像一些浅显的言情小说。没想到只是一两年,就变得又深透又凝重了。不知道作者自己有没有意识到这种变化。

点评

我到还真没有注意到这种变化,感觉自己还是在进一步摸索中  发表于 4 小时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水云间

GMT+8, 2018-1-22 06:04 , Processed in 0.174892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