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云间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沉默的邦兄

[思 想] 困惑:如何看待自我与宏大社会存在的关系?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0 22:33:44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水 发表于 2018-9-21 09:13
我说的这个角度,脑力限度不是问题,证据也不是问题。比如,还拿希特勒举例,假设1900年,某位犹太老人从 ...

经过前段时间的探讨和思考,感觉可以正面回答您的问题了。
构成因果关系,要求A事件是B事件发生的充分条件,仅是必要条件并不足够,否则地球和空气的存在都是希特勒生存的条件,但我们不能说空气是犹太人被屠杀的原因。
其次,两事件构成因果关系,需具有强相关性,老人救少年希特勒,和希特勒成为战争狂人并屠杀犹太人之间,并没有可见的相关性。
所以,此二事件不构成因果关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0 22: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最初发这个贴时困惑的问题,现在我也有了一些新的思考,或曰某种程度上的解答。
当我提问时,担心的是自己所相信的,关于世界和社会运行规律的理论,不够「正确」。如果它有瑕疵怎么办?如果它被人质疑怎么办?如果它最终被证明是错的怎么办?
答案是,不怎么办。一个科学的理论,一定
建立在严密的逻辑和对事实的尊重之上,而它承认自己的不完备性,也承认新出现的客观现象可能打破既有的经验,将整个体系推翻(并催生新的体系)。科学不只是一些高大上的现成理论,它们的源头是一套强调不断实践、反思、调整,不断符合客观,与时俱进的方法论,是开放的胸怀和敢于认错的精神。如果有人提出比我某一时刻所相信的,更逻辑严密和符合客观的理论,那么我会开心地抛弃前者,拥入后者的怀抱。
我曾更深地询问自己,为什么一定想拥有「正确」的理论去相信。回答,因为想对社会(他人)负责,想创造正向的价值。可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这“他人”是谁,“价值”又该由谁来定义?…… 然后我就陷入了抑郁。
直到听闻“课题分离”理论,才恍然大悟:我对于世界和他人的构想,终究来自自己的理解,他人「真正」怎么想的,「真正」需要什么,必须承认,我永远无法确信。而我所做的一切,本质上也不是为他人而做,反倒是为满足自己的愿望,即责任感——我想让我觉得我是一个好人、一个负责任的人。
明白这一点,问题就变得可解了。我不再需要进行“上帝的计算”。现在我只要询问自己的感受,做到无愧于心即可。世上芸芸众生,说到底,只需对自己负责,也只能对自己负责。
而这就足够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1 13:2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沉默的邦兄 发表于 2019-5-20 22:33
经过前段时间的探讨和思考,感觉可以正面回答您的问题了。
构成因果关系,要求A事件是B事件发生的充分条 ...

充分条件这个,也是我的看法,所以我赞同。但你又另起炉灶推出了个“其次”,提出了“强相关性”,那么问题就来了,什么叫相关性?如何判断两者有“相关性”?又如何判断是“强相关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1 13:3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沉默的邦兄 发表于 2019-5-20 22:37
关于最初发这个贴时困惑的问题,现在我也有了一些新的思考,或曰某种程度上的解答。
当我提问时,担心的是 ...

把课题分离这一命题用在这里,确实很有意思,也别开生面,但我必须同时得说,你的论说方向,似乎很危险,希特勒迫害犹太人时可能也是“无愧于心”的,各邪教组织的创教者,也可能自认为是高尚的,自我合理化,这几乎是大多数人的心理本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1 21:38:09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水 发表于 2019-5-21 13:24
充分条件这个,也是我的看法,所以我赞同。但你又另起炉灶推出了个“其次”,提出了“强相关性”,那么问 ...

谢谢孙老师提醒,我仔细想了下,相关性一般来说是个统计概念,具有一定数量的两组样本之间,才能说是否具有相关性。比如说统计五千个抽烟的人和五千个不抽烟的人(控制其他变量),看肺癌患病率。
咱们这次讨论,假设的是单个事件,相关性很难证实,除非穿越到一万个平行宇宙里看五千个希特勒被救和五千个希特勒没被救的宇宙,哪组里面犹太人被屠杀的比例更高——当然这只是幻想。
所以我提出相关性确实是给自己挖坑了,除非有其他方式能绕过统计论证相关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1 21:39:19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水 发表于 2019-5-21 13:32
把课题分离这一命题用在这里,确实很有意思,也别开生面,但我必须同时得说,你的论说方向,似乎很危险, ...

对,这是很重要的一点。我想邪教头子和独裁者的问题,不在于做事无愧于心,而是他们对自己持有的观念绝不怀疑,认为自己掌握了绝对真理,代表着天神/人类/历史宿命的意志。
所以我在谈课题分离之前,先讲了科学精神。一个人只有保持对事实、他者和未知的敬畏时,才能以不伤害他人的方式对自己负责。


想起一个题外话,就是我经常觉得,求真和求权之间往往是一种矛盾的关系。掌权者必须发出断言,并要求他的追随者确认不疑。承认“我可能是错的”似乎更难形成强大的政治影响力。不知道您是否也有类似的想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2 16: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沉默的邦兄 发表于 2019-5-21 21:38
谢谢孙老师提醒,我仔细想了下,相关性一般来说是个统计概念,具有一定数量的两组样本之间,才能说是否具 ...

是的,你提出“相关性”,的确是给自己挖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水云间

GMT+8, 2019-8-17 19:11 , Processed in 0.143262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