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云间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5|回复: 6

[原创文字] 多动症患者:YOU HAVE TO DEPART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5-17 10:45: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盖楼,在此留下这次云南、西藏之行的足迹。一直觉得,记录不仅仅是活过的凭证,而是对自身经历的升华。如果看过、经历过、赞叹过,就让它们随风飘散了的话,那么这不仅是对这些美丽事物的亵渎,也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所以我更愿把这些风景,与诸位共享。
 楼主| 发表于 2021-5-17 10:4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烛影摇红 于 2021-5-17 11:19 编辑

1.jpg
神山冈仁波齐镇楼

我有时梦见马里奥·圣地亚哥
骑着他的黑摩托来找我。
我们把城市抛在身后,一路上
光亮逐渐消失
《驴》波拉尼奥,选自《浪漫主义狗》



最近大概患上了多动症,虽然自从对多动症这个名词有了概念以来,我一直觉得自己嫌疑很大。小时候是肢体上的好动,长大后日趋深谙言多必失的真相,遵守沉默是金的信条,肢体上的多动症变成心理多动症。简而言之,就是内心永远在找寻,永远觉得自己不合时宜,永远不满足现状,内心永远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you have to depart。


Nomadland剧照

大概是一年前(我记不清了,最近记忆很不好),我当时在刷牙还是她在刷牙,总之我们必有一个人在刷牙。我看着她说,我必须要出去了,去哪里?去漫游,你知道唐朝人的漫游吗?长年累月在路上,在山林里读书,或者在进京赶考的路上,一走就是好几年,对就是那种读书和漫游。

8.jpg
去德钦的路上,maybe金沙江或她的支流

我厌倦了这里的生活。那你去哪里呢?我不知道,或许沿着长江一路逆流而上吧。总之,我想遍访名山大川,和植物和绿色打交道,我厌倦了住在水泥制造的鞋盒子里,厌倦了每天漫长的人造移动监狱——汽车或地铁的通勤,厌倦了每天准时机械地做一件事的生活,也厌倦了身边一成不变的面孔。我不记得她当时的表情,只是笑笑吧,诗人要出去放风了。

马里奥·圣地亚哥对我说
车是偷来的,最近偷的摩托
为了去北方贫困地区
旅行,朝着德克萨斯方向,
寻找一个无法命名
无法归类的梦,我们青春的梦
即我们一切梦中
最勇敢的梦。
《驴》波拉尼奥,选自《浪漫主义狗》



44.jpg
去阿里的路上,玛旁雍错边上的海鸥

时间马不停蹄地走啊走,转眼是一个月之前了。一切安定之后,我心想终于可以实施计划。我也懒得做什么攻略,只是想出发,沿长江逆流而上变成了顺流而下,从云南开始,最近云南风景比较好。不对,我不想去城市,只想去比较野的地方,去雨崩徒步吧,很好。然后贵州?重庆?湖北?江西?No,不够野。放下长江的执念吧,不如去念青唐古拉山访问长江源?随便吧,从云南转四川入藏好了。

这样我
怎能拒绝坐上飞速黑摩托
向北方,爆裂在当年那些墨西哥圣徒
墨西哥乞丐诗人
特皮托或格雷罗区
沉默寡言的蚂蟥
走遍的路上,所有人一条路
在那里时光混合混淆:
词语的和物理的时光,昨日和失语。
《驴》波拉尼奥,选自《浪漫主义狗》



31.jpg
雅鲁藏布江源头的沙漠

于是买了四月九号的机票,从北京飞往昆明,没有做任何攻略,没有订任何住宿,任何其他车票,任何路线,我只知道我这趟行程又长又累,环境恶劣,条件艰苦。我的身体啊,需要行走,需要磨练,需要被放逐到各种境地、在不同环境下体味自然。我带了双层冲锋衣、两件羽绒服、两件徒步裤、几件速干短袖、一双高帮徒步鞋、一双运动鞋、内衣若干、袜子十双(是的,我怕自己每天被臭袜子熏倒)、全面防晒遮阳帽(其可爱程度在后文的图片中可见,人见人称日本鬼子)等。后来事实证明,我的装备是科学的,因为之后我不得不将所有的外套都穿在身上防止挂掉。

48.jpg
这顶帽子,和这个姿势绝配

我的旅行从四月九号持续到五月四号,从北京到昆明,大理,丽江,德钦,雨崩徒步。在雨崩偶遇一大叔,搭他的车从飞来寺入藏(所以放弃了去峨眉山的计划),经芒康、波密、林芝到拉萨。在拉萨休整后走了阿里南线,经羊湖、卡若拉冰川、日喀则、萨嘎、冈仁波齐、塔尔钦、札达土林、古格王朝、珠峰,后回到拉萨,从拉萨飞合肥。

一路上遇到的人、看到的风景,值得我用文字一点一点将其反刍,一遍一遍用心怀念,这是我称为成长的方式。(最近年龄焦虑,生怕自己浪费的粮食和空气越来越多,身体逐渐老化,思想和阅历却越发贫瘠)。

2.jpg
昆明石林公园

我承认我是身心俱疲回来的,去阿里的路上高反严重,感冒发烧咳嗽,一晚吐了五六次,担心自己得了肺炎或肺水肿,担心自己撑不过去如果不及时撤离会挂掉。我的心情,就好比《阿尔特米奥·克罗斯之死》里的主人公,在弥留之际不停地回忆,不停地犯着魔怔,不停地反省与忏悔。想想我爱过的又不得不放手的人,想想我还没来得及报答的父母,想想我从小到大的朋友,新遇到的人。是的,现在想想只觉得很搞笑,还好没有连遗书都起草完毕。

47.jpg
在大街上抱着氧气袋,像抱个娃娃

之前我看电影《冈仁波齐》的时候,没有太大的感触。因为2016年我也曾徒步西班牙圣地亚哥朝圣之路,也看了一部名为《朝圣之路》的电影。儿子在朝圣之路穿越比利牛斯山脉时,遭遇雪崩而亡。忙于生意的美国精英老父亲一直理解儿子四处旅行的爱好,这下可好,把命也搭进去了。

老父亲带着悲伤和不解来到欧洲接收儿子遗体,却突发奇想为他走完圣地亚哥之路。于是一段试图去寻找和解读死去儿子的旅程开始了,其原型来自伟大的荷马史诗《奥德修纪》,其现代版故事则是那部令人不明觉厉的意识流小说《尤利西斯》。总之,老父亲在历经平时不会经历的磨难之后,一路风尘仆仆抵达圣地亚哥大教堂,当他把儿子的骨灰洒在大西洋里的时候,他心中的那个结似乎也随风而逝了。

《朝圣之路》剧照

所以在看《冈仁波齐》的时候,只觉得似曾相识。作为一名没有宗教信仰的游人,除了惊叹信仰的力量,惊叹匍匐朝拜的艰辛,惊叹西藏让人敬畏的自然景观以外,我的触觉被电脑屏幕挡在外面。

但是这次西藏之行,让我对此有了更深的感触,可能是因为见识了他们匍匐朝拜姿势下磨损的衣衫和肮脏不堪;可能是自己在一个星期没有洗澡没有洗头发身体要馊掉的时候,更能理解对物质放下的不易与把自己驱逐荒野的恐惧;也可能是经历了与十米之外的野狼对视,其目光的野性足够震慑住我已经文明化的心;或者藏族大哥在五千米的海拔下仍要三次爬到经幡杆的最高处,为了给家人祈福时体现内心足够的虔诚。

又或者是听闻了,一个人一只狗从拉萨到冈仁波齐花了三年的时间匍匐朝圣,他先把小推车和狗推到前面不远处,再折回原点叩拜行进,以此反复,一趟其实走了三趟,就这样风餐露宿直到三年后他终于在冈仁波齐的山边转了两圈,完成自己的夙愿。

微信图片_20210514111544.jpg
在大昭寺旁膜拜的藏族妇人

而我呢?一个试图在所谓文明世界中努力挣扎的人,一个在追求物质和精神之间寻找平衡的人,一个在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两个极端来回踱步的人,一个从没有涉身险地也从没有忍饥挨饿的人,一个一直声称坚强勇敢却其实从未逃离庇护的人,一个不知道山有多高地有多厚自己有几斤几两的人,一个没有所谓坚定的信念也没有所谓人道主义精神的人,一个不知道自己活着是否配得上继续浪费资源的人。

我什么也感受不到,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什么也无法知道。

40.jpg
我无法忘记那只野狼的眼神


上学的时候,我整日心惊胆战是否能够按时完成作业,是否能在大大小小数不尽望不尽的考试中,都能取得让父母老师满意的成绩,是否能考上还不错的大学,找到还理想的工作。工作的时候,我总是被大大小小琐碎却毫无意义的事情搞得头大,生怕与同事领导的关系处理不恰,生怕自己的工资可怜得交不起房租,生怕自己的薪酬在同龄人在同学之间落后而被嘲笑。后来决定要考研,我就每日按部就班一心一意地学习,也终日设想如果考不上,未来何去何从,迷茫与不安在每日的辗转反侧中随黑眼圈和法令纹逐渐加深。

9.jpg
这是金沙江在变成长江之前的模样


与此同时,当我翻看之前残留的物件和书信时,我发现我从小到大一直因处理不好关系而懊恼,一直因破碎的友情和爱情而郁郁寡欢,一直为臆想的愁苦和看得见的物哀而悲观到难以自拔。我在父母满意、前辈夸赞、同辈羡慕、后辈仰慕的目光下,就像一只披着华丽外衣的臭虫,一个外面穿着亮片短裙里面穿着松垮内衣的舞女。这种反差让我觉得自己是最虚伪最可怜的人。

我对自己,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

There is nothing to express
noting with which to express
nothing from which to express
no power to express
no desire to express
together with the obligation to express
《等待戈多》贝克特


5.jpg
昆明,滇池边—现代文明垃圾

但现在我发觉自己的变化,当我能够风轻云淡地让已逝的事物逝去,让现在的事物各得其所,让该来的事物安心地到来。一切都好比澜沧江里水葬的尸体安心地被鱼群吞噬,天葬台上的遗体成为对秃鹫最后的馈赠,一碗甜茶缓解转寺的疲劳,内心澄澈清甜,所有的苦和痛都是必经的涅槃之路。

总之,行程就这样开始了,又那样结束了

这样很好,这样生活又可以重新开始了。,我又回到了我曾经厌倦的地方,转眼是夏天了。树木郁郁葱葱,绿得彷佛童话世界,绿得彷佛我都不认识这里了。
46.jpg

这是我对珠峰,对世界,对生命,也是对自己的朝拜。

一种无名无用的勇气,没错
但在最遥远的梦
边缘处重获
在最终之梦的分页
在驴和诗人的
混乱魅力小径。
《驴》波拉尼奥,选自《浪漫主义狗》,范晔译。







END

1.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9 08:3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水云以后应出个精华文集的电子版,这篇是必须入选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9 12: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很好,这样生活又可以重新开始了。我又回到了我曾经厌倦的地方,转眼是夏天了。树木郁郁葱葱,绿得彷佛童话世界,绿得彷佛我都不认识这里了。”

喜欢这句话和这种感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5-19 15:34:4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昆明让我拥有人生第一枚纹身


PART ONE


飞昆明的初衷因为机票便宜,又想,在四季如春的地方浪费几天又何妨?
于是我的第一站便是昆明。中间在贵州经停,那个青山环绕、烟霭袅袅的地方,远远望去,只觉得山上应有屈原笔下的山鬼居住: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
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又想到,从小常吃的舅妈老家寄来的贵州熏制腊肉,不觉流了口水。食色性也,莫过如此。 到达昆明后,从机场坐地铁到市区,惊叹现代社会的移动支付,在北京常刷的手机公交卡也可在昆明使用,这样就免去了傻乎乎购票的过程,仿佛自己不是游客而是原住民。地铁上乘客稀少,人均占地面积和北京人均居住面积有一拼,看地铁上的广告也觉得十分亲民,销售无非房产和教育,没有稀奇古怪的新生词和新出道明星。靠近市区,陆陆续续有人上车,最大的惊讶就是并非节日很多人却抱着鲜花,遂想起昆明是全国鲜花疏散基地。这里的人可真浪漫啊,这里的浪漫也是低成本的触手可及的。

下地铁已是晚上九点多,出来是一个商圈,想必是昆明的CBD,很多时尚的年轻人在广场上喝着小酒聊着天,吹着晚风,潮湿的空气带来春天花朵的香味。这是适合恋爱的季节和地方。
我一边走路,一边惊叹于自己穿的衣服有多厚多傻多违和,啊,拉着行李箱的旅行者同晚上散步的人群多么格格不入。道路有些破败,破损的路面就像长青春痘少年的脸,坑坑洼洼,时不时有小山丘冒出,让我行李箱的轮子一路经历越野的畅爽。街道由于树木繁盛,路灯昏暗,氛围感十足,据说在这样的灯光下美女成仙女,丑女也能成半个美女。于是我仔细打量着行人,美女倒是没有见到,丑女也没有见到,没有一张面孔进入我无聊的大脑,空空如也。

来到青旅后,很是神奇,一些年轻人在大厅里聊天吃东西,我也去坐了坐。一问好家伙,在场的没有一个旅行者,全是在昆明上班的人。惊讶于上班竟然也会租住在青旅里面,想到昆明的房租应该不贵,不知道他们为何还要如此,想必是习惯了人多熙攘的生活。在场的全像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姐妹似的,敞开心扉交流着工作生活和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一边听着一边逗狗。
三室一厅的青旅里收留着两条流浪狗,全身的毛发脏兮兮的,样子乖巧巧的,睁着它们好奇贪吃的大眼睛,目光在食物和新人——也就是我,之间纠结得来回移动,看来我还是有一定竞争力的嘛。和他们打探石林的情况,这是我在昆明想去的地方之一,他们说没有人会去石林,因为都去过,即使没去过来这么久也没兴趣去了。我说好吧,果然在身边触手可得的总是不会珍惜。一个脸蛋红红的、啃着鸭锁骨的大哥,一边吃东西一边用他娘娘腔的声音告诉我去石林如何如何。
他让我想到了初中时期的地理老师,说话声音很像,脸蛋红红的更像,我当时因为觉得这个老师的脸像猴屁股而十分讨厌他,又因为他而十分讨厌地理,又因此可能改变了我原本高考就可以考上北大的命运(这是我不要脸的后话)。
总之这位脸长得像猴屁股的大哥告诉我乘火车或者动车就可以去石林,一个人去就可以了,无须报团,这样很好。我道了谢,回去洗漱睡觉。同住的一个小姐姐很是客气,告诉我公用卫生间在哪,吹风机在哪,我的床铺在哪。她也在昆明工作,个子小巧,是云南人,目测少数民族血统。
灯一关,床上一趟,眼睛一闭,客厅的聊天声音更大了。几男几女在客厅喝红酒聊天,聊天无非聊海王般的感情经历,男生聊曾经睡过、辜负过的女孩,女生聊自己被众多男生追求的经历。像猎狗追兔子,猎狗因猎物丰盛而沾沾自喜,猎物呢竟然也会因为被众多猎狗围攻过而广而告之?这至少说明,她身上的肉很有诱惑力,并因此感到自豪。
出去上了厕所,一看可不,在场的两个女生丰满的要溢出来,在场的男生头发骚气得要飞起来。呵呵,回去继续睡觉。爱情是陈词滥调,也是为数不多的生命调料。还好我一睡起来又被打回了属相是猪的原型,噪音不存在的,第二天还要去石林呢。


PART TWO


我对吃没有什么要求,但早上还是搜了搜有什么特色小吃,据说饵丝不错,决定一试。这一试,我真的爱死它了。据说也是大米做的,可是和米线的口感完全不同,我喜欢那种韧性十足但又软糯的感觉,最主要的是不粘牙,哎呀这口感真的太奇特了,就好像温声细语但又不粘人的女孩子,温柔中带着那股个性十足的劲头。
我去的一家在大众点评上评分很高,一进门就看见一个大铁锅里面炖着大骨肉汤,在里面的大姐给我捞了半碗煮熟的饵丝,干巴巴的,我示意让她给我加点汤,她说让我自己加好桌子上的小菜再加汤。我一瞅,这免费的小菜也太丰盛了吧,有我喜爱的糯糯的豌豆、番茄、青葱、蒜苗、包菜、酸菜,还有一种我不认识的青菜,后来问了小五才确认那是小西芹。至于小五是谁嘛,我们后来再说。总之,去云南一定要尝尝饵丝就对了。

那天上午酒足饭饱之后,我在昆明的林荫街道上溜达,一边感恩上天的恩赐,一边接受阳光火辣的热情。这阳光让我想到一些人魔幻的笑声——哈哈哈哈哈,总之是那种极具穿透力的事物,不管是光还是声音还是气味。我赶紧打起遮阳伞,对于过度的热情我只想闪躲。保持边界感和距离感是现代人分内的事情,这种距离感对社畜来说真的是保命屏障。
接下来我去火车站坐动车去石林,然而在刷身份证进站时屡屡听见刺耳的声音,不通过?咋回事?人工通道也不行,大姐说你没买票吧?啥,一向诚实守信的我可不是逃票的人,不信你看看,我掏出手机。哎呀我的妈你买的是下周六的票。额好吧,脑残。改签,不行了这趟车不在售了,于是只能在车站干等两小时。人生中总是有很多突如其来的等待,你又不得不等,束手无策。但在双手叉腰干等的过程中,我突然明白这等待就是人生啊。想起波拉尼奥在《2666》中抱怨那个有文化的药剂师,喜欢阅读大师的小品文而非长篇巨著:
连这些有文化的药剂师也不敢面对那些激流般不完美腻的巨著,可正是这些巨著在陌生的领域里开路的啊。他们选择了文学大师的完美习作。或者也同样想看练剑时的大师,但丝毫不想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战斗:大师在战斗中与那些让我们大家感到恐惧,那些能吓倒我们、让我们生气、有鲜血、致命伤口和臭气的东西搏。


人生就是又长又臭的长篇小说,那些敢于阅读和写作长篇小说的人才是真正的勇士,他们在恶心的煎熬中忍耐着、战斗着,同时也创造着、诞生着。呵可不是嘛,就是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我坐在脏兮兮的配有移动电源的按摩椅上等待,放眼望去,几乎所有人都对着手机屏幕面部痴呆。 我就这样傻等了两小时,终于坐车了,一路上站在窗外看云南田野的风景,很多蔬菜四散在黄绿交替的田野,很多山丘在地面上隆起成圆滚滚的大蘑菇。云南的土是砖红色的,饱和度很高,有点像阿莫多瓦电影的舞美,我爱极了这种热烈。
好不容易到达石林站后已是下午一两点,出门坐大巴车到石林,车上稀稀疏疏加我一共五个乘客,目测是两对小情侣出来玩的,加我一人。嗯,我总是有这种形单影只的天赋。一问司机,好家伙,去石林将近一个小时,到了之后再坐摆渡车去买票,买完票再坐摆渡车到景区大门,下了车还要步行很久才到景区。也就是说,我进到里面要三点多,而大巴车回车站的最后班车是晚上五点多。额,看来我注定要走马观花了。
既来之则安之,能看多少是多少,看了也不一定能留在记忆中。最近虽然是春天了,大脑却处于休眠状态,这是令人悲哀的衰老的事实。好吧,事实是我辗转来到了石林景区,一路被无数穿着彝族民族服装的小姐姐或者大姐姐拦住问我需不需要讲解。我心想石林不就是喀斯特地貌自然风光嘛,这有啥好讲解的,又不是博物馆。现在旅游真是过度商业化了。
一路谢绝了好多位热情招呼我小妹的小姐姐或大姐姐后,我终于走到了众石林立的石林。公园里草坪修剪得很好,湖水澄绿,乍一看有种桂林山水甲天下的味道。草绿水绿树绿山绿,天是微蓝中稀疏得飘着白云。但是这种过度整齐的景色和城市里的人造花园有啥区别?
昨天看纪录片《阿涅斯论瓦尔达》,一边惊叹于可爱老奶奶的神奇脑洞,一边她的电影和纪录片的拍摄手法所折服,一边享受着经她艺术化处理的生活画面,总之全程目瞪口呆。阿涅斯早期是摄影师,当我看到她拍摄的一张五、六十年代的石林景观时,我才明白自己看到的石林已离它原始的生命如此遥远。 石林有好几个景点,中间离得较远,可以乘坐摆渡车。我直奔大石林,路上太阳恨不得把我烤焦,我走到那里已经又累又晕又渴又饿,突然眼前惊现五颜六色的水果杯,真是太幸福了,买了一杯在石凳上坐下准备饕餮一番,突然又听到奇妙的乐器想起,原来是对面身穿彝族服装的男男女女在一边演奏乐器一边跳舞。
我一边美滋滋得吃着水果,一边观看他们跳舞,不得不惊叹少数民族能歌善舞的天赋,也许全世界中只有中国人民活得最拧巴,而中国人中也许只有中原汉族最一本正经当然也最无聊。很不幸的,我就是那最拧巴又无聊的人类的后代。这让我每想到此,就恨不得捶胸顿足一番。
但是,当演奏跳舞的人群歇息的时候,我还是鼓足勇气前去搭讪(所谓的深度游就是人数足够少——形单影只,脸皮足够厚——逢人就搭讪)。我坐在了一个面目和善、白发苍苍、斯斯文文的老爷爷旁边,在丝竹管弦乐音的缝隙之下,我几乎是交头接耳和老爷爷聊天。他告诉我他们都是附近的居民,被请来这里做三天的演出,每天给他们1500块。
我扫了一眼,目测二十人左右。你们彝族是不是每个人都能歌善舞的?大部分人都会跳舞,我们喜欢跳舞,喜欢乐器,平时村里有喜事大家会聚在一起跳舞。他弹得很好啊,这个乐器叫什么?所有人都坐下休息,只有一个小伙还在兴致勃勃得谈着手中巨大的乐器。这叫大三弦,他从小就学习弹了,他专门做这个的,我们大部分人都是退休了没事做才跟着这个演出团演出的。小伙见我们在看他,于是凑近来和老爷爷用彝语说了几句话,我一个音节都听不懂。
不一会儿,他们都站起来又开始跳舞了,他们排成两排,男人们弹着乐器排成一排,女人们穿着裙子站在男人们的对面,这样演奏开始,舞蹈也就开始了,舞步很简单,就是不停地踢腿转圈,有点像上世纪欧洲交谊舞加踢踏舞哈哈。我站在女士们队伍的最末端也跟着跳起来,恰好女士比男士多一位,于是以为大哥和我面对面跳舞。我俩跳着舞,踢着腿,时而靠近,时而远离,一种陌生人之间的隔空肢体对话就此产生。


这一场景让我想起四年前毕业旅行时,在吐鲁番葡萄沟观看维族舞蹈表演,被拉上台来和她们一起跳。我喜欢在一个陌生的环境放逐自己,去做一些平时不会做的事情,反正这里没有任何人认识我。比如我也曾在马略卡岛的海滩半裸晒,让我的胸部也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晒晒太阳,吹吹海风,得到彻底的解放。引来别人的侧目也并不在意,眼睛一闭,这个世界只属于我自己。 后来我去深入大石林里面,只见一个石碑上面写着,“群峰壁立,千嶂叠翠”,朱德元帅题字。在石林里攀爬,时而进入阴暗洞穴,时而豁然开朗,时而微风习习,时而绿树茵茵,时而陡峭难攀,时而石凳歇息,给我一种柳宗元的《小石潭记》里面的场景的感觉。


据说正是魏晋南北朝时期,文人遇见南方秀丽的山水风景才引发中国古代文学的自觉。比如陶渊明在江西九江的隐居生活繁衍出士大夫的酒文化和菊文化,所代表的是一种恬静淡雅的境界。又比如与之相反的另一种审美观念,由谢灵运开创的山水诗,则以其声色大开、富丽精工的特点给中国山水以素描般的描写。而自古以来,中国的文人墨客对山水和自然的喜爱和赞美,是传统,更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美学价值观念。
只可惜面对如此美景,作为蹩脚诗人代表,除了拍照我憋不出半句诗,诗歌于我越来越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了,越来越是那在水一方的伊人,道阻且长(意思是我越来越没文化)。



PART THREE
那天晚上九点多终于回到昆明市里,而我还要奔赴另外一场约会。
两天前,在豆瓣小组里看到昆明一家纹身室可以免费给大家纹小图,于是便预约了小姐姐。当我在晚风习习的昆明大街上骑着小电驴时,内心有点打鼓,因为那家纹身室貌似离市中心挺远,而已经晚上十点,我一个弱女子(戏精上身)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去一个完全未知的纹身室搞纹身,这风险也太大了吧。当我跟着导航在一家旁边还在搞建设的小区门口停下的时候,心里更打鼓了,纳尼?这位置也太偏僻了吧,还是在小区里,这…于是我给室友阿箫发了微信:阿箫现在是晚上十点,我去这家纹身室了,半个小时之后我要是没回你消息,你就报警!嗯,发了定位信息,算是有了保证。我在昏暗的小区里逛了逛,进了一栋楼,电梯装着木质保护层,看来是新建小区,大家还忙着装修,人员应该挺杂乱的。到了一户门口,上面有个小牌子:如也·刺青,Tattoo Studio。
我鼓起勇气敲了敲门,一个戴着黑帽子的短发女生来给我开门,我进去看,另外一个瘦瘦高高的女生从卧室里出来,这时我才发现这里是她们的家。她们很热情地和我打招呼,让我坐在沙发上,那个黑帽子女生给我拿来我发去的样图,问我是否可以。我看了看样图非常满意,她还帮我处理了,一只白猫不知从哪个角落里突然跳到茶几上,我一见有猫可撸就非常开心。墙上贴着各种纹身图案,客厅里有一些纹身设备,一些简单的家具,窗外灯光闪烁。我心想,我就这样闯入了她们的工作空间同时也是生活空间。 长发小姐姐开始和我聊天,问我的旅行计划,聊聊云南,西双版纳,大理,丽江和其他地方。聊我纹身的原因,我说没什么原因,之前一直想尝试,但一直是乖乖孩子,怕被妈打。也因为纹身又贵又疼,没有特意去纹。她随即解释,纹身没有特别疼,尤其是你这种小图,没啥的。她还问我为什么纹这个图案。我不知道是否文绉绉地回答她——铭记是我遗忘的方式。
于是当黑帽子小姐姐给我纹身的时候,长发小姐姐就一直和我聊天,她说聊天可以转移注意力。额,还是很疼的,但是可以忍受。我看到黑色的液体慢慢钻进我的皮肤,像蛇一样蜿蜒,啃噬着所经之处的皮肤,伴随着阵阵刺痛,直到图案逐渐成型——一副魔鬼的面容。我原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只是没想到,还有更痛苦的一步,那就是喷洒酒精!额我要晕倒了,转眼我就回到了住的青旅,看到手机上阿箫疯狂给我发的短信,你怎么样了?!我要报警吗?!额我不太好,但不用报警了。
第二天又骑着小电驴去了滇池,去滇池的那条街道,繁花似锦,让我有种通往天堂的错觉。但我又深知自己不是魔鬼也绝非仙女,下不了地狱也无缘于天堂。昨晚经过的一条种满棕榈树的街道,也让我想起马拉加的滨海大道。这种环境的相似,换来记忆的交叉错乱,那是五年前的旅行,是和大学瘦瘦室友Esp一起,而如今她远在秘鲁四年了,我们已是四年没见。
滇池光秃秃的,就像中世纪教皇的地中海发型,让我想起拉斐尔的《利奥十世》。 不久,我匆匆回到青旅收拾行李,带着滇池的风景、手臂上微微刺痛的纹身和没来得及吃越南小卷粉的遗憾坐上了去大理的火车。 也就是在那里,我遇见了小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20 20:33:19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好,自由的生活等待着伟大的灵魂去享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21 00: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水云间

GMT+8, 2021-6-18 02:27 , Processed in 0.15537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