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云间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79|回复: 2

[原创文字] 春天是如何来到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4-2 02: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初,天气还是很冷的。直到某一天的中午,阳光穿透弥漫的沙尘,照在穿着冬衣的我们身上,让人纷纷想脱下毛衣毛裤、棉袄羽绒服。尤其在暖气较足的办公室里,午间休息已经成为一种折磨。脖颈之间渗出的汗液,在混沌的午休梦中,化为坐立难安。
      可是,这也仅仅是中午而已。早晚倒是像“倒春寒”。早上起床下楼,如若已经脱去了秋裤,大腿就和冰凉的裤管直接接触,总把人冷地直哆嗦。“早穿棉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小学地理课本上关于新疆的描述,这下我们是深深体会了。
      “春江水暖鸭先知”,这句描写江南早春的诗,在戈壁边沿的绿洲也很适用。遍布县城、乡村地域的水渠,已经开始化冰了。过了两、三天,水渠积起了凝滞的浊水,上面漂浮着旧冬的垃圾,底下沉淀着灰尘与腐化枯叶糅合的污泥。早晚上下班的间隙,逐渐看见水渠有了生气。渠水开始大股大股地流动起来,尽管还是浑浊的,却冲走了积攒许久的脏污。人们告诉我们,水渠里的都是雪山水。雪水融化,顺着地势倾泻。人们将之引入沟壑纵横的水渠,为绿洲提供滋补的养分。
      那么西域的第一抹绿,是怎样来到的?那整整一冬,枯寂、光秃,尘土笼罩、黑灰交织的小城,是谁为它带来春天的气息?我们普遍认为,是春小麦和田间的杂草,在农地间匍匐着带来了春的第一抹气息。春耕过后,村民如往昔将渠水引入灌溉麦地。用不了多长时间,整片麦地就慢慢填上了自然的颜色。起初是砂地的黄中混着几笔灰绿;后来是葱绿逐渐浓郁,将一块又一块被田垄分割开来的麦地染了一个遍;最后麦地全部连成一片,好似青青的草原。下乡时,我们总以为那是草地呢!
      春小麦织就的地毯上,三两站立或成排种植的杏树、桃树,这时还是光秃秃的。垂柳则不一样。它们越过村居平房的树梢,已经冒出了点点绿芽,在空中勾勒出鲜明的弧线。某日晨光晴好,灰尘逸散,雪山远远地闪烁在蓝天下。垂柳也借着这时机,用力地招展,把每一束枝条、每一缕丝绦,都用绿叶重新装饰了一遍。阳光下,它向所有人宣告,春天真的来了。
      人行道旁的冬青灌木开始发芽。侧柏、迎春花,也急不可耐地跃跃欲试。在田间,有杏树、桃树、巴旦木树;在城市,还有海棠、观赏桃、梅花,我们期待它们发芽、开花。然而,春风骤起,带来了沙尘。铺天盖地的沙尘来袭,空气里全是土的气息。如果没有带墨镜出门,晚上回来眼睛一定都是又红又肿。到处都是灰蒙蒙一片,空气能见度不足10米。鞋子永远积着灰,让人直接放弃了擦拭。可是,在我们不得不外出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尽管沙尘带来了低温,但乡间的杏花已经如期开放了。当它们逐渐盛开,沙尘似乎也不忍破坏这种浓郁的繁美,不肯在花瓣上停留。它们美丽洁白,既朵朵分明,又在枝丫之间缀成一片。从下往上、从上往下,由远即近、由近至远,入眼皆是花繁景盛。
     沙尘散去的那天,我们发现这里似乎换了一个人间。春已经完全来到了。过了3月15日,集中供暖停了。虽然早晚还有些冷,但午后气温已经来到27度。密植的白杨,是四处可见的行道树,现已带着直入云霄的绿意,如卫兵一般守护着乡间阡陌。和冬青组合培植的海棠、梅花,浑身挂满或深或浅的粉红花朵,在翠绿灌木陪衬下,将城市整个换了新颜。花园里,连翘的黄、紫荆的红,槭树的绿、梅花的粉,以青绿的草地为背景,奏响层次分明的色彩交响曲。高大的悬铃木,似乎迫切地想赶上春的步伐,尽管属于它的时节还未到来,也在光秃秃的树枝间挂上了球果。
      有天,澄清的天色维持了一整天,让我们饱览了一番远处的雪山盛景。直到傍晚,天际突然泛起灰白交杂的厚厚云层,又被阵风吹成了缕缕流云,露出湛蓝的天空。夕阳在雪山后面发出浅金色的光,自远方逐渐向着云层袭来。我们从楼梯爬上天井,手脚齐用地翻过围栏,站在楼顶欣赏日暮时分的乡野。一片又一片的麦地向着地平线延展。站在院子里、越过围墙只能见到高高树梢的白杨,将村庄裹在密绿之中,只间或露出红色的屋顶。远远望去,白杨林顺着天际线延展开来,如一重又一重的城墙,阻挡风沙,护住绿洲。越过它们,雪山、天门山,在灰白云层下隐约显现。然而,无论文字怎样用力地描述这绿、这景,那一阵又一阵犹如河滩间奔涌而下的雪山水汩汩而过般的春风吹拂异乡羁旅之人的真实触感,却无从表达。春风带着暖意拂过脸庞,吹动衣角,似乎要将我们彻底地融入春天里,如鱼在水,如木在林。
      风越来越大。天际向晚。夕阳逐渐落下,为云层加上一抹混色。浅金、淡紫,灰白、紫蓝,灰紫、青蓝,它们初始还是层次分明,在风与时间的角力下,逐渐融为暗沉的蓝调暮色。
      这时,不知道楼下哪间房里传来了熟悉的歌声,在风的吹拂下似有若无:
      “刮风这天 我试过握着你手
      但偏偏 雨渐渐
      大到我看你不见
      还要多久 我才能在你身边
      等到放晴的那天
      也许我会比较好一点
      从前从前 有个人爱你很久
      但偏偏 风渐渐
      把距离吹得好远”
      我们跟着哼起了老歌,仿佛曾经真的很久很久地爱过一个人。

点评

西域之春:)  发表于 2023-4-6 22:46
发表于 2023-4-17 17:03:20 | 显示全部楼层
细腻而有力量的描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水云间

GMT+8, 2024-5-24 06:17 , Processed in 0.05009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